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二百二十八章 腹黑的王队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警官,是这样的,大牛是我女婿,我就是他的岳父,他现在正在跟我女儿谈恋爱,我对这小子比较满意,他哪儿都好,堪称完美,唯有一点,就是对我这个老泰山不够尊敬……”

    “停!”苏红盖絮絮叨叨没完没了,而眼看着杨根硕他们都要走了,王凯赶紧叫停,“原来你的女儿是护士。”

    “原来警官跟小女也认识啊。”苏红盖高兴的说。

    没想到自己女儿区区一个小护士,却认识那么多大人物,作为亲爹,苏红盖与有荣焉。

    但是,转而一想,苏红盖觉得,那多半是自己女儿漂亮,说不定,这位警官还是自己女儿的追求者呢!

    想到这里,苏红盖有些自豪。女儿漂亮,还不是因为自己的基因强大。

    苏红盖在这儿想入非非沾沾自喜。王凯也回想起一段往事,他对这丫头可是记忆犹新。

    当初因为银行劫案,杨根硕牵扯其中,一人之力,拿下了三名持枪歹徒。

    出于一个刑警的敏感思维,王凯认为杨根硕存在问题,很有可能也是劫匪的一员,见事不可为,便用了一招苦肉计。

    当然,王凯也很清楚,自己当时是存有私心的。

    就在进入病房,准备将杨根硕带走,进行突审时,那名娇躯的小护士挺身而出,坚决的抵制自己的行为。

    往事历历在目。

    “警官,同志?”

    “哦,你等一下。”王凯拍了拍苏红盖的手背,大步跟上杨根硕他们,远远的喊道:“杨根硕,你不能走,案情还不清楚,你起码做一份笔录。”

    远远的,杨根硕回头,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

    王凯不明所以,几乎同时,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拿出来一看,是局长萧阳打的。

    王凯立正,接通后先问好,然后才问萧局长有什么吩咐。

    “王凯啊,私设赌场,私藏枪支,这个案子不小,你王队长计划严密,进行组织,一举端掉这么个涉黑性质的民间赌场,功劳不小啊。”萧阳笑着说道。

    王凯感动不已:“感谢领导栽培。我就是您一杆枪,你指哪我就打哪。”

    感动的同时,他立刻表态。当然,这些话都是背着下属说的,哪怕再谄媚的人,也不希望下属看到自己阿谀奉承的一面。自己的谄媚,只有上司能够享受到。

    “不用这样!”萧阳笑着对他说,“王凯啊,这个案子多亏了人家大牛,你可不要恩将仇报哦。”

    萧阳说的随意,王凯却是目瞪口呆,直到杨根硕一行四人消失在视野尽头。

    萧阳那边也挂断了,王凯茫然的拿着手机,刚刚挺直的脊梁,又耷拉下来。

    他发现,杨根硕跟自己早已不是一个层次,自己在他面前,是那么的无力。

    亏自己还将人家当成情敌,也许在人家眼中,自己连个对手都不配。

    “唉——”王凯一声长叹,然后耳边响起苏红盖的聒噪,“同志,你也认识我女婿吧,你觉得他们般配么?”

    王凯心烦意乱,因为萧米米,因为杨根硕是他的头号情敌,而且似乎,自己已经彻底的失败了。

    这会儿烦不胜烦,刚想怼苏老汉一句,转念一想,想到了一点,马上就对苏红盖态度转变了。

    “大叔,您贵姓?”

    “呃……”苏红盖一时间不大适应,貌似这个高级警官对自己还有着几分尊敬呢!

    苏红盖立刻展开联想,他认为,这一切都要归功于自己那位高深莫测的女婿。

    当然还有种微乎其微的可能,那就是他依然没有放弃追求自己闺女。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父凭女贵,就是这个意思啊。

    苏红盖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

    于是昂首挺胸,趾高气昂起来,“免贵姓苏,名叫红盖,就是红盖头的红盖。”

    “苏大爷。”王凯笑着打招呼。

    “嗯?”苏红盖挖了挖耳朵,面现不快,“怎么的,你们城里人不是都称呼伯伯叔叔么?”

    王凯眉头微皱,眼中掠过一丝厌恶,但很快就消失了,依然笑容可掬,道:“你说的没错,我认识你女儿,同时,跟大牛是朋友,但是,我却不知道他跟你女儿谈恋爱,难道已经到了见家长的地步了吗?”

    “那个当……当然。”面对一位高级警官,苏红盖也不知道能不能说瞎话,所以,嘴上就有些磕巴。

    毕竟,这层翁婿关系,都是他自己的一厢情愿。

    女儿都要跟自己脱离关系了,女婿也对自己没有丝毫的尊重,想起来,真是凄凉呢!

    “苏大爷,”王凯依旧没有改口,“你女儿那么漂亮,大牛那么优秀,你有没有想过让他们的关系更进一步?”

    “你什么意思?”苏红盖虽然好赌,性格怯懦,但也不是傻子,王凯说着这样的话,他就觉得对方有什么企图。

    王凯无所谓的笑笑:“还能有什么意思?还不是想让你这个老丈人的称谓变得名副其实,你不知道,大牛可是很抢手的,他身边围着不少优秀的女孩子。”

    “是啊,还真是。”苏红盖深以为然。

    比如说今晚,那小子出现的时候,身边就跟着两个姿色不错的女孩儿。

    苏红盖虽然认为自己女儿漂亮,但也不得不承认,那两个也不差,春花秋月各擅胜场,同女儿不分伯仲。

    如此说来,女儿的对手还真是很强大呢。

    所以,这位警官的提议倒是可以考虑。

    “警官,你有什么好办法?”苏红盖认识到这件事的紧迫性。

    王凯露出一丝暧昧的笑,“大爷,咱都是男人,而且也都是过来人,男女之间,也就是那层窗户纸,你说呢?”

    “这么说,大牛跟珊珊还没有……”苏红盖有些恍然,要是两人一直在交往,且处于热恋,自己这个亲爹不会感觉不出来。

    如此说来,那就更加紧迫了。

    虽说对于男人而言,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但是,当这个男人拥有无数选择的时候,他一旦失去耐性,你就完蛋。

    所以,这个度得把握好。

    而无论怎么看,自己闺女珊珊不是那种有心机的姑娘。那么,自己这个当爹的就要更加费心了。

    想通后,苏红盖点点头,仿佛一下子找到了人生的目标和方向,他深吸一口气,对着王凯拱手,“警官,请赐教。”

    王凯看了眼自己忙碌的下属们,这才回头,对着苏红盖一阵耳语。

    起初,苏红盖眼睛瞪得很大,最后眯起来,不住点头。

    待王凯说完,苏红盖抱拳道:“多谢警官赐教,事成之后必有重谢。”

    王凯一阵爽朗大笑:“哈哈……我要你感谢干什么,都说了我跟你女儿女婿都是朋友,我那是看他们迟迟没有进展,心里着急呀!”

    “警官,告辞,老头子我准备去了。”苏红盖一拱手,匆匆离去。

    “还真是个急性子大爷。”王凯摩挲着下巴,忍住自嘲一笑:王凯啊王凯,没想到你也挺腹黑。

    接着又眯起眼睛,望着虚空:米米,总有一天你会知道,谁才是你唯一的良配。

    “王队,我们处理完了。”这时候,队副过来请示。

    “收队。”王凯大手一挥,银钩赌坊的所有管理层都让押上了囚车,甚至还有部分赌徒。

    这标志着银钩赌坊的时代已经过去,银钩赌坊终将淹没在历史尘埃中。

    ……

    因为久久的没有得到家里的反应,姜玉郎很着急,指派姜华回去询问了。

    如今,他只是一个人躺在房间床上,一条受伤的腿打着简易夹板,吊在了半空。

    “这位帅锅锅,你这是怎么了?”姜玉郎失神的时候,耳边响起一个轻灵悦耳的声音。

    “是你!”当看到穿着华丽浴衣,美如仙子的苍雪野姬时,姜玉郎没有惊艳,反而一脸恐惧。

    “嘘!”苍雪野姬眼中闪现过一抹厉色,接着又是一脸妩媚,“这位小哥哥很面生啊!你也是别墅的客人吗?你好可怜哦?我想知道你的腿是什么搞的?还有,受了伤,为什么不去医院?”

    苍雪野姬问了一连串的问题,姜玉郎终于明白了,对方那是在没话找话说,只有这样,他们俩才能互通信息。搞得跟地下党似的。

    “哦,这位美女,我也不认识你呀,我很倒霉,也很痛苦,说起来都是眼泪,不过看到你,我就没那么痛了呢!”

    “那真是小女子的荣幸。”

    苍雪野姬鞠了一躬,回身看了看门口和窗外,这才趋近了,问:“有什么发现?”

    姜玉郎摇头:“我也刚来,还没能打入内部,获得第一手消息,就成这样了。”

    “饭桶!”

    “哈依,小姐批评的是。”

    “真是没有一点儿讯息?”

    “小君告诉我,爷爷是去搞研究了,但是,具体搞什么研究,又是在什么地方搞,连她也不知道。”姜玉郎摇摇头,“连最亲的孙女都瞒着,可见林老头真是相当谨慎啊!”

    “啊哈哈……”苍雪野姬前合后仰,发出一阵清脆的笑声,姜玉郎正不明所以,窗外走过两个巡逻的保安。

    保安只是冲屋里看了一眼,并没在意。

    姜玉郎松了口气道:“小姐,你怎么会来?”

    “八格!”苍雪野姬怒形于色,“也不看看这是何时何地,长话短说,说重点。”

    “明白。”

    “我们尽量用汉语。”

    “哈……明白!”

    “看来,跟我接头的人就是你了。”

    “应该是,是家族的命令。”

    “然而,你寸功未见。”

    “小姐,我……”

    “两个老头都很谨慎,但是,他们的研究成果势必会轰动全人类,这项成果,我们必须掌握在手中。”苍雪野姬攥紧粉拳,银牙紧咬,咀嚼肌高高鼓起,“执行b计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