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二百二十四章 简单的玩法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押大小?”凌操问道,他没有一点儿负担,赌什么都成,想赢想输,还不是随他的心意?

    杨根硕摇了摇食指,“那多没意思,咱们换个玩法。”

    “嗯?你说。”凌操重视起来。

    杨根硕呵呵道:“别这么严肃。很简单啦,我摇你猜,你摇我猜,谁接近就算赢,一百万打底。”

    凌操有些沉默。

    如此一来,自己的摇色子高手岂不是作用不大?凌操眯起眼睛,“兄弟,这样玩好像没一点技术含量,全凭运气。”

    “难道操哥你想用千术阴我?”

    “我哪有什么千术。”凌操摇头笑道。

    “那不结了。我今天赌的就是运气。”杨根硕淡笑,“在我是运气,但是操哥不一定哦,我可是听说有些高手光听声音,就能说出点数。”

    “哈哈,兄弟,你也太抬举哥哥了。那只是传说,哥哥要是身边有这种高手,也不会在这里小打小闹了。”

    杨根硕点头微笑:“没事没事,有什么手段都可以使出来,只要我没发现,我愿赌服输。”

    “哪能啊,咱们就光明正大,我跟兄弟赌运气。”凌操说。

    “操哥好样的。”

    “操哥,我们看好你。”

    “操哥,大家拭目以待。”

    “操哥,赢了请大家大保健。”

    “操哥,我要全套。”

    “操哥,吃喝玩乐一条龙……”

    赌徒们七嘴八舌,都没心思赌了。

    因为这简陋的赌坊里即将迎来一场前所未有的豪赌,更因为赌坊的主人操哥即将亲自下场,对阵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愣头青、小屁孩。

    在这些赌徒,包括苏红盖眼中,杨根硕就是个小屁孩,也是个不拿钱当回事的愣头青。

    “闭嘴!”凌操哭笑不得,怒骂:“你们这些牲口,除了赌,就想着下三路,没看见我兄弟带着几个小女生,当心吓着人家小姑娘。”

    杨根硕笑着耸耸肩。

    “兄弟,那……咱们这就开始。”凌操提议。

    面上平静无波,心头却是激动无比。

    他能够从一个小混混马前卒混到这一步,也并非泛泛之辈,首先一点,那就是眼力。

    别看凌操一直在跟杨根硕拉呱,其实一直在观察他,从衣帽穿戴,饰品佩戴,以及神情谈吐,一概没有放过。

    通过种种迹象,操哥可以断定一点,这小子也不是大户人家的孩儿。

    千把块的衣服,万把块的手表,手机也就是七八千。

    从他愿意为了个女人拿出百十万,或许,家产也有个几千万吧!

    几千万也不少了,但是,操哥自信自己吃得下,也消化得了。

    “好啊。”杨根硕笑着点头,“为什么不?晚上我还要带几个妞宵夜呢,咱麻溜点儿。”

    “还宵夜,只怕到时候输的裤衩都剩不下。”苏红盖嘀咕着,如果那样,只怕几个女孩子就要受罪了。

    想到这儿,苏红盖幽幽一叹,他还是希望杨根硕能赢,毕竟,苏灵珊还是他亲生女儿啊。

    “好好,来人,准备好东西。”凌操吩咐着,挽起杨根硕的胳膊,两人把臂而行,来到赌桌旁边,凌操说:“我是主你是客,按规矩,你来检查一下赌具。”

    杨根硕点点头,装模作样检查一番。

    与此同时,凌操喊道:“来人,把我的赌神戒指呈上来。”

    不多时,徐彪就拿着一个烤漆的盒子上来。到了凌操面前,恭恭敬敬地打开。

    凌操学着“赌神”,将一枚铁指环套在尾指上。

    杨根硕看了眼自己的指环,再看看对方的,瞳孔微微一缩。

    “哇,赌神戒指耶。高级装备呀!”有赌徒发出感叹。

    凌操整了整衣冠,抹了把光头,笑问:“小兄弟,你准备好了吗?”

    “稍等,马上就好。”

    杨根硕又煞有介事做以检查。

    全场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所谓筛盅,那是相当简单,真正的发扬了先辈的优良传统,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筛盅特么竟然用搪瓷碗和搪瓷钵子代替。

    五颗色子,杨根硕一一检查,每一颗入手,他的眼睛都会眯一下。

    又是摸,又是掂,又是看,又是闻,最后还像验证大袁洋那样,吹一口气,放在耳边听回音。

    看到这里,赌徒们再次绷不住,哄堂大笑。

    因为杨根硕太搞,显然是不懂,却装模作样。

    但是,杨根硕有个发现,凌操好像笑得不大自然。

    “好了,开始吧。”杨根硕笑着说。

    “小兄弟,检查很仔细呀,有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凌操问道。

    还别说,刚刚这小子拿起色子掂量的时候,凌操还真有些紧张,害怕这小子看出门道来。

    还好只是虚惊一场。

    这会儿,凌操提出这样的问题,也有着他自己的考量。

    如果杨根硕回答“没有”,一会儿即便发现赌具有问题,也可以用这话打他的脸。

    “呵呵,我懂什么?就算有问题,我一个门外汉也看不出来啊!”杨根硕笑答。

    凌操抿了抿嘴,面现不快:“小兄弟,我拿你当兄弟,怎么可能那么对你,但是显然,你不把我当兄弟,哥哥心里不爽。”

    说着,捶了捶心口。

    “好啦!你也别装了。”杨根硕笑着摇摇头,“暂时没发现,你总满意了吧。”

    “不满意。”凌操较劲儿道,“你分明还是信不过哥,还是觉得哥哥会在赌具上下手脚赢你。”

    “我刚刚不是说了,只要我看不出来,我愿赌服输。”

    “兄弟……”

    “少啰嗦,我先来。”

    杨根硕打断凌操,直接端起筛盅摇起来。

    双手摇动,发出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

    顿时,整个屋子里再次鸦雀无声。

    一双双瞪圆的眼睛齐齐看着他的双手,确切的说,是双手里的筛盅。

    而艾悠悠、苏灵珊、荣若更是屏住了呼吸。

    杨根硕闭着双眼,一副陶醉的模样。

    当!

    他一下子停住了,嘴角还挂着微笑。

    “兄弟,好了么,那我猜啦!”凌操迫不及待。

    “慢着。”杨根硕慢慢睁开眼,说:“规则还没定好,而且咱们都没下注,你猜什么猜呀!”

    就你事多!且再忍你一忍。

    凌操瞳孔缩了缩,笑道:“规则不是都说清楚了,至于没下注,现在就下。”

    “主随客便哈!”杨根硕笑道:“既然全凭运气,我觉得应该这样,先猜后摇。”

    “这个……”

    “瓜娃子,你以为你聪明,高手想摇几点来几点,先猜后猜一个……”

    啪!

    “啊!”

    啪!

    “啊!”

    人家凌操还没表态,苏红盖就在那里嘀嘀咕咕,于是很荣幸,徐彪赏了两巴掌,他发出两声痛呼。

    “兄弟,今晚哥哥听你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说怎么玩就怎么玩。哥哥奉陪到底。”

    杨根硕晃着食指笑了:“操哥,你说都听我的,大家伙可都听着呢,你是大哥大,说话可不能像放屁。”

    凌操老脸一红:“当然,我说话算数,听你的。”

    杨根硕点点头:“那好,借我二百万筹码。”

    嘎。

    凌操咬到了舌头。

    徐彪和一帮赌坊的安保人员也都是目瞪口呆。

    “操哥,这么大反应至于吗?你可是说了要听我的,说话不能当放屁啊!”

    “操哥,不能答应……”

    “住口!”凌操红着脸,不是害羞,完全是气得,没想到啊没想到,自己一辈子玩鹰,居然让小家雀啄了眼,让这小子摆了一道。

    凌操心中不忿,脸上却没有丝毫表示。

    依然笑容可掬:“兄弟你都开口了,那就是天空飘过五个字,来人,上筹码。”

    徐彪一跺脚,亲自前往吧台点了筹码,四百万筹码送过来,二一添作五。

    “大牛太坏了,挖了这么一坑让对方跳,真是搞笑。”艾悠悠摇摇头,捂嘴窃笑。

    凌操淡淡一笑,“小兄弟,现在可以开始了吧。”

    杨根硕点点头,将赌具递给对方,同时推出去一百万筹码。

    凌操点点头,也推出去一百万。

    这每人一百万,就算打底,下来还可以追加。

    凌操刚刚端起来准备摇,杨根硕喊了一声“慢着”,再次叫停。

    “兄弟,又怎么了?”凌操耐着性子抱怨。

    “你记得规则吧!你重复一遍,我确认一下。”杨根硕说。

    凌操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刚要开口,又有人抢答,而且语速非常之快。

    “先猜后摇,谁接近算赢。”

    苏红盖急声说完,也闭上了眼睛,缩起了脑袋。因为,徐彪在他面前扬起了手掌。

    苏灵珊摇摇头,心说他真是自己作死,与人无尤。他干什么拼命表现,他犯得着么?

    然而这一次,凌操却叫住了徐彪,“苏老汉答得好,徐彪,奖励五百筹码。”

    “明白。”徐彪笑道,手在苏红盖肿胀的面颊上摸了把。

    直到透明的筹码放在手心,苏红盖依然不敢相信,那种从地狱到天堂的感觉,简直太奇妙了。

    “谢谢操哥,谢谢彪哥,谢谢,谢谢。”

    苏红盖一迭声称谢,浑然忘记,脸上的伤也是操哥和彪哥“馈赠”的。

    苏灵珊闭上眼睛,她真是对这个父亲绝望透顶。

    凌操生怕杨根硕再生出什么幺蛾子,摇之前先看了他一眼,见他没有什么表示,刚要摇,又想起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