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二百二十二章 银钩赌坊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第一,自己还债。”苏灵珊说。

    “女儿,爸爸身上可是一个铜板都没有啊。”苏红盖将口袋翻出来,证明自己身无分文。

    “第二,我帮你还。”

    “女儿,还是你最好了。”

    “我是有条件的。”

    “什……什么?”苏红盖知道重点来了。

    苏灵珊说:“我可以帮你还债,但是,从今以后,咱们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你要是再来找我,休怪我不客气。”

    “可我是你爸呀,还是亲的。”

    “你自己还吧,大牛,我们走。”

    “别呀!”苏红盖大叫,然后耷拉下脑袋,“你是我女儿,我听你的。”

    “最后一次。”苏灵珊警告。

    啪啪啪!

    “精彩,真是精彩。”凌操鼓掌,然后扭头冲着苏红盖道:“没道理啊,你个怂货怎么能生出这么能干的女儿,我直接怀疑是不是你的种。”

    见苏灵珊怒目而视,凌操一阵哈哈大笑,“算了,这不是我关心的问题。”然后看向徐彪,“彪子,你怎么看?”

    “请操哥给我做主。”徐彪拱手,但不时对着杨根硕怒目相向,似乎是杨根硕绿了他的头顶,让他蒙受了奇耻大辱。

    凌操点头,看着杨根硕说道:“小子,这个数字你没什么意见吧。”

    笑容可掬,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杨根硕也笑了笑:“当然,虽然我年纪不大,但是,也懂得一点儿江湖规矩,所以呢,怎么着,也不能坏了操哥你的规矩。”

    凌操一愣,面露欣赏,“小兄弟是个明白人,还是个讲究人,这样,咱们就一百五十万整,零头碎脑的就把它抹掉,就当交个朋友。”

    “操哥也讲究,那就感激不尽了。”杨根硕拱手。

    “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凌操仿佛进入了状态,“小兄弟年纪轻,但气度不凡,将来前途不可限量。”

    苏灵珊、荣若只是默默看着杨根硕的表现,尤其是荣若,对这家伙越发感兴趣了。

    而艾悠悠则是一副看热闹的模样。

    苏红盖却有些着急,这两人废话咋那么多。

    徐彪也这么觉得,于是用手捅了捅凌操。

    凌操会意,道:“小兄弟,不知道你是现金,刷卡还是转账。”

    “听说操哥是开赌场的?”杨根硕突然问道。

    “嗨,让小兄弟见笑了,那是糊弄小老百姓的,就是给大家提供一个休闲娱乐的场所,比较简陋,上不得台面。”

    凌操少有的低调,让徐彪和一帮马仔很不适应。

    杨根硕摇摇头:“操哥太谦虚了,我想过去看看,可以么?”

    “就怕档次太低,污了兄弟的眼。”

    杨根硕一摆手:“不会。正好在哪里跟你结算清楚。”

    “那敢情好。”凌操搓着手笑了,然后马上命人开车。

    “那个,小兄弟是坐我的车还是……”

    凌操话音未落,荣若便举手发声,“我们有车。”

    说罢,奓着胆子从杨根硕身上翻出钥匙,自顾自去了。

    凌操点点头,就带人走向他们的车。

    一辆黑色奔驰越野,一辆银色面包。

    苏红盖刚准备脚底抹油,却被徐彪一把揪住,攮进了面包。

    等荣若将那辆高配的凯迪拉克开出来,凌操等人越发认为杨根硕是有点儿经济实力的。

    凌操在前面带路,但还是交代,让杨根硕的车走在中间,而面包押后。

    如此,杨根硕中途想溜,也没那么容易了。

    凯迪拉克上,杨根硕给苏灵珊处理了扭伤的脚。

    荣若的确提议开溜,苏灵珊也跃跃欲试,杨根硕却否决了。

    苏灵珊和荣若都认为前面是龙潭虎穴,不应该去。

    杨根硕却说这种事必须有个了结,否则会有源源不断的麻烦。

    因为是荣若开车,所以杨根硕就坐在了后排,两个女人中间。

    苏灵珊知道杨根硕是为她考虑,感动的无以言表,抓住他的手久久不放。

    荣若不住摇头,“大牛大牛,你还真是人如其名,有股牛脾气。”

    艾悠悠笑了笑:“你们不用太担心。我相信大牛,人家强龙不压地头蛇,但大牛比龙还牛。”

    艾悠悠这么夸他,杨根硕都有些汗颜了,但还是忍不住一阵大笑。

    然后眼珠儿一转,拿出手机,飞快地发出两条短信。

    “大牛,我好像看到贾正经了。”苏灵珊突然问道。

    杨根硕点点头:“是的,他一直跟着你,只是没勇气出面。”

    “他为什么跟着我?”苏灵珊问。

    “对你有企图呗。”杨根硕随口道。

    “有人吃醋了。”荣若笑着说。然而,却没人搭理她。

    苏灵珊说:“我知道的,但是,为什么是今天?”

    杨根硕说:“我问了,贾正经跟我一样,都觉得你今天怪怪的,所以,就跟踪你了。说起来,他还是挺关心你的,人还不算坏,而且工作也不错,可以考虑哦。”

    杨根硕的话让荣若和苏灵珊都愣住了,艾悠悠只是微笑。

    “大牛,你是认真的?”苏灵珊蹙眉问道,盯着他的眼睛,目不转睛。

    “珊珊,干嘛那么认真,我只是……只是陈述一个事实。”杨根硕说话有些磕巴。

    “以后别说这种话。”苏灵珊警告一声,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去了。

    “大牛,你还真是不了解女人啊!”开车的荣若摇摇头,“你这样英雄救美,又是出力又是出钱,珊珊的心里还容得下其他男人么?”

    “呃……”

    杨根硕眨眨眼睛,先扭头看了眼艾悠悠,艾悠悠耸肩微笑,他又扭头看向苏灵珊,苏灵珊依然闭着眼睛。

    杨根硕想了想说:“珊珊……哪怕只是朋友,我也会这么做的,所以,你不要有任何心理包袱。”

    “嗯。”苏灵珊轻轻哼了一声。

    ……

    赌场,位于无定河畔,同城区隔水相望,应该算是操哥的地盘。

    赌场周围有几个供人垂钓的鱼池,正中间用脚手架和彩钢板搭建了一间房子,比较隐蔽,还安排了一些明岗暗哨。

    这说明凌操还是有些忧患意识的。

    由凌操带着,自然一路畅通。

    车子停下后,按照要求关闭手机,一帮人才进了“赌场”。

    一盏大大的红灯笼随风摇曳,上面写着“银钩赌坊”四个大字。

    杨根硕心中“靠”了一下。

    里面喧嚣不堪,烟味呛人。

    放眼望去,有十几张台子,有几百人。

    拼命吆喝,歇斯底里,极其投入,浑然忘我。

    毫不夸张的说,天塌下来,也不顾了。

    唯一在意的,就是手里的牌,自己的点数。

    杨根硕第一次进入如此简陋的赌场,也算是长见识了。

    自从进门后,苏红盖就好像着魔般,扑倒了赌桌旁边,眼神痴迷。

    荣若有些感兴趣的,但受不了这个烟味和嘈杂,微微皱眉。

    艾悠悠和苏灵珊都轻轻掩着口鼻,说不出的厌恶。

    杨根硕却是一副淡然的模样。

    这样子落在凌操等人眼中,更是觉得这小子见过大场面,高深莫测。

    “哥哥小打小闹,小兄弟见笑了。”凌操笑着说。

    杨根硕点点头:“一晚上能发出多少筹码?”

    行家啊!凌操眼睛一亮,挠挠头,“不多,也就是三五百万。”

    杨根硕笑了笑:“操哥,我可不可以玩玩。”

    凌操都要被这小子的风度给折服了,当即就说“可以”,还让手下拿来十万筹码。

    艾悠悠秀眉微蹙,但很快就想到了杨根硕想干什么,顿时就来了兴趣。莫非大牛还是赌神?

    这时候,徐彪再次在凌操耳边一阵低语。

    凌操微微点头,掏出大中华,给杨根硕发了一根,并且给他点了,自己也点上一颗,这才说道:“兄弟是个讲究人,哥哥这儿虽说上不得台面,但也有点规矩,你玩玩可以,这十万筹码哥哥都可以送你,但是,能不能先把苏红盖欠的账结了?”

    “操哥,这就是你不讲究了。”杨根硕一脸不高兴,“你一百涨到一百五,我眉头都不带皱的,你急什么!我们有人有车,你还怕我跑了不成。”

    这几句话让凌操有些汗颜,想了想点点头道:“好,为了小兄弟,我就坏一次规矩,你先玩玩。”

    “多谢操哥。”杨根硕让荣若拿着筹码,跟在后头,就走向赌桌。

    “那里有饮料和水果,你们要不要来点?”荣若问两个女孩,结果没人理她。

    徐彪看着几人的背影,目光阴沉,“操哥,你不是看上这小子了吧!”

    “彪子,你还别说,有点儿对脾气。”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彪子,男人要大气一点,眼光放远点,咱们现在只能盘踞南郊,但操哥还想进入市区,在整个西秦站稳脚跟,女人算什么,人才才是最重要的。”

    “操哥说的是。”徐彪诚心受教,但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意见,“不过,我总觉得这小子不简单,操哥,我去盯着点儿。”

    “小心总是没错的,去吧。”

    徐彪点点头走过去,远远看着杨根硕他们。

    杨根硕带着三个女孩一路走一路看,有点儿走马观花的意思,十几张赌桌很快就走完也看完了。

    有赌轮盘的,有摇色子押大小的,有堵二十一点的,也有斗地主、扎金花的。

    杨根硕大致做到了心中有数。

    他们一男三女走进喧嚣污浊的赌场,就像滚滚浊世一股清流,同时也是一道不可多得的靓丽风景。

    不少堵客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最终,杨根硕选择了轮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