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二百四十章 惊变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杨根硕没想到,没想到会在这里邂逅姜瑶,没想到她会是姜家族长的孙女,姜老三的闺女。

    突然多出这么一层关系,在杨根硕发挥三寸不烂之舌连哄带骗之下,姜家老二老三的“鞠躬道歉说对不起”也免掉了。

    同时,杨根硕还真是有些内疚,早知道是姜瑶的家人,敲竹杠,也不会敲得那么狠了。

    一时间,杨根硕有些尴尬,打残了人家表哥,废了人家家奴,最后又让人家掏钱请自己医治。

    这要是陌生人也就罢了,熟人,还没美女,怪不好意思的。

    于是,杨根硕匆匆交代两句,就离开了这个尴尬的境地。

    姜家族长偕同全体高层热情相送。

    目送丰田霸道离去,姜诚看看两儿子,又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孙女,然后说道:“走,我们一家人唠唠嗑。”

    “爷爷,这么晚了,你还不休息,这样对身体不好。”姜瑶挽住老头的胳膊嗔怪。

    “呵呵,还是宝贝孙女心疼我这个老头子啊。”姜诚笑着摇摇头,“但是堂堂大小姐,为什么要去做一名普通的银行职员?”

    “我……不想因为我的家世被人瞩目。”姜瑶笑着说道。

    “走,去爷爷书房,老二老三,一起。”

    几人走进姜诚古色古香的书房,先是一一给姜家老大上香。

    众人一阵沉默。

    片刻后,还是姜诚率先开口:“瑶瑶,家里的事情你还不知道吧!”

    “什么事?”姜瑶瞪圆了明眸,“爷爷,咱们家有发生什么大事么?还有,我刚刚进门,门口在施工,怎么?要换门头还是怎么的?”

    姜诚摇摇头,不苟言笑,“老三,给你闺女说说家里的事儿。”

    虽说这件事以姜家的低头宣布告一段落,但是,姜家人心里很不舒服。

    姜琴在讲述的过程中,就将情绪带出来,不过,他的讲述还是比较客观的。

    “活该!”当听到堂哥姜玉郎要对百合下手,遭到杨根硕的报复时,姜瑶几乎是脱口而出。

    “闭嘴!”姜琴气得浑身发抖,“到底是女大不中留啊,那小子居然被你堂哥亲么?”

    “老三,你才住嘴,凡事不要上纲上线。”姜诚呵斥儿子,“把事儿说完。”

    姜琴在老父亲面前很是驯服,又给姜瑶讲述。

    从姜华在林家了解的情况,以及家族做出的决定,以及姜华采取行动,以及后来的发展,简而言之,一一道来。

    姜琴说完,姜瑶目瞪口呆,良久放出呼出一口气,“曲折离奇,真是精彩,我居然错过了这么多的好戏。”

    “你……”姜琴鼻子都气歪了,“死丫头,你还是我女儿,还是姜家的大小姐吗?我们几百年的姜家,大门被人家撞破,对方又以治病为借口,敲了一大笔竹杠,最后,居然还要我们三个鞠躬道歉说对不起,你……你没有激动,没有义愤,仅仅是觉得精彩?莫非,你能完全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

    姜瑶笑了笑:“很抱歉,一旦我出了这个家门,我就对自己说,我只是姜瑶,银行普通小职员,我就是这么定位的,大牛知道的,也是那个我,但是今天……”

    “看你们一口一个‘瑶瑶’、‘大牛’的,关系很亲密呀,什么时候勾搭上的?”姜琴阴阳怪气道。

    姜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位平日里还算儒雅的父亲,怎么会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

    她的眼圈瞬间红了。

    啪!

    姜诚直接甩了一巴掌,打的自然是儿子。

    “父亲,你打我?”姜琴捂着脸,委屈的要哭了。

    “打的就是你!”姜诚怒气冲冲,“一把岁数,都能做爷爷的人了,居然当着女儿的面说出这种话,那是一个做父亲的应该说出的话吗?”

    “我……”姜琴苦着脸,“我还不是因为她胳膊肘往外拐给气的吗?”

    “你气!你不知道自己的话伤了女儿!”姜诚厉声质问,然后面对孙女时,又变得慈眉善目和颜悦色,“瑶瑶,不怕,爷爷给你做主。”

    姜瑶擦了把委屈的泪水,摇了摇头。

    “瑶瑶,爷爷想听听你的意见,你姑且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看这整个事件。”

    “客观的角度?”姜瑶问。

    “当然。”

    “要听真话?”

    “是啊!”姜诚笑道,“爷爷当然要听真话。”

    姜瑶抹了抹眼角:“大家族的少爷嚣张跋扈,被人殴打致残,想要报复,再次折戟沉沙,最终,还让人家上门找晦气,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姜瑶一边说,一边观察爷爷、伯伯和老爸的反应。

    爷爷、伯伯反应平淡,只要老爸比较激动。

    姜瑶摇摇头:“作为我站在一个屁民的角度,觉得很解气,早就看不惯你们大家族那种高高在上目空一切的做派。作为你们,一定会关起门来总结教育教训,然后得出一条,之所以损失了金钱和面子,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对敌人了解不够,没能做到知己知彼,一次跌倒不要紧,以后吸取教训才是。”

    “呵呵……哈哈……”姜诚忍不住大笑。

    姜變捋须,含蓄的笑了笑。

    姜琴就是苦笑了,“丫头,难道如今的大家族是怨声载道?难道,我们的大家族做派相当明显?”

    姜瑶摇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姜诚深吸一口气,“时代在进步了,我们老了,应该多跟年轻人交流,否则必然是故步自封闭门造车。瑶瑶的话值得深思,她说的居然跟我的想法不谋而合,简直太可怕了。”

    “父亲,你别太当真。”姜琴说道。

    姜诚一摆手,打断儿子:“瑶瑶,现在爷爷八卦一下,问一个私人问题,你跟大牛是什么关系?”

    姜瑶一下子抿住嘴唇,羞涩起来,“算是朋友吧!”

    “你交男朋友了,我怎么不知道,还有他根本就是个半大孩子嘛!”姜琴立刻激动起来。

    “老三!”姜诚吹胡子瞪眼,“城府,城府啊,一把岁数了!孩子一说你就急,你不知道等人把话说完,你不懂礼貌。”

    “跟孩子还要讲什么礼貌?”姜琴不以为然。

    “爷爷,我觉得还是跟你比较好沟通。”姜瑶挽住了爷爷胳膊,瞪了父亲一眼。

    “呵呵……”姜诚笑了,“那你给爷爷讲讲你们的故事。”

    姜瑶笑着点点头,大大方方,“我们无论如何也算不上男女朋友,他不止一次救过我的命,但是,我们还没有约会过。”

    “难道说那次在银行,是那小子救的你?”姜琴惊呼,“还有,你说什么不止一次?”

    姜瑶点点头:“没错,那次在银行,是他为我挡住了劫匪的子弹,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

    “第一次见面,就愿意为你牺牲,难道是一见钟情。”姜琴忍不住说道。

    “肤浅!”姜诚大骂,“难道人家就不会只是想着救人,就挺身而出,就一定要像你那样,有所图有所求?”

    “父亲……”姜琴老脸一红,“你怎么把你儿子说成那样的人了。”

    看到父亲在爷爷跟前吃瘪,姜瑶忍不住笑了。

    姜诚深吸一口气,“瑶瑶,既然你们是朋友,他还不止一次救过你的命,这口气,我们也就咽下了,出点钱,就当是报恩。”

    这话姜瑶听着有些皱眉头。

    姜诚续道:“如此说来,那小子为人还算不错,要不这样吧,瑶瑶,你约他来家里吃顿饭,咱们彼此沟通一下感情。你们要知道,任何时代,人才都是最稀缺的资源。”

    “好的,我看看吧。”姜瑶顿时意兴阑珊。

    ……

    “老王,我佩服你,你天生就是核威慑的道具。”回去的车上,杨根硕冲着王刑天笑道。

    “核威慑,几个意思?”王刑天不解。

    “这都不明白?你看啊,你往那儿一坐,沉默寡言,如同老僧入定,但是谁都不敢动,因为你是核弹啊,一旦爆炸,他们必将尸骨无存,你不但是核弹,你还是定海神针。”

    “打住!”王刑天忍不住笑道:“你小子太扯了。”

    “大牛,看来你跟那个美女有一腿,今天看在你面子上,哎吆!”

    嘎吱!杨根硕刹住车。

    “大牛,你怎么开车的。”百合抱怨,却是杨根硕一个急刹,她脑袋都碰到中控台了,好疼的。

    “就是的。”王刑天也跟着抱怨一句。

    车门弹开,杨根硕跳下车,跑到别墅门口,弯腰抱起一个人:“马超,怎么回事,马超。”

    百合、王刑天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双双下车,来到了杨根硕的身旁。

    “老王,马超还活着,但我叫不醒,你试试。”杨根硕站起身,看着洞开的大门,静悄悄如同死城一般的别墅,头皮发麻。

    他没有立刻进去,而是拿出手机给林晓萌打电话。

    “大牛大牛,你就是个臭坏蛋,嘿嘿嘿……”

    银铃般的笑着,回荡在空寂的院落里。

    “小萌!”杨根硕冲进去,却看到地上的横七竖八的保安,还有独自在那里响铃的手机。

    “小萌……对不起!”杨根硕心中默念。

    真的出事了。眼前这一片狼藉,就是最好的证据。

    是自己疏忽大意,辜负了林中天的信任,辜负了小萌的爱。

    杨根硕充满了自责,同时,握紧双拳,浑身颤抖,肾上腺急速分泌。

    “大牛,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了你了!”一个女人拦腰抱住他,从背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