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二百五十六章 生子当如杨根硕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杭天成看着杨根硕道:“大牛读过不少书啊,四大名著,那是我国文学艺术的最高成就,奈何现在年轻人比较浮躁,都沉不下心,去看几本好书,唉……”

    说着,有些失望的看了儿子一眼。

    杭小奇有些委屈,老爸也真是的,自己都多大了,还拿自己跟别人家的孩子比。

    他不怨老爸,怨气依然记在了杨根硕的头上。

    萧阳撇撇嘴:“你真操心!”

    “去你的。”杭天成推了他一把,两人轻声笑着。

    “你要是我儿子就好了!”萧阳又冲杨根硕说道。

    “你的基因不够强大。”杨根硕一脸鄙视。

    “你……”萧阳哭笑不得。

    这时候,台上终于轮到了刘飞和郭美美。

    刘母也被搀扶上台,坐在一张椅子上。

    女司仪说:“下面请刘飞自我介绍,包括姓名,家庭出身,曾经的职业,以及两人的恋爱故事。”

    “我没脸讲,我对不起我妈,对不起我老婆……”刘飞冲着母亲和妻子鞠躬。

    “老公,我说。”郭美美朗声道,“我的老公,我孩子的父亲,他曾经是一名优秀的军人,在军队荣立个人二等功,退役后,因为给重病的母亲筹措医药费,而走上歧途,但是,并没有造成实则性伤害。”

    “我们走到这一步,怎么很不容易,要感谢很对贵人,还有我的坚持。”郭美美含泪笑道:“老公入狱时,我已经有了两个月身孕,他并不知道,我来监狱告诉他,他不想拖累我,不想让孩子背负感情的包袱,居然劝我放弃这份感情,劝我打掉孩子。”

    郭美美说的激动,观众席上,有些女性开始抹泪。

    “当时我听了很气愤,我骂他是懦夫……”

    郭美美哭了,而观众却善意的笑了。

    “我们能够走到今天,要感谢太多人,你们都是我和小飞生命中的贵人……”

    说到这里,郭美美拉着刘飞,对着主席台方向深深鞠躬。

    底下再次掌声雷动。

    这时候,男女司仪兼主持人双双上台,饱含感情的开腔了。

    虽说又一打新人,但刘飞、郭美美显然比较特殊,算是这一打中的猪脚。

    这从主办方的种种安排,就可看出一二。

    男的说:“人间有真情,处处有真爱,这是我们的大家庭,到处都有爱。”

    女的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她的声音字正腔圆,充满了感染力,她走到刘母身边蹲下:“阿姨,浪子回头金不换,您开心么?”

    刘母捂着嘴,泣不成声。

    女司仪起身,双眸含泪,“美美说的不够详细,我再多说两句,这个案子比较特殊,刘飞是一名退伍兵,在部队立过功,自古忠孝两难全,他选择报效国家的同时,却留下病母无人照顾,所以,刘飞毅然退伍,返乡后踏踏实实做工,守在母亲身边尽孝,然而,母亲的心脏病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面对天文数字的医药费,他选择了铤而走险。”

    “是啊!”男的接过话头,“千万莫存有侥幸心理,触犯刑法,必遭严惩。当然,法律不外乎人情。”

    这时候,背景音乐一变,相当煽情的那种。

    女的说:“刘飞东窗事发,锒铛入狱,鉴于案情的特殊性,市局领导高度重视,特事特办,在其母进行手术的时候,将其带到母亲身边,这充分体现了什么?”

    男的答道:“解放了思想,不拘泥于条条框框,想老百姓所想,急老百姓所急,还有,就是伟大的人道主义情怀。”

    主席台上,杨根硕手背碰了一下萧阳的脸皮。

    “大牛,干嘛?”萧阳不高兴道。

    “有点红,有点烫。”杨根硕摇摇头,“领导害羞了?”

    “去你的。”萧阳笑骂。

    杭天成也笑着摇头。

    看到自己将要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萧阳马上用肩头碰了碰老伙计,“喂,天成,你的人怎么可着劲儿夸我?”

    “呵呵,或许是被人的人格魅力感动了,或许是看上你了呗。”

    “少来!”萧阳眼睛一瞪,“你小子是不是想要故意让我难堪?”

    “这话怎么说?”杭天成笑问。

    “过犹不及啊!”萧阳感慨道,语气有些着急。

    “那我问你,她说的是不是事实,有没有夸大其词?”杭天成问萧阳。

    “倒是事实,但是不明真相的老百姓又会说你作秀。”

    “好吧好吧,看把你难为的。”杭天成摇摇头,冲着台上挤了挤眼。

    男女司仪居然第一时间就接收到了。

    女的道:“下面,有请刘飞、郭美美的证婚人上场。”

    杨根硕一下子没能反应过来,直到发现刘飞、郭美美投过来的急切目光,听到他们喊出的“大哥”,还有,萧阳碰撞他的肩头。

    他这才有些局促的起身,众目睽睽下,走上台去。

    “大哥。”

    “大哥。”

    刘飞、郭美美激动的喊道。

    “大牛……”刘母哽咽。

    看到他们,杨根硕就不局促不拘谨也不紧张了,首先来到刘母面前,蹲下握住她的手:“阿姨,恭喜呀!咱健健康康的,等着抱孙子,等着享福。”

    “嗳!嗳!”刘母热泪滚滚。

    刘飞、郭美美也是泪眼朦胧。

    台下不少人感到纳闷,这家伙也太小了吧,好像都没成年,怎么找了这么一个证婚人,难道实在找不下其他人了?

    这时候,杨根硕笑容可掬来到一对新人面前,女司仪立刻将话筒送到他手里,他清了清嗓子,试了一下音。

    目光扫过台上一打新人,又扫过全体观众,这才开口。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这是一场特殊的婚礼,那个……”杨根硕冲着主席台笑问,“两位领导,我会不会喧宾夺主?”

    萧阳是无所谓的。

    但这是人家杭天成的地盘,杭天成多少觉得有一点,毕竟杨根硕的那些话,应该是他这个“地主”的台词。

    但是这小子这么公然一问,他当然笑着摇头。

    萧阳道:“大牛,你随便发挥,但说无妨。”

    杨根硕点点头:“之前,美女司仪说过,这是秦岭监狱有史以来第一次,堪称破天荒的壮举。”

    女司仪见这小子当面当众夸自己,不禁温柔一笑。

    台下,百合摇摇头,对身边的林芷君道:“瞧瞧,这小子无时无地都不忘泡妞。”

    林芷君点头,深以为然。

    “我觉得你们钻牛角尖了,大牛只是在活跃气氛。”林晓萌说。

    这个说法得到了艾悠悠的认同。

    五个女孩立刻分成两派,谁也不服谁。

    这时候,苏灵珊就成了至关重要的一票。

    于是,林晓萌和百合同时问苏灵珊的意见。

    苏灵珊托着腮帮子想了想道:“这种情况下,我应该是保持中立的,但是,我更倾向于百合的说法。”

    台上,杨根硕那里知道,自己只是一句简单的恭维话,又在女孩子心目中留下了轻佻浪荡的印象。

    他道:“既然领导们没意见,我就多说两句。这场婚礼的意义,一会儿领导总结,我想说的是,婚礼的成功举办,不但有你们的坚持,对爱情的忠贞,还浸透这领导和工作人员的心血和汗水。”

    台上台下,大家齐齐点头。

    “不多说了,我现在履行我的职责。”杨根硕掏出证件宣读。

    宣读并证明证件合法有效,然后给一对新人发放。

    “大哥!”刘飞、郭美美突然同时跪下。

    杨根硕忙不迭扶起郭美美,呵斥道:“刘飞,你真不懂事,你老婆有孕在身,懂不懂。”

    “大哥教训的是。”刘飞端正地跪着,“大哥说的好,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在领导和大家的帮助下,我以戴罪之身,娶到了我最心爱的女孩,他在我最落魄的时候,仍然义无反顾的嫁给我,我发誓,用我的一生去回报她。”

    刘飞动情的说着,又有不少女观众加入落泪的行列。

    “好了,起来吧,该交换戒指了。”杨根硕催促道。

    “不急,我要给大哥磕头。”

    “刘飞,你存心要我难堪不是!”杨根硕怒问。

    “我只磕六个,我和美美一人三个,请大哥收下。”

    “你……”

    “没有大哥,就没有我们全家现在这幅光景。”刘飞倔强道。

    杨根硕烦躁的揉着头发。

    “大牛,就依了小飞,他也是一番心意。”刘母说。

    “杨大哥,你当之无愧。”郭美美道。

    “麻溜点,脑门不磕破不算。”说罢,杨根硕留给刘飞一个背影。

    咚咚咚!

    脑袋敲击地板的声音非常洪亮。

    一眨眼,六个头磕完了。

    杨根硕摇摇头,脸上挂着一抹苦笑。

    主席台上,杭天成眉头微皱,“萧阳,这有没有做戏的成分?”

    “唉,天成,你怎么会这么想?刘飞才磕六个头,根本无法表达他的感激。”

    “哦?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人格魅力,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啊。”

    杭天成不无感慨,同时又情不自禁看了眼自己的儿子。不由想起萧阳之前一句玩笑,大牛怎么不是自己儿子?

    曹孟德说,生子当如孙仲谋。

    杭天成想说,生子当如杨根硕。

    台上,杨根硕搀扶起泪光闪烁的刘飞,道:“你既然喊我一声大哥,我答应你的事情,都做到了,我也要求你答应我,好好改造,早日出狱,你的母亲、妻子、孩子都需要你。”

    “我明白,我一定积极努力改造。”刘飞激动的浑身发抖,声音打颤,“绝不辜负领导和家人的期望。”

    掌声中,杨根硕下台,萧阳、杭天成联袂上台。

    擦身而过时,每人抓住杨根硕一只手,轻轻摇了摇。

    杨根硕愣神间,而两人已经放开,走到了舞台正中的位置。

    立刻有人送上话筒。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今天是个好日子,是个意义非凡的日子……”

    杨根硕听着萧阳的声音,有些尿意,一路寻找洗手间,刚跨进去,猛然倒出来,因为,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是个皮衣鸭舌帽女孩,站在大礼堂的尾部门口处,这会儿正默然离去。

    杨根硕憋着尿,立刻追了过去。

    可是追到门外,哪里还有对方的踪影。

    杨根硕挠挠头,应该是那个特殊部门的龙同志吧!若是她,她出现在这里的理由又是什么,难不成是在监视自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