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二百二十章 值一百万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惭愧呀!”百合涩声道:“以前在蛊族,我的金龙天下无敌,可是下了山进了城,才发现真的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所以说,你早该出来走走。不能坐井观天。”

    “你才是田鸡!”百合笑骂一句,“大牛,我觉得吧,对方应该是个高手,他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监视我,我在他面前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

    “会是谁呢?”杨根硕皱起眉头。

    “不知道呀!”百合声音里透着苦涩,“大牛,你在哪里,我去找你好不好,你这人虽然不咋样,但多少还能给人一点儿安全感。”

    噗嗤!

    艾悠悠、荣若同时发笑。

    杨根硕直接翻了个白眼:“百合,抱歉啊,我这个不咋样的人,这会儿真是没空,你就放心吧,别想太多,洗个澡睡一觉,实在睡不着,找林伯要点酒。”

    “大牛,你真不管我,我应该跟着你的呀,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良心过得去么?”

    “好了,我在开车,我是新手,还是无证驾驶,你不想你的大人发生什么交通事故吧!所以,先这样啊。”

    说罢,立刻挂断。

    车子也停了下来,因为前面堵住了,水泄不通。

    “荣若,珊珊家在哪?还有多远?”杨根硕有些急躁。

    “还有差不多两站路,别着急,快了。”荣若说,“其实也算不上家,只是城中村的出租屋,甚至还不如我跟她租的房子,他爸爸住在那里,怎么说呢,他爸爸真不是个东西!”

    “什么意思?”杨根硕似乎抓住了什么,回头看着荣若。

    “好吃懒做,嗜酒好赌。”荣若眯着眼睛,有些同情,有些憎恨,“珊珊那么好一个女孩,漂亮乐观,可居然摊上那么一个老爹,都是命啊!”

    “悠悠、荣若,你们两个会开车的吧!”杨根硕突然问道。

    “不会。”荣若说。

    “别想丢下我,我们。”艾悠悠抓住他胳膊,强调,。

    杨根硕一拍转向盘,摸出手机再次拨打苏灵珊的号码,对方依然关机。

    他的心越发往下沉,表情也越发凝重。

    ……

    华灯璀璨的街头。

    秋风萧瑟,人流熙攘。

    苏灵珊停下了脚步,仰着头,眯着眼,看着风中回旋飞舞的一片片黄叶,一股伤感涌上心头。

    车水马龙的街头,自己却仿佛成了孤孤单单一个人,被整个世界抛弃了。

    吸了吸鼻子,抹了抹眼角,大步走进一条胡同。

    这是一条不常走的胡同,却有着关于杨根硕的回忆。

    走进这里,就让她想起那个飞车贼,想起滑稽搞笑的杨根硕,想起两人间在出租屋的小暧昧,想起后来的甜蜜温馨的点点滴滴。

    毫无疑问,两人只是朋友,男女朋友都谈不上。

    哪怕杨根硕不止一次倒在她的怀中。

    或许,在大牛眼中,自己只是一个姐姐般的存在吧。

    他身边那么多漂亮、优秀,而且年轻的女孩子,自己算老几?

    摇摇头,莫名心酸,一丝自嘲的微笑挂在嘴角,泪水不自觉滑下。

    哪怕努力的仰着头,依然淌下。

    突然,眼角余光捕捉到一个身影,模糊不清鬼鬼祟祟,但大致可以看出是个男人。

    苏灵珊这一惊非同小可,马上加快了脚步。

    令她惊悚的是,她跑,尾行者也跑。

    苏灵珊开始亡命奔逃,后面追得更急。

    苏灵珊一边上气不接下气的跑,一边回头看。

    “啊!”一声惨呼,跌坐在地,眼泪也疼了出来。

    漏屋偏逢连夜雨,悲催的,这节骨眼上,脚还崴了。

    苏灵珊疼得冷汗直冒,下一刻,哇哇大哭。

    不只是疼,还有害怕,还有委屈。

    尽情宣泄。

    跟踪的人居然停下了,没跟过来。

    苏灵珊发现了这一点,继续哇哇大哭。

    “珊珊,是你吗?”

    是个熟悉的、有些苍老的,却也是她最不想听到的声音。

    但却是不能管的人,她的亲生父亲苏红盖。

    “珊珊,钱筹到了么?”苏红盖开口问道。

    “苏红盖,你不是我爸!”苏灵珊一愣,哭得更凶了。

    自己到底是不是他亲生的,脚都崴了,他却只关心他的赌债。

    “珊珊,我怎么就不是你爸呢,我是你亲爸呀!”

    “当初,你撇下妈妈和我,找了个小的,现在被人家赶出来,又来祸害我!”

    “我……爸没本事,爸还不是想着自食其力,多赚点钱,减轻一下你的负担!”

    “你住口!”苏灵珊抱着肿胀的脚踝,差点气笑了,“笑话,你去赌场赚钱,简直是天大的笑话,这就是所谓的自食其力?”

    “爸有肺病,肩不能挑背不能扛,还能干什么!女儿,我不是跟你讲了吗?爸爸刚开始赢了十几万。”

    “闭嘴啊!你竟然敢借高利贷,你凭什么?一百万啊,每天都在滚利息,你拿什么还人家?把我卖了吗?够吗?”

    “你长这么漂亮,应该有很多人追求吧,找个有钱的男朋友,一百万算不了什么!”

    “你……”苏灵珊给气得无言以对,“苏红盖,你还真想把我卖了啊!你滚,我没你这样的父亲,从今以后,我们再无关系。”

    “珊珊,你这是咋了,怎么坐地上了?嘿嘿……”

    房东那不务正业的儿子突然出现,貌似关心的问道,但,最后的奸笑,暴露了他的本心。

    “徐彪,你来干什么?房租不是还有半个月?”苏灵珊本能的以为对方是来催租的。

    “呵呵,珊珊啊,哥哥我这次不是来收房租的,房租通常都是我妈来收。”

    倒也是,苏灵珊想起来了,徐彪的他妈是典型的包租婆,控制欲极强,“那你干什么?”

    “我先扶你起来吧,姑娘家怎么坐地上呢,这都入秋了,怪凉的,而且,对姑娘不好。”

    “别碰我!”苏灵珊一把拍开徐彪的手。

    徐彪摸了把拇指粗的金链子,又摸了把光头,笑了笑:“珊珊,这么跟你说吧,一百万的价钱,你还是卖得出的,你卖不卖?你卖我就买。”

    苏灵珊仿佛捕捉到了什么,眯起眼睛,冷冷逼视她的父亲。

    苏红盖眼神一阵闪烁。

    “苏红盖,不要告诉我,他就是你的债主。”苏灵珊咬牙问道。

    “是我。”随着一个粗豪的嗓音,黑暗中,又走出一队人。

    为首的汉子个头不高,虎背熊腰,光着的膀子刺龙画虎的,一身江湖气扑面而来。

    “操哥。”徐彪马上低头问号。

    “操哥,您怎么亲自来了。”苏红盖弯腰鞠躬,就差九十度了。

    咔嚓!

    却是操哥打开了手机的电筒。

    苏灵珊第一时间抬手遮眼,led光源太刺眼了。

    “嘶……”操哥倒吸一口凉气,目光在苏灵珊浑身上下一阵逡巡,仿佛鉴赏商品,然后咂咂嘴:“正点啊,彪子,有眼光。一百万值了。”

    徐彪嘿嘿笑着:“多谢操哥成全。”

    “你小子是认真的?是想着娶回去做老婆,而不是玩玩?”操哥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这个……”徐彪深深看了眼盘腿坐地的苏灵珊,咬了咬牙说:“是的操哥,我要娶珊珊回家做老婆。”

    “兄弟如手足,懂吗?”

    徐彪顿时答不上话,但已经明白了操哥的意思,有人要玩他老婆呢,前提是,苏灵珊先成为他的老婆。

    “你们都给我住口!”苏灵珊突然喊道,双眸中充斥着无尽怒火,“你们把我当什么了?商品么,货物么?有没有问过我的意见?难道没有法律吗?你们就可以无法无天!”

    此话一出,操哥一帮人以及徐彪,一个个都是捧腹大笑。

    “珊珊,操哥面前别胡说。”苏红盖呵斥女儿。

    苏灵珊摇摇头:“哦,我明白了,是你把我卖了。这什么世道,还有亲爹卖女儿的!”

    说到最后,苏灵珊不禁悲从中来。

    “珊珊,话不要说得那么难听,爸爸不也是没办法嘛!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爸爸愿意让他们砍手砍脚,可是人家不干啊!”

    “你倒是理由充足。”苏灵珊含泪反诘。

    “珊珊,不是爸爸说你,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可能没有男朋友,你这么漂亮,如果你的男朋友连一百万都不舍得给你掏,我看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

    “不要把你的价值观强加在我的头上。”苏灵珊吼。

    “原本,爸爸希望你从男朋友那里筹到钱,那样一来,也不会又今天的事,现在,爸爸觉得彪哥对你也是真爱,他家住城中村,一年房租十几万,过几年拆迁改造,你就是千万富婆了,爸爸这都是为了你好啊!”

    “住口!”苏灵珊哭着摇头,“你分明是为了你自己,你这辈子,从始至终,都是为了自己,你又何曾为身边的人考虑过哪怕一丝一毫,哪怕是血肉至亲!”

    苏红盖有那么一丝愣神,也有那么一丝愧疚,但很快就被操哥拨到了一旁。

    “废话少说吧,兄弟们都挺忙的。”操哥又是目光火热的看了苏灵珊许久,这才摇摇头,“女人也就这么回事,还是钱好啊。”

    无人吭声。

    操哥又冲着徐彪道:“彪子,你可考虑清楚了。”

    徐彪点头:“操哥,这笔钱我替珊珊还了。”

    “好啊,你写个欠条,跟你便宜老丈人一起画押,然后,就可以洞房了。”

    操哥觉得自己挺幽默,说完就放声大笑,不过很快发现马仔们都没笑,于是扭头冷冷看去。

    马仔们都是一愣,马上反应过来,一个个跟着笑起来。

    苏灵珊瞅准一个空当,爬起来就跑。

    然而,即便是平日里,也逃不出虎口,遑论现在。

    跑出两步,就疼得差点晕过去。

    坚持着又跑两步,徐彪从背后抱住她。

    “珊珊,别跑,我花了一百万,从今以后,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放开我。”苏灵珊竭力挣扎。

    “不放,啊——”

    “你敢咬我,婊喳!”

    徐彪扬起手。

    苏灵珊抱住头闭住眼,身子缩在一处。

    啪!

    耳边一声脆响,但却不痛,她慢慢张开眼,顿时热泪盈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