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二百二十六章 手中有枪心中不慌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你们这帮畜生、吸血鬼!”苏红盖梗着脖子,夷然不惧,同时泪流满面,现身说法,“他们设套让我钻,还对我女儿有企图,我不是人,他们也不是!”

    “你……你……”徐彪浑身发抖,却被重重人墙阻隔。

    而苏红盖见好就收,朝外面逃去。

    珊珊他爹总算干了一件对的事啊!杨根硕笑了笑,依然站在赌桌上。

    “大家听我说。”

    这一次的话中,他倾注了真气,虽然比不上狮吼功,但整个大厅都充斥着他的声音,一个个都觉得耳鼓巨震。

    于是,大家都安静下来。

    杨根硕看着凌操说:“我喊你一声操哥,你不地道啊,说什么我破坏赌具,实际上,你事先就在赌具上做了手脚。”

    “就凭这个?”凌操冷冷一笑,转而看着那帮赌徒,“各位,就算这样,我就能摇出自己想要的点数?你们能么?”

    众人一阵沉默,似乎自己不能耶。

    “我能,那也是我的本事!”凌操掷地有声,局面终于有点受控的迹象,凌操决定趁热打铁,“所以,大家不要听这小子妖言惑众,这个发现根本说明不了什么,或许是人家的制造工艺也说不定。”

    “巧舌如簧,说的就是操哥你吧!”杨根硕淡淡一笑,“大家再看。”

    嘎吱一声,他捏扁了筛盅。

    搪瓷脱落,露出里面的黑色构造。

    “这是铁的吧!”杨根硕说。

    众人并无异议。

    “但是,这又能说明什么?”凌操耸肩冷笑。

    下一刻,他瞪大眼睛,呼吸停顿,汗毛倒竖。

    因为杨根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他,他根本无从做出任何反应。

    紧跟着,手指一痛。

    几名马仔扑过来,反应很快,倒飞回去更快。

    当杨根硕举起一枚带血的指环,众人似乎方才呼出一口气。

    凌操头皮一阵发麻,对方战力指数爆表,自己这几个人似乎不够菜呀。

    实在是没想到。

    而且,一颗心沉到了湖底。

    到了这一步,毫无疑问,这小子发现了一切猫腻,同时还拿到了全部有力证据。

    自己也没法阻止他公布于众。

    凌操想了想,冲着远处的徐彪使了个眼色。

    徐彪会意,悄然走开。

    “大家请看,这是什么?”杨根硕再次蹦上桌子。

    “戒指呗。”荣若第一个回答,这会儿她不担心了,显得很是活泼,也充满了兴奋。

    “这不是操……哥的赌神戒指。”

    有人回话,但是此刻对凌操持怀疑态度,所以,“操哥”叫的也没先前那么顺溜了。

    “正是。”杨根硕朗声说,然后笑道:“赌神戒指,妙用无穷啊!”

    杨根硕在赌桌上转了一圈,看向凌操的目光充满着戏谑。

    凌操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这是一种煎熬,杨根硕的目光让他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奇耻大辱。

    就像猫戏老鼠。

    他在戏弄自己,看自己狼狈样儿。

    凌操不时看向门口,希望徐彪快点拿着东西带着人过来。

    这时候,杨根硕让大家伙看到了真相。

    铁指环隔着一层搪瓷,吸住了五颗钢珠。

    众人恍然大悟,一个个倒吸凉气,然后无数双怨毒的目光看向了凌操。

    这些人细细一想,果然还真是输多赢少,最终,只有赌坊是最大的赢家。

    虽说十赌九输,可是,赌徒一旦发现这一点,最是无法接受,简直如同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一般不共戴天。

    凌操狂咽吐沫,心生退意。

    几百双泛红的眼睛,此刻每个赌徒心底都装着一只野兽。

    万一有人挑头,他就要真的陷入人民战争的大海。

    法不责众啊。

    要是他们群起而攻,自己可能会被活活打死,那特么多怨啊!

    “各位,大家冷静点。”凌操一边悄然后退,企图逃跑,一边用言语稳定大家的情绪,“就算戒指是磁铁,就算色子里面有钢珠,但是,我能摇出自己想要的点数,那也是经过刻苦练习的,你们行吗?”

    “强词夺理。”杨根硕指着凌操,“这么说来,小偷被发现时,也可以为自己申辩,只是因为旁人没有他的数十年寒暑刻苦修炼的偷窃技术!”

    “女婿,说得好!”苏红盖人在外围,跳脚喊道。

    苏灵珊捂着脸,今天真是糗大了,以后都不知道如何面对大牛。

    “各位,今天就由我来替天行道,将大家输的钱讨回来。”

    “好。多谢小兄弟。”

    “就让小兄弟为我们做主。”

    “小兄弟简直就是救苦救难的大救星啊!”

    “……”

    杨根硕哭笑不得,这帮人真能扯,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

    “你……你要干什么!”凌操看到杨根硕不怀好意,一步步逼近,狠狠吞了口唾沫,“别……别过来,兄弟,有话好好说,赢你的钱我不要了,别忘了,你之前还欠我一百五十万。”

    “呵呵……”杨根硕笑了,“操哥,你还真是棺材里伸手——死要钱。你也不看看自己现在的处境,大家群情激愤,一旦失控,你想过后果吗?”

    “我……”凌操眼中充满了恐惧,一旦失控,自己可能被活活踩死,踩成肉泥。

    “你站住,我保证不打死你。”杨根硕笑了笑,轻轻一跃,就落在了凌操的面前。

    “啊!”杨根硕刚扬起手,凌操就是闭上眼睛大叫。

    “我还没打呢!你好歹也是一把岁数的大老爷们,又是一方枭雄,就这么点儿胆色,不是软蛋怂包么?”

    “兄弟,随你怎么说都好,咱们有话好好说,不要动手动脚的。”说着,又去安抚大家,“各位不要激动,给我一点时间,我凌操一定会补偿大家的。”

    “啊,女婿,救命,救……”苏红盖突然一声惨呼。

    众人回头望去,都不由倒吸凉气。

    短短时间,赌坊的内保竟然全都武装起来。

    一个个手里拿着鸟枪、鱼枪、气枪、钢珠枪、单管猎枪、双管猎枪。

    苏红盖之所以尖叫,因为内保领队徐彪正用双管猎枪盯着他的脑壳。

    苏红盖原本就是个软蛋,也深知双管猎枪的威力,这会儿吓得两股战战,呼吸急促,心脏都要超负荷了。

    凌操挤进人群,然后出现来内保队伍中,拿到一把手枪。

    手中有枪,心中不慌。这正是凌操此时的写照。

    这不,这厮顿时趾高气昂起来。

    “退后,都特么给我退后。”凌操用枪指着一个个赌徒,他的恫吓很有效果,凌操相当满意,拧着脖子,面目狰狞,“一个个翻了天了,难道不知道南郊是跟谁姓的,这里是我凌操的天下。”

    凌操仿佛觉得气势不够,继续大声说道:“来到我的地盘,是龙得盘着,是虎得趴着。”

    赌徒们一个个噤若寒蝉,过往输掉的钱,同眼前的威胁比起来,实在是微不足道。

    虽说操哥不至于开枪杀人,但是,让他们受点皮肉之苦,还是稀松平常的。

    谁也不愿意出头,成为操哥儆猴用的鸡。

    “彪哥你轻点,疼死我了。”苏红盖含着泪说道,“女儿女婿,救我啊!”

    徐彪冷笑:“苏红盖,不得不说,今天你很有出息,但是,凡事都要付出代价的,今天,就拿你开刀,看看谁还不长眼。”

    “大牛……”苏灵珊晃了晃杨根硕的手臂,眼中都是不忍。

    杨根硕轻轻一叹,他明白,苏灵珊心中的父女之情,终究是难以割舍。

    “慢着。”杨根硕举手喊道。

    “怎么着?”徐彪发问。

    “操哥,”杨根硕排众上前,笑道:“放了他吧,他这种人,你虐了也没有成就,更没有快感啊!”

    凌操冷笑,没有表态,只是,枪口一晃一晃的,很是嚣张。

    “哈哈……”徐彪大笑,“小子,我都不稀罕说你,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情况?”

    徐彪隔空点着杨根硕,“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哦,想起来了,自个儿的菊花都在飙血,还管人家的痔疮!哈哈……”

    说罢,徐彪拍着大腿大笑。

    凌操和一帮内保跟着大笑。

    杨根硕觉得挺有趣,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但是其他人就没有这么心大,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了。

    凌操上前,站在杨根硕对面,两人距离约莫五米。

    赌徒自觉散开,却没法离去,因为唯一的出口,有四杆枪堵着。

    尽管有些锈迹斑斑,可以放进博物馆,但谁也不敢以身试枪。

    凌操目光凌厉,语气冰冷,“小兄弟,这是你逼我的。你应该知道,你即将面临着什么?”

    杨根硕淡淡摇头:“不知道。”

    “呵呵……”凌操冷笑,“今天的一切都是因为你,是你将哥哥我陷入如此尴尬的境地,是你毁了我的事业我的人生,所以,今天这里几百号人,我凌操都可以放过,唯独你不行。”

    “如此说来,操哥是要拿我开刀,哦不,是开枪喽?”

    凌操笑笑说:“借用兄弟一句话,之前你说保证不打打死我,我也是这么个意思,我保证不打死你,顶多,也就弄你个生活不能自理。”

    杨根硕闭上眼睛,喟然长叹:“凌操,我都不知道你怎么混到今天这个高度的,一点儿眼力见没有,难道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居然跟我动枪,这只有一个结果,就是让你自己陷入万劫不复。”

    “你恐吓我,我手上有枪,我怕谁!”凌操叫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