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二百三十三章 破门而入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们这是要去姜家?”姜玉郎惊呼。

    “不然呢!”杨根硕笑问。

    “你们……”姜玉郎磕巴着。

    杨根硕摇摇头:“我记得,谁跟我说过,我要承受姜家无穷无尽的怒火,现如今,换成姜家来承受。”

    “就凭你?”姜玉郎知道此事绝难善了,让对方给自己治腿,也绝无可能,所以也不再低声下气。

    “一会便知。”杨根硕没有暴露王刑天,那可是自己的杀手锏,装逼利器啊。

    根据姜华供出的坐标,杨根硕将车停在门口。

    姜家不愧是高门大户,门头古老,气势恢宏。

    红漆大门上嵌满了铜钉,如同皇宫大院。

    九级台阶两旁蹲着一公一母两头石狮。

    门头上挂着四盏巨型红灯笼,每只灯笼一个字,拼成“姜家府邸”四个大字。

    哪怕只是站在门口,就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霸气、傲然。

    杨根硕沉默片刻,说了声“坐稳了”,丰田霸道向后疾驰,在距离门口约莫二十米的地方停下,同时调整好方向,正对着嵌满铜钉的大铁门。

    门前居然没一个看守,这给杨根硕创造了这么一个先声夺人的机会。

    看到杨根硕加速,王刑天明白了,露出一抹冷笑。

    姜玉郎躺在地上,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情景,所以不知道杨根硕接下来要做什么。

    百合隐约猜到杨根硕要做的事,没有紧张,满是兴奋。

    轰!

    一声巨响。

    红漆大门四分五裂,终究还是木头的。

    但木质坚硬,厚度超过十公分,所以,反作用力也不可小觑。

    这不,丰田霸道的车头彻底瘪了进去,车灯爆裂,前排气囊全部弹开。

    就这样,不成样子的丰田霸道,以及一地门板,静静的停在天井里。

    百合一阵耳鸣。

    姜玉郎鼻青脸肿,伤上加伤,心中大骂杨根硕“疯子”。

    约莫半分钟后。

    整座府邸,灯次第亮起,人声鼎沸,仿佛一瞬间活了过来。

    不到三分钟,就有上百人涌进了偌大的天井。

    这些人绝大部分都是对襟罐子绸裤布鞋,一副短打练功服打扮。

    “什么人!”

    “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竟然撞破了我姜家大门,不管你出于什么原因,都要承受无穷无尽的怒火。”

    “不是醉驾吧,难道人伤的很重?”

    姜家人七嘴八舌,他们有自己的骄傲,所以思维更倾向于最后一种。

    他们不相信有人胆敢明目张胆破门而入,所以,对方醉驾反而说得通。

    “三叔救命!”就在这时,姜玉郎喊出声来。

    “玉郞?是玉郞!”一个粗豪的声音说,“玉郞你在哪里,难道是在车上?”

    “三叔!”姜玉郎哭喊,“我在车上,我的腿断了,还有华叔他……”

    “快,哦不,小心,小心点,快把玉郞和姜华抬出来。”姜家三叔命令道。

    姜家几个人刚要上前拉车门,变形的车门自动弹开,走下来一老两少三个人。

    老的身量不高,一张大众脸,看上去似乎人畜无害。

    少的是一对年轻男女,穿着全套阿迪达斯运动装备,一身雪白,俊男靓女,酷似情侣。

    但三人都是生面孔,姜家人脸上都出现了疑惑。

    “三叔,他们是杨根硕和百合,是兴师问罪的。”姜玉郎解释道。

    这会儿姜华去了半条命,人事不省,也没能告知姜玉郎王刑天的恐怖。

    直到此时,姜玉郎都不认识王刑天,不知道他是百合的亲爹。

    “杨根硕!”

    天井当中,一个平头汉子,头发有些灰白,但满面红光,对襟褂子雪白,一尘不染。此时他看着杨根硕,眼睛布满血丝,放射着吃人的红光。

    “谁给你的胆子,活腻了吗?”他怒吼连连,声音在天井中回荡,不少人吃不消,捂住了耳朵。

    杨根硕耸耸肩:“我是林家别墅的护院,想必不用自我介绍了吧!还有这个女孩,”杨根硕将百合揽入怀中,“你们眼中我的婢女。”

    “玉郞呢,你们把他怎么了?”平头汉子激动的问道。

    “我还不知道你是谁?”杨根硕摇摇手指,“还有,这个家,你说了算不算?”

    “大胆!”一个青年二话不说,助跑跃起,一记鞭腿抽向杨根硕。

    杨根硕瞳孔微缩,姜家人够狠,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是死手,要是自己是个普通人,挨这么一下,不死也得脑震荡。

    但他却一动不动。

    平头汉子也是纹丝不动。

    王刑天闭着眼睛,仿佛睡着了一般。

    啪!百合打了个响指。

    金龙激射,直奔对方面门。

    “啊!”青年大叫,凌空撤招,同时一巴掌拍飞金龙。

    但是,一看掌缘,多了两个小小血洞,并渗出黑血。

    “孽畜!”青年冲着金龙走了一步,顿时一个踉跄,脸上黑气涌现。

    “好歹毒!”平头汉子一声怒喝,五指齐张,抓向百合的手腕。

    他的意图很明显,就是抓住百合。

    家族弟子中毒,毒蛇是百合的随身之物,解铃还须系铃人,他想着百合身上必有解药。

    但是,他也知道,人家明显来者不善,是以若是好好说话,根本没有效果,而且一看就是见血封喉的剧毒,青年未必等得了。

    于是乎,他出此下策,若是能够制住百合,就有索要解药的希望。

    百合一直有所防备,对方一动,她便急退。

    但平头汉子明显不是庸手,眼看着就要追上,并且抓住了。

    杨根硕诧异地看了王刑天一眼,王刑天还在那里如同老僧入定。

    杨根硕心里嘀咕:老王,你是孩子亲爹么,怎么就能做到无动于衷。

    眨眼之间,百合已然数次遇险。

    “毒妇,休走。”平头汉子喝声连连,拼命提速。他着急啊,家族年轻弟子都口吐白沫了。

    王刑天依然作壁上观。

    百合也不紧张,仿佛在戏弄对方。

    眼看着避不掉,又是一个响指。

    平头汉子身子一震,后背袭来一道劲风。

    平头汉子放弃追逐百合,回头看去,果不其然,那条金蛇电射而来。

    它居然会飞。

    平头汉子夷然不惧,屈指一弹。

    金蛇身子一扭,居然避开了。

    百合一下子退到了杨根硕、王刑天二人中间,那金蛇也钻进了她的袖筒。

    平头汉子哇哇大叫,近百人将他们团团围住。

    “三叔,小楠不行了。”有人惊呼。

    “三叔,给我报仇。”姜玉郎自力更生,爬下车来。

    平头汉子点点头,看着三人道:“我是姜家老三姜琴,平辈人给面子喊一声三爷,晚辈称呼一声三叔,我是姜家外院的管事,所以,眼下的事儿,我说了算。”

    “姜琴?”杨根硕咀嚼一番,笑着点点头。

    “小楠是无辜的,给我解药!”姜琴急不可耐,手掌一摊。

    “呵呵,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杨根硕无动于衷。

    “这是姜家!”姜琴怒吼,“我们姜家几百年积淀,不是平常小门小户,你最好搞清楚!”

    “然后呢?”杨根硕笑问。

    “三叔,不如我们一拥而上,拿下他们,他们身上定有解药。”

    有人提议。群情激愤。

    “三位,我大略知道你们的来意,但是,你们也应该明白眼下的处境。”姜琴深吸一口气,“毕竟人命关天,请先交出解药,其他的事情,下来慢慢理论。”

    杨根硕看了百合一眼,百合不乐意地给他一个俏背,杨根硕又看看王刑天,王刑天还是闭着眼睛不动不言。

    眼下,也只有他杨根硕做主了。

    杨根硕耸耸肩:“好吧,我们也不是那种无理取闹草菅人命的人,百合,解药。”

    “没有。”百合回的直截了当。

    “你……”杨根硕和姜琴竟然异口同声,而且是不约而同指着百合。

    此时,地上那个叫“小楠”的年轻人直翻白眼,浑身抽搐。

    “毒妇,再不交出解药,休怪老夫不客气!”姜琴吼道。

    “大叔,不要叫得这么难听,否则,我也不答应。”

    看到地上青年的惨状,杨根硕有些不忍,“百合,听话,解药。”

    “我真没有,我没准备。”

    此言一出,姜琴激动无比,“什么,毒妇,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我们的子弟死去?”

    百合冷笑:“有些人活着还不如死掉。”

    “你……”

    “好啦好啦,”百合一摆手,“我不准备,因为解药遍地都是,茅坑有没有?把他丢进去。”

    “什么?”

    “爱信不信。”百合又是摇头又是咂嘴,“再耽误,就算解了毒,也会变成白痴,你们自己掂量吧!”

    “三叔,你看……”有人让姜琴拿主意。

    姜琴眯着眼想了想,说:“姑且一试。”

    立刻出来四人将小楠抬走。

    百合在后面大喊:“喂,友情提示,需要将整个身体埋入粪坑。”

    “你……那小楠怎么呼吸?”姜琴刚要大骂,想想还是弟子的性命要紧。

    “憋气呗,就像游泳。”百合笑道。

    姜琴大手怒挥,几个人将小楠抬走了。

    “三叔,三叔。”

    又一个重伤员被抬了过来,乃是姜家长子嫡孙姜玉郎。

    “玉郞,你,你怎么会这样!”姜琴立刻蹲下,将其抱在怀中,痛心疾首。

    姜玉郎泪流满面,从没有过一刻像现在这样,觉得家是如此的温暖。

    “三叔,华叔比我惨。”姜玉郎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