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二百五十一章 始作俑者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然而,令人奇怪的是,金龙居然咬不动,发出咯吱咯吱的金属摩擦声,牙都要崩了。

    对方右手一震,将苏灵珊丢出去,与此同时,一把抓向蛇头。

    “金龙。”百合慌忙打了个响指。

    金龙立刻逃回,即便如此,依然断掉一小截蛇尾。

    在百合掌心不断扭动身体,显然相当痛苦。

    “小金,对不起。”百合心疼坏了。

    那人撩起袖子,露出一截黑铁护腕。

    几个人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杨根硕扶起苏灵珊,“珊珊,你没事吧。”这一连串大幅度动作,疼得他龇牙咧嘴。

    “我没事,大牛,你别动。”她摸着脖子,依然感到火辣辣的痛,质问对方:“喂,你是什么人,信不信我现在就报警抓你。”

    那人看着杨根硕道:“废物,野彘居然败在你的手上,真是废物中的废物。”

    杨根硕握紧拳头,一激动,就牵动了伤势,发出一阵急促的咳嗽。

    “大牛,你没事吧!”苏灵珊不停给他拍背,指责那人道:“喂,大牛受了重伤,要是被你气出什么三长两短,你一样要承担法律责任。”

    “哈哈……”那人大笑摇头,“只有弱者和懦夫才需要用法律来保护自己。”

    “你……你是歪果仁?”苏灵珊这才反应过来。

    “够了,野牛!”一个苍老而威严的声音从病房中传出,“难道,你就不能让你的妹妹得到片刻的安宁。”

    “是的,爷爷。”门口的男子立刻变得谦恭有礼。

    “让那个始作俑者进来。”老者说。

    “哈依!”被称作野牛的男子躬身说道,然后直起腰,冲杨根硕一指,“你的,进去。”

    杨根硕瞳孔微缩。

    珊珊为自己仗义执言,受到了伤害和侮辱。

    金龙因为自己,也受到了损伤。

    他现在重伤未愈功力未复,但这笔账他却是记下了。

    君子报仇,十日未晚。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将这个叫做野牛的家伙的长相,深刻心中。

    野牛显然没什么觉悟,示威性的反瞪回来。

    杨根硕挪开目光,推门进去。

    苏灵珊、百合、凉子就要跟上,却被野牛大手一拦,“只他一人可以入内。”

    苏灵珊又要争辩,“这里是……”

    “珊珊!”杨根硕摇头制止了她。

    这时候争执,只能是再吃眼前亏。

    在三个女孩满怀忐忑中,杨根硕走进了重症监护室。

    一进去,就为一股特殊的气场包围。

    杨根硕现在比较虚弱,这种威压尤为强烈。

    入眼处,是个挺直的背影。

    他竟然没换衣服,穿着一声玄色和服。

    灰白短发,修剪极为讲究,头顶根根竖起,鬓发有若刀裁。

    老者自然知道杨根硕在观察他,开口道:“苍雪镇雄。”

    “杨根硕。”

    这算是两人自我介绍了。

    老者猛然回头,逼视杨根硕。

    杨根硕呼吸一窒。

    只见他眉毛斜飞入鬓,胡须竖起如针,双目如电,鼻如鹰钩。

    他霍然起身,挟带一股风雷。

    “因为你,我的整个计划功败垂成。”

    “因为你,我牺牲了一个孙儿,并无数优秀忍者。”

    “因为你,我最疼爱的孙女,我的家族继承人,现在变成了活死人。”

    苍雪镇雄说一句走一步,三句话后,已然逼近杨根硕三米之内。

    对方话语一停,气场为之一松。

    杨根硕涌出鼻血,他抬手抹了一把。

    苍雪镇雄摇头:“外表普通,资质普通,修为普通,你就是一个三普人员,我无法想象,你如何能对我造成这么大的损失,你又如何能让我们苍雪家族的公主垂青?”

    杨根硕虚弱地笑了笑:“然而,这些是都是事实。连我这样的三普人员,都能做到这一步,那么是不是说明你们苍雪家族很low呢?”

    “住口!”苍雪镇雄狂吼,“以为这是你的地盘,我就不敢杀你?我杀你无需理由!”

    “你能明目张胆的过来,我很佩服你,你要杀我,且试试。”杨根硕擦了一把鼻血,将尾指的铁指环捋直了。

    砰!

    就在这时,一个巨大的身影飞了进来。

    苍雪镇雄面色一变,上前探手,托住对方后背,顿时感受到了一股磅礴之力,面色一变,连连后退。

    接连退了六步,第七步,苍雪镇雄右足高高抬起,重重跺下,轰的一声如同打夯,竟然跺出一个深坑,激出一股气浪。

    直到此时,他方才站稳脚跟。

    而他的孙子苍雪野牛早已面无人色。

    苍雪镇雄扶起狼狈不堪的孙子,目光锁定面前的小个子男人,面色阴晴不定,“阁下一代宗师,却向一个晚辈出手,岂不是有**份?”

    “滚犊子!”王刑天一摆手,“你也好意思讲?你不是也冲一个晚辈下手,而且还是个身负重伤的晚辈。我女婿要不是身负重伤,未必就不是你对手。”

    “你女婿?”苍雪镇雄有些诧异。

    “怎么?羡慕吧!”王刑天嘚瑟道,“难道也想要这么个孙女婿?”

    “你住嘴,我才没有那么饥不择食。”苍雪镇雄一脸鄙视。

    “王刑天,给我揍他,把他的嘴巴打烂。”百合跳着脚道。太气人了,自己居然成了含沙射影的对象,自己是那种饥不择食的人么?

    “闺女,大家都是文明人,这样不好吧!”王刑天为难地说。

    “文明?你是蛮夷好不好?”百合不以为然,“还有,你居然将敌人说成文明人,他说我饥不择食啊,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好吧。”王刑天看着苍雪镇雄道:“你呀,得罪谁不好,非要得罪我闺女。”

    百合在一旁直翻白眼,这人好歹也是一代宗师,怎么这么不要脸,自己都没承认,他好像越说越顺口了。

    王刑天意犹未尽:“你呀,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得罪我女婿,我女婿就是我闺女的心头肉,是逆鳞懂吗?”

    百合捂脸。

    杨根硕捂脸。

    苏灵珊不住摇头。

    宫本凉子却兴致勃勃。

    “你当如何?”苍雪镇雄问。

    “我呢,就是闺女的打手,她让打谁我就打谁,她让怎么打,我就怎么打。”王刑天扑哧一笑,“还有,你不该在我们华夏的地盘撒野。过江龙?你有那么猛么?显然,你还还欠点儿火候。”

    “你什么意思?”苍雪镇雄寒生问道。

    “我欺负你的晚辈,你欺负了我的晚辈,不如,我们两个老东西过过招。”王刑天笑道,“也好让你这个井底之蛙领略一下华夏武术的博大精深。”

    “你……这是我孙女的病房!”苍雪镇雄激动地说。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适才那一下,苍雪镇雄使劲浑身解数,方才将孙子接下。已然说明一点,自己不是小个子对手。

    然而,苍雪镇雄作为红日国顶级贵族、武学泰斗,以及堂堂族长,怎能轻易承认不如别人。

    总算,有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好在,王刑天没有强求。

    因为,杨根硕正一步一步走向苍雪野姬的病床。

    “站住,不允许你碰我妹妹。”苍雪野牛拦住他。

    “野牛!”苍雪镇雄呵斥道,“散开。”

    “爷爷……”苍雪野牛一跺脚,闪到了一边。

    苍雪镇雄长叹一声:“野姬原本必死无疑,如今却命悬一线,据我所知,是这小子一颗丹药吊着。”

    “如此看来,华夏的医术也有其独到之处。”苍雪镇雄摇头,“既然野姬愿意为你背叛家族,愿意为你去死,我想,这一刻,相比我这个爷爷而言,她更想看到你,所以,你最后陪她说说话吧!”

    “好,谢谢。”杨根硕眼圈一红,突然皱眉,“你什么意思,为什么是最后?”

    苍雪镇雄看着孙女,眼中蕴藏着一抹忧伤:“她有她的立场,我有我的立场,于我而言,自然跟相信国内的医术,所以,我要带野姬回去。”

    说罢扭头看着杨根硕:“你是反对,还是要阻止!”

    “没错,我就是要阻止!”杨根硕激动起来,又是一阵咳嗽,苏灵珊赶忙扶住他,他说:“野姬是因为我才变成这样,我必须负责到底,你虽然是他爷爷,也不可以带她走,留在国内,我会竭尽所能,用尽一切办法,让她早日醒来。”

    “你行么?”苍雪镇雄满脸怀疑。

    “比你行。”

    “你!”

    “你也会说,相对而言,野姬更想看到我,你应该懂得,对于野姬这种情况,精神寄托、内心渴望是多么重要,所以,要唤醒她,非我不可。”

    苍雪镇雄看着杨根硕的眼睛,发现了其中的坚毅成分,他犹豫了。

    就在这时,苍雪野牛叫起来:“不可以,爷爷,不能答应她,我们苍雪家族的公主,已经因为他变成了这样,不可以留下来任其亵渎。”

    “住口。”苍雪镇雄抬手阻止他,依然看着杨根硕,“小子,希望你清楚一点,野姬在我心目中,重要程度超过任何一个孩子,哪怕她现在这个状况,我对她的爱和希望,依然没有减少一分。”

    苍雪野牛的眼中,有一丝怨愤闪过。

    “所以呢?”杨根硕问。

    “所以,如果不久将来,她的情况比现在更糟,我为你是问。”

    杨根硕没有回话。

    苍雪镇雄道:“不要以为有人保护你,我就拿你没办法,他不可能一直跟着你,成为你的保姆。”

    “老头儿,你错了,我女婿全盛时期,即便打不过你,保命还是绰绰有余的。”

    百合捂脸,这老不知羞的,好像在他嘴里,“女婿”两个字,比“闺女”还要顺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