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二百一十五章 不是一条简单的看门狗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餐桌上除了林芷君、林晓萌,还有林伯。

    林伯原本是不愿意入席的,他一向以一个下人的身份自居。

    但是,林芷君一句话,他就坐下了。

    林芷君说:“爷爷不在家,您就是我们爷爷。”

    林中天离开的比较突然,甚至没有给一双孙女交代。

    林晓萌倒还罢了,林芷君就比较敏感,总觉得这一次的不辞而别意义重大,非同寻常。

    百合看着一桌子菜,却没法动,只能默默吞咽口水。甚急。

    “林爷爷,表哥的午饭,让人送了么?”林芷君问道。

    “大小姐,不用安排,他家来了一个仆人。”

    林伯话音方落,一个生着鹰钩鼻,穿着玄色长衫的老者缓缓而过,手里端着托盘,托盘里盛放着饭菜。

    “少爷的仆人姜华给大小姐、二小姐请安。”姜华冲着林家姐妹点了点头。

    “客气。”林芷君点头回礼。

    林晓萌也笑了笑。

    最后,姜华的目光落在了百合和杨根硕的脸上。

    杨根硕眯着眼睛同其对视,百合却皱了皱眉头。

    差不多三秒后,姜华收起那份似有若无的气势,“老奴去伺候少爷用饭,各位慢用。”

    说罢,如同一个普通的老人缓缓而去。

    “高手。”林伯忍不住说。

    百合和杨根硕纷纷点头。

    林芷君皱眉,林晓萌忍不住问:“何以见得?”

    林伯说道:“我能感受到一股威压。这种威压对于习武之人,尤为明显。”

    “原来是威压啊,我就说怎么突然感觉不舒服。”百合恍然道。

    这并非林伯关心的问题,他看着杨根硕道:“杨先生……”

    杨根硕一摆手打断林伯:“别这么叫,否则……我喊你爷爷?”

    “好吧,大牛。”林伯苦笑,“我想问的是,你有没有感受到那股压力?”

    “有。”杨根硕没有隐瞒。

    “如此说来,此人深不可测。”林伯忧心忡忡,“姜家并非普通的小门小户,虽然比不上八大家,但底蕴依然相当深厚。大牛啊,你踢断了人家长子嫡孙的腿,只怕人家不会轻易罢休。”

    “这是林家,岂容他一个下人造次。”林芷君含怒说道。

    杨根硕眼睛一亮,小丫头一家之主的魄力显现出来了!

    林伯摇头道:“明枪易躲暗箭更难防,明面上他不好做的太过分,就怕暗地里使坏呀!”

    “不用为我担心,要担心,就担心一下我肚皮吧,我真的饿坏了,跟百合一样,一直用口水充饥。”

    杨根硕这么一说,有些沉重的气氛顿时一空。

    只是,百合不忿的推了他一把。

    林芷君笑笑说:“开动吧,有什么事,都吃了饭再说。”

    杨根硕立刻给百合夹了菜,瞬间就在她面前的盘子里堆满了排骨、虾、螃蟹……

    “够了,够了。”百合一个劲儿小声说着,甚至用脚去踢杨根硕。

    虽然她很饿,虽然这些饭菜对她诱惑力很大,她也准备一一消灭它们,但是,面前的盘子被杨根硕堆成了小山,多难看,多难为情!

    人家主家都看着呢!还不把她当成饿死鬼投的胎?

    还好,盘子堆满了,杨根硕开始招呼自己。

    林家姐妹和林伯或许有心思,吃得较少。

    所以,大半的饭菜,都进了杨根硕和百合的肚皮。

    饭后,几人移步小坐,佣人奉上香茗。

    杨根硕葛优躺,一手端茶,一手剔牙,惬意的不行。

    “好饱,我坐不住。”百合站起来,来回走动。

    “来,捏捏。”杨根硕指了指自己的肩膀。

    百合脑门挂下几条黑线,还是走到了沙发背后,给杨根硕捏。

    不过,却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

    但是,杨根硕却是一脸舒爽,闭目陶醉。

    百合气得牙根痒痒的,心说这厮真是铜皮铁骨,自己都没法让他疼,于是,用力捏了几下,就作罢了。

    杨根硕眼睛一睁,嗖!吐出牙签。

    几乎同时,姜华偏着头,牙签在他指间颤动。

    这一幕太过突兀,没人发现姜华出现在客厅,更无法想象,一根牙签在杨根硕嘴里,变成了暗器。

    一时间厅中剑拔弩张,似有风雷。

    姜华面色冷峻,隐现怒气。

    杨根硕翘二郎腿,嬉皮笑脸。

    姜华深吸缓呼,僵硬的面容逐渐变得柔和,手指一撮,竹子牙签化为齑粉,他淡淡一笑,“想必这位就是杨先生吧,年纪轻轻,实力不凡,感谢厚赐。”

    “哦,想必,阁下就是姜家奴先生,久仰久仰,好说好说。”

    “你!”姜华眼睛一瞪,玄衫鼓动。良久,他气势一消,冷笑:“你也不过是林家花钱请来的一条看门狗,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不许你这么说大牛!”林晓萌第一个蹦出来,“你自己以奴仆自居,但不要以己度人,大牛是我男人,是这个家的家人。”

    “小萌……”林芷君摇摇头,却没有过多苛责,虽然是杨根硕挑事在先,但,她也不能接受姜华对杨根硕的定位。

    无论如何,他都不是一条简单的看门狗。

    “兄台真是好手段,这就登堂入室了。不知是入赘还是怎么的,不过呢,总之手段非凡,长江后浪推前浪。”

    “你这个人真的好讨厌!”林晓萌丝毫不给面子,“如果你再这样,我们家也不再欢迎你们,请你带着你家少爷滚蛋吧!”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姜华气得浑身颤抖,“到底都是孩子,一点礼貌、事理都不懂。”

    “姜先生,难道我也是孩子,我也不懂?”林伯冷着脸反问。

    “你家老爷不在,你这管家的,也应该多多帮衬大小姐,二小姐年幼无知,说出来的话狗屁不通。”

    “够了,姜华。”林芷君也气得不轻,“我的妹妹,我爷爷都不忍教训,普天之下,只有我一个有这个权力,你算什么……”

    按照林芷君此刻激动的情绪,“东西”两个字几乎是顺口就要出来,但是,最后一刻,还是咬在了嘴里。

    此时此刻,她可是代表着整个林家,整个中天实业,整个未来科技。

    她要注意形象。

    “大小姐教训的是。”姜华冷笑,“但是,请大小姐清楚一点,我家少爷来府上做客,并且准备为府上的安全略尽绵力,谁曾想,竟然被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伤了。”

    “因为事出有因,是姜玉郎他……”

    姜华一摆手,打断林晓萌:“之前,你的话便不可信,现在更是如此。”

    “为什么?”林晓萌问。

    “因为你说他是的你的男人,那么,在表哥和男人之间,你自然要偏向于男人的。”

    “姜华,你到底想说什么?”林芷君语气冰冷。

    “请恕冒犯,大小姐,我正在说。”姜华摇头晃脑,“原以为林老爷子能够创下这么大的家业,必定是个不凡之人,而且门风严谨,今日一见,不过尔尔。”

    “姜华,虽然你年纪不小,但我还是忍不住。”林晓萌瞪着他说。

    “什么?”姜华问道。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啦啦啦……”说完,林晓萌还给对方做了个鬼脸。

    姜华自然又是一阵七窍生烟。

    平复了半天情绪,姜华道:“大小姐,我们姜家长子嫡孙大少爷在你们府上受伤,而对方还只是一个保安……”

    “抱歉,纠正一下,是保安主管。”杨根硕插嘴。

    姜华怒喝:“丐帮帮主依然是个乞丐,同理,保安主管,依然是个保安。”

    “嗯,有道理,姜家奴继续。”杨根硕挑起大拇指。

    “哇呀呀!”姜华撸起袖子,做了几个深呼吸,这才续道:“我暂且不跟你一般见识,总之,你会吃不了兜着走的。”

    姜华怒气冲冲道:“大小姐,我只是向你陈述一个事实,那就是,我家大少爷在你府上受了伤,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我们是不会走的。”

    “嗬,还赖在这里了?”杨根硕摇摇头,“林伯,要不要关门打狗?”

    “你才是狗!”姜华感觉这小子一直在激怒自己,仔细一想,认为对方是有意为之,若是自己一时冲动,在大小姐面前动手,那就是授人以柄,想通之后,姜华越发觉得这小子坏,简直坏透了。

    既然想通了,姜华就拼命深呼吸,以此按下自己的火气,按说自己修炼了一辈子,养气功夫相当了得,怎么让这小子三两句撩拨,就无法克制了?

    姜华冷冷一笑:“臭小子,就容你再嚣张几日,等家族有了决断,哼哼……”

    “哼哼!”杨根硕耸肩冷笑,然后一拍大腿,“小君小萌,走,送你们上学去。”

    两姐妹先一步走了,林伯也离开了,杨根硕走在最后。

    两人依然用目光交锋。

    “姜家奴先生,请自便。”

    杨根硕摇摇手,缓缓离去。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姜华怒吼连连,抬起的手掌却始终不敢击出。

    想到自己的身份,就无比气馁。

    在林家,哪怕伤到一草一木,都会成为对方的口实。

    草木不能伤,人却可以。

    看着几人离去的方向,姜华冷笑:“小子,咱们骑驴看账本,走着瞧,很快,你就会后悔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