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二百五十二章 表明心迹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苍雪镇雄摇头冷笑,“你太天真了吧,若是我对他动了杀心,必定布下天罗地网,而且,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王刑天频频点头:“是啊是啊,你们最擅长搞那些见不得光的手段。”

    “你!”苍雪野牛就要反驳。

    “小牛,刚才一巴掌好受么,要不要伯伯再赏你一个。”王刑天笑道。

    苍雪野牛咽了口唾沫,不再吭声,实则是心意已决,刚才面对王刑天的那种无力感,依旧历历在目。

    “野牛,淡定!”苍雪镇雄道:“我们的民族跟他们不一样,我们注重实效,而他们惯于耍嘴皮子。”

    “那咱们来点实效的?”王刑天准备撩袖子。

    “前辈……”杨根硕制止了王刑天,转而冲着苍雪镇雄一拜:“不管我们有什么恩怨,也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这一拜,谢谢你将野姬交给我。”

    苍雪镇雄沉默半晌,微微点头,“你小子也并非一无是处。”

    “那是自然,也不看看谁的女婿。”话音未落,王刑天巧妙避开百合一脚,依然喋喋不休,“老头儿,你这算是接受大牛做你的孙女婿了?”

    “前辈!”杨根硕捂着胸口,又是一阵咳嗽,“你就少说两句吧。”

    “好好,女婿,一会儿岳父给你疗伤。”王刑天一脸热切。

    杨根硕摆摆手:“你随便,就当我没说。”

    苍雪镇雄朝外走去,经过宫本凉子身边的时候,突然停下,如电目光看向她。

    宫本凉子马上低下头。

    杨根硕密切注视着。

    “你就是宫本家的叛徒?”苍雪镇雄问。

    “阁下,我是被逼的。”宫本凉子不敢抬头。

    “我问你是也不是。”苍雪镇雄厉声道。

    “是。”宫本凉子一阵挣扎。

    “叛徒就应该要有叛徒的觉悟,同时,还应该承受被背叛的下场。”

    话音未落,苍雪镇雄五指齐张。

    宫本凉子突感一股吸力,身子身不由己冲向苍雪镇雄,如无意外,自己就要主动将脖子送进对方的手中。

    宫本凉子心头满是绝望,毫不夸张的说,苍雪阁下要杀她,比碾死一只蚂蚁,多费不了多少力气。

    突然,这种吸力一空。

    却是杨根硕挡在两人之间,而他的脖子,也到了苍雪镇雄的手中。

    突变太快,没人注意。

    苍雪镇雄手上加力,杨根硕脸色发紫,瞪大了眼睛:“凉子她……她是我的女人,你休想动她。”

    “先生!”宫本凉子满眼泪水,大叫一声,再无恐惧,扑过去抱住苍雪镇雄的胳膊,“阁下,都是我的错,放开先生,不要伤害先生。”

    苍雪镇雄胳膊一震,宫本凉子抛跌出去。

    “放开大牛!”却是苏灵珊、百合同时喊道。

    见苍雪镇雄无动于衷,百合急了,“王刑天,你死了吗?”

    王刑天哀叹一声,看来自己作为父亲的威严,是永远也无法树立起来了。

    “老头儿,差不多点,我女婿身上还有伤呢!”王刑天淡淡道。

    “可是他管得也太宽了,难道不知道大家族对于叛徒态度?”

    “当然,他怎么知道,我也不知道。”王刑天不屑道,“再说了,你们所谓的大家族,在我们这儿,什么都不算。”

    “你……”

    “你什么你!”王刑天气势攀升,语气依然玩世不恭,“女婿,你也是的,现成的免费打手,也不知道用,只要你喊我一声岳父,我立刻打倒这蛮夷满地找牙。”

    苍雪镇雄放开了手,眉头紧锁,看了眼病床上的孙女,道:“看在野姬的面子上,再卖你一个人情。野牛,我们走。”

    说罢,一挥衣袖,大步离去。

    苍雪野牛冷厉的目光在几人身上扫过,当对上王刑天淡淡的目光时,马上咽了口吐沫,灰溜溜的走了。

    “先生,谢谢你。”宫本凉子扑通一声跪倒,“从今以后,凉子生是先生的人死是先生的鬼。”

    抬头,发现杨根硕无动于衷,原来,他正一步步走向病床,眼中的目光变得无限温柔。

    宫本凉子轻轻起身,轻轻向前。

    “凉子,还有诸位,让我跟野姬单独呆一会儿。”杨根硕没有回头,捂着伤口坐在床边,同时,抓住苍雪野姬一只手。

    四人看了看他,一一离去。

    并且,带上了门。

    重症监护室内,只有一种声音,那就是心电监测仪的滴滴声。

    杨根硕拉着她的手,摸着她的脸,静静地端详着她。

    此时此刻,苍雪野姬脸色惨白,黑亮的长发铺散在洁白的枕头上,睡得沉静、安详,那么美。

    杨根硕首先给她号脉,检查到野姬脏器受损,元气大伤。

    正如苍雪镇雄说的,原本,苍雪野姬是必死之局,完全是因为那一颗回还丹吊住了命。

    手术都做完了,脏器修复了,但是,元气和生机的恢复,谁也说不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身受重伤的原因,杨根硕有点迷茫,有点悲观。

    他检查了苍雪野姬胸前的伤口,接着给她整理好衣服,盖好被子,陪她说话。

    “野姬,你知道吗?我一直对你抱有怀疑,果然没错,你是内……”

    “你看上去傻白甜,其实很有心机。你看上去无忧无虑,却背负着家族的重任。”

    “你长相甜美可爱,可是我一直不大喜欢你,除了这一刻。”

    “我们从来没有这么安静和谐融洽的相处过,原来,你比我看到的任何时候都美。”

    “可是,我宁愿不要,不要现在这样的和谐,也不希望你躺在这里,没有知觉,生死难料……”

    “发生了那么多事,或许我该恨你,可是,我做不到,我心疼……”

    “野姬,我发誓,我一定会尽快唤醒你,以后,你心里没有家族,只可以有我,我们一起,好好的……”

    杨根硕闭上了眼睛,泪水滑落,回想起苍雪野姬挡住枪口的一刻,再想起她挡住刀锋的那一刻。

    连续两次,都是那么的义无反顾。

    他的伤口好痛,痛彻心扉,痛入骨髓。

    他将苍雪野姬的手背按在嘴上,抽企起来。

    “野姬,你知道吗?你是第一个为我去死的女人,我只允许你这样做一次,我是男人,日后,只有我站在前面,为你挡住风雨世俗。”

    他去摸苍雪野姬的脸,摸到了她眼角滑落的泪水。

    作为一名懂得医术的人,杨根硕没有那么激动,这种情况,或许是野姬听到了自己的话,或许是一种正常的生理反应。

    不能说明什么,不值得大惊小怪。

    枯坐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感觉身后有人,杨根硕回头看去。

    是林中天、柳承恩,不过,中间还站着一个女人。

    紧身皮衣皮裤勾勒出火爆的身材,头戴皮质鸭舌帽,帽子和皮衣都是黑色的,脸上还扣着黑框眼镜。

    透明的镜片后,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是个年轻美貌的女人。

    只是脸色有些苍白,嘴上也没有涂抹唇彩。

    杨根硕虽然情绪压抑,但思维并没有因此而停滞。

    之前林家姐妹说起,两位爷爷在跟人家谈事儿,好像是军方的人。

    这个女人想必就是。

    杨根硕诧异于女人的年轻美丽,同时,更诧异于对方如同一块寒冰的气质。

    还有一点,这么漂亮的女人,竟然不爱红装爱武装。

    “大牛,没打搅你吧!”林中天说。

    “还好。”杨根硕捂着胸口,缓缓起身,“怎么,有话跟我说。”

    他貌似对林中天说话,眼睛却看着那个女人。

    女人毫不回避,同他对视。

    林中天介绍:“这位是特殊部门的龙同志。”

    杨根硕微微点头。

    龙同志不苟言笑,跟林、柳打招呼,“两位老先生,日后再叙,我还有事先走了。”

    看着那个女人的背影,杨根硕眉头深深皱起。

    总觉得这个女人还会跟他见面,日后,还会有一些纠葛。

    ……

    杨根硕暂且没有离开的打算,林中天、柳承恩索性进了重症监护室。

    林中天大概介绍了那位龙同志。

    那天晚上,尽管苍雪野彘伏诛,对方还有大量忍者,他们虽然有些身受重伤,也不是两个老头,两个少女能够对付得了的。

    好在,龙同志带领一队士兵,从天而降,控制了全部忍者,也解救了他们。

    杨根硕微笑道:“如此说来,我还应该感谢她,想来,他们处置伤员的手法比较老到。”

    柳承恩肯定道:“的确老到。”

    杨根硕深吸一口气,看着苍雪野姬道:“柳院长,你认为野姬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陷入深度睡眠,何时醒来,不好说。”柳承恩客观的说道。

    杨根硕点点头:“我们的看法是一样的,我必须尽快恢复过来,然后着手唤醒野姬,届时,三管齐下。”

    “三管?”

    “没错,一是言语刺激她的听觉,一是针灸、手法刺激她的身体穴位,第三,就是用药物激发她的生机和潜能。”

    柳承恩点点头:“好,等你好起来,我给你当助手。”

    说着,他又摇摇头:“大牛,你的魅力真大,这个歪果女人都能为你去死。”

    杨根硕露出一抹苦笑。

    “当然,话又说回来,如此情深义重的女人,必须负责。”柳承恩补充。

    杨根硕苦笑点头。

    “大牛,我要说声谢谢,还有,对不起。”林中天突然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