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二百四十八 文艺小清新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爆炸此起彼伏,夜色中火光冲天。

    任谁都知道出现了意外。

    苍雪野彘看着爆炸的方向,眉头紧皱。他几乎可以确定,自己的车队让人炸了。

    可是没道理呀,自己没什么仇家,谁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插自己一刀,这分明是要断掉自己的后路。

    看来来者不善,不过,到底是谁呢?

    这一刻,苍雪野彘心中竟然有些期待。

    因为这个突发状况,也没人逼迫林中天了,他自然乐得停下。

    只是看向一对只穿着三点式的孙女,有些焦急。

    好在,这个时候,她们都不是围观的对象。

    林中天还发现,两丫头在交流着什么。

    “姐,是大牛,我敢肯定。”林晓萌压低声音,配合着表情,跟姐姐交流。

    林芷君小幅度摇头,同样声音极低:“怎么可能!我明明看到子弹击穿了他的左胸,有鲜血飞溅,我将他抱在怀里,没有呼吸和心跳。还有,眼睁睁看着他被埋掉。”

    回想起那一刻,林芷君依然肝肠寸断。

    林晓萌微微一愣,很显然,姐姐和大牛两人,在生死关头,产生了特殊的情感,是爱情么?

    她只是诧异,并没有排斥。

    诧异于一向对大牛又成见的姐姐,这次见面后,就没有说一句大牛的坏话,还不允许她林晓萌说。

    至于排斥,她连其它女人都不排除,又怎会排斥自己最亲爱的姐姐。

    想到这里,林晓萌露出淡淡微笑:“姐,你还记得吗?”

    “什么?”林芷君问,同时飞快的看了眼左右。

    她们的交流是偷偷摸摸的,即便那些人心思不在她们身上,她们俩也不敢肆无忌惮。

    “就是那次大牛在银行劫案中中枪。”

    “那又怎么了?”

    “我问过爷爷和柳爷爷,他就是左胸贯通伤,但却没事。”

    听到这话,林芷君瞪大了眼睛。

    林晓萌点点头,几乎用口型在说话:“他的心长在右边,还有,他会憋气。”

    林芷君依然难以置信。

    林晓萌有些着急,“除了大牛,又有谁会来拯救我们?”

    林芷君秀眉紧蹙:“可是,就算他还活着,也是身受重伤,而且,他如何能够找到这个地方?”林芷君提出质疑。

    林晓萌努力仰起头,眼睛看向虚空无尽处,瞬间失去焦点,却有种憧憬的光辉,语音呢喃:“我也说不好,但大牛就是有这个本事。”

    林芷君微微颔首,在心里说:是啊,大牛真的很本事。

    ……

    胖跟班带着一队人奔赴车场,伪装好的车子已经炸毁了不少,剩下的,大都着了火。

    而且,雨还停了。

    这还得了,这都是他们的腿。

    否则即便成功,也没法撤退。

    而且,这里虽然远离城区一片荒芜,可是接连不断的爆炸,怕是已经惊动了当地政府部门,他们需要尽快撤离。

    于是乎,刚刚沾染火星的车辆就显得弥足珍贵。

    胖跟班大手一挥,随从都知道是什么意思,那就是抢救车辆。

    好在这些带出来执行任务的忍者,都有驾照,否则,胖跟班就要顿足捶胸了,因为,靠他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

    胖跟班首先选择一辆五菱宏光,完全是因为这车能多装几个人。

    先是脱掉衣服扑灭火星,然后麻溜的上车,刚刚坐下,屁股一疼,感觉像是被针扎了,龇牙咧嘴的抬起屁股,还真的拔出一根带血的松针。

    胖跟班并没多想,却不知道,每个企图挪车的忍者都跟他有着同样的遭遇,同样,也没一个人在意。

    胖跟班将车子打着火,刚刚挂上档,突然发现下肢失去了知觉,这个发现让他亡魂大冒。

    紧跟着,他就发现自己的肢体一寸寸麻木,变得失去知觉,不停使唤。

    然后,艰难的抬起头,从后视镜里看到了一张布满青气的脸。

    这时候,他的脖子已经开始僵硬,他仿佛想到了什么,努力地看向了那根松针。

    口中有白沫溢出,他的眼角余光看到了一些属下,跟他的状态一模一样。

    终于,胖跟班想明白了,这是一个陷阱。

    然而,为时已晚。

    因为,起风了,火势迅速蔓延,火舌舔舐着他的车,他能感觉自己的头发眉毛卷曲起来。

    下一刻,烈火将车身吞没。

    他还有意识的最后一刻,仿佛看到了家乡的雪山、樱花,以及魂牵梦萦的那个他。

    ……

    “主人,火势太大,我们没法扑灭,再派些人来。”

    瘦跟班突然接到这个电话,是胖跟班带去的人,电话是请示苍雪野彘的。

    “少爷你看?”瘦跟班一听,觉得刻不容缓,于是请示苍雪野彘。

    苍雪野彘也没多想,认为事情紧迫,即刻大手一挥,“松山君,你带人前去支援,只留三人便好。”

    “哈依。”瘦跟班在人群中看了一眼,手指连点,“你你还有你留下,负责警戒和保护主人,其他人跟我走。”

    瘦跟班雷厉风行,可怜,人手却是严重不足。

    这也是他们忧心的原因。

    这次行动产生了大批伤员,若非如此,车队被毁,也没有什么要紧。

    但没了车子,大批伤员行动不便,难道一起玉碎?苍雪家族也舍不得。

    瘦跟班做事很有章法,出发前还给回了个话,让胖跟班不要着急,自己带人驰援,转眼即到。

    熊熊烈火的背景下,一名忍者头巾面巾不知去向,血头血脸,跪在地上,拿着手机的手莫名颤抖,眼中带泪,还有浓浓的恐惧。

    在他看来,眼前的年轻人就是地狱出来的恶魔。

    不然怎么可能一人打伤那么多同伴;不然怎么可能心脏中枪而不死;怎么可能活埋之后还没死;怎么可能重伤之下,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又让无数同伴断魂他乡……

    他是此刻唯一清醒的忍者,一直喜欢文学,偶尔也会动笔,曾经在报刊杂志上发表一点豆腐块,一向认为自己是个文学小清新。

    自始至终,都有一柄冰凉的长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他能够保持清醒的原因,也是因为他还有那么一点儿用处。

    这会儿用完了,他知道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

    但依然存有万分之一的奢望,奢望“魔鬼”良心发现手下留情。

    但终究是奢望。

    脖子一痛,意识陷入黑暗。

    火光冲天,不时还有车辆引燃爆炸。

    杨根硕捂着胸口,扭身看一下四周,对金龙说了声“谢谢”。

    然后,马不停蹄,奔赴目标所在。

    若非金龙的唾液,他今晚会非常辛苦。

    摸了摸口袋中一大把松针,有了点儿底气。

    ……

    库房。

    苍雪野彘立在屋檐下,沉默着。

    大雨停了,屋檐上还会落下一滴两滴。

    长年累月,水滴石穿。

    屋檐下的石头,尚未被滴穿,但却被雨水侵蚀出一个深坑。

    此刻,里面有一洼水。

    水滴落进去,发出“叮咚”的声音,很动听。

    苍雪野彘摇摇头,有些自嘲,自己变得忧郁了,文艺了,竟然因为这些风雨雷电而萦怀。

    突然一阵风来,苍雪野彘情不自禁裹紧了西装。

    有些烦躁,烦躁只想弄清楚车场的情况,而却不顾上林中天、柳承恩。

    “小姐,你不能这样!”身后传来属下的声音。

    苍雪野彘回头看去,只见妹妹不知何时醒过来,现在正亲手将林家姐妹放下。

    “野姬,你做什么?”苍雪野彘质问。

    苍雪野姬为林晓萌披上只见的外衣,又要去解林芷君。

    林晓萌傻傻地看着她。

    “苍雪野姬,你们是一会儿的,又要爽什么花样,攻心战么,我不用你好心。”林芷君不领情。

    “野姬!”苍雪野彘拉住妹妹,“你要做什么?你没有看到,人家都认为你别有用心。”

    “那都是因为你做的太过分。”

    苍雪野彘倒吸一口凉气,“野姬,你说什么?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家族,都是在执行爷爷的决定。”

    他不停摇头,“太可怕了,你在这个国家呆了没多久,但是都发生了什么,难道连家族的利益和荣誉都不要了吗?”

    “我一直在执行爷爷的命令,可是,我遇到自己的爱情。”苍雪野姬红着眼睛,瞪视苍雪野彘,“欧尼桑,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节外生枝,为什么要杀死大牛君!”

    “你真是无可救药。”苍雪野彘摇头。

    “错!”苍雪野姬反驳,“你不是说我将会继承整个家族么?那么,为什么不听听我的想法?”

    “你说,我听着。”

    “现在是什么时代了?打打杀杀早就过时了!大同时代,合作共赢啊!”

    “你太天真了,这样的技术,那就是金矿,谁会愿意跟你合作?”

    “我们谁也说服不了彼此,但有一点,这两个女孩子,你不能动。”

    “野姬,你有没有搞错!我们在执行任务,她们才是这个计划的关键。为了这个计划,我连命都可以不要,所以,你也无法阻止我。”

    “我偏要阻止。”

    “从小你就是这么犟,但是,这一次,哥哥不能再让你。”苍雪野彘一挥手,“拿下。”

    没人反应。

    “我说行动,将小姐拿下,难道你们也要违抗我的命令?”苍雪野彘吼道。

    “主人,小姐,我们……”为数不多的忍者,一时间陷入两难境地。

    “好,那就由我亲自来。”苍雪野彘一把脱掉白西装,穿着衬衣的他,身材修长匀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