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二百一十四章 伤春悲秋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林晓萌点点头:“我同意了,但是,你还有一关要过。”

    “你说小君?”杨根硕问。

    “是啊,你别忘了,现如今家里是姐姐说了算。”林晓萌笑道。

    “我想,我可以攻克她。”

    “哦?说来听听。”

    “她显然已经默认我为安全主管,我想用什么人,自然有一定的自主权,你们可能不知道,她们两个可是有功夫的,而且相当不错,不弱于百合。”

    “干嘛提我?”百合不乐意道,“你是不是想让我帮你说句话,好吧好吧,她俩比我强,贡献比我大。”

    说完,百合自己先笑了。

    “大牛,凉子待的不耐烦了,我们可不可以现在就出院,今天就过去?”苍雪野姬一脸急切。

    “急什么。”杨根硕反对,“凉子再养一天,明天搬。”

    “哦。”苍雪野姬应了一声,有些不乐意。

    ……

    落霞西路派出所。

    萧米米托着腮帮子,看着窗外微微泛黄的梧桐叶,发呆。

    一坐就是一上午。

    老宋直摇头。

    “丫头,咋了,失恋了?”

    “才没有!”萧米米无精打采的回了一句,目光都没有挪动一下。

    “别否认了,我活了大半辈子,也是……”老宋心中一痛,摇摇头,“还能看不出?”

    “看出来什么呀,又是怎么看出来的?”萧米米终于将目光投在老搭档身上,这个亦师亦友能够给她安全感的好搭档。

    “伤春悲秋,典型的那啥状态。”老宋忍不住笑,言辞间有些闪烁。

    “那啥是什么?”萧米米眯起眼睛,眼缝里流露出危险的光芒。

    “怨妇。”老宋夷然不惧。

    “什么?”萧米米霍然起身,“老宋,你有没有搞错,让我变成怨妇的男人还没出现呢!”

    就在这时,外间一阵嘈杂。

    “伙计们好。”

    “王队,你怎么来了?”

    “王队,你过分啦,市局里那么多花花草草,居然还不放过我们所里唯一的一朵花。”

    “就是啊王队,你还让不让人活了!”

    “你们可以公平竞争啊,不过这一大束玫瑰花……成本不低哦,不是我们基层民警承担得起的。”

    萧米米已经知道是哪个瘟神来了,偏偏在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

    外面议论声小了之后,就有人敲门了。

    “米米,是我,我可以进来吗?”

    萧米米看了眼老宋,老宋在哪里吹着口哨,幸灾乐祸,她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进来可以,只谈公事。”萧米米说,“还有,把你手里的东西丢进就近的垃圾桶里。”

    此言一出,门内门外一阵静默。

    王凯脸上有些挂不住,一帮基层同志看着呢。

    刚刚自己还趾高气昂,这会儿却是骑虎难下。

    “米米,你别误会,没别的意思,这花很新鲜漂亮,卖花的还是个聋哑大婶,我顺路,不是专程买的,丢了怪可惜,放在你的桌上,可以让呆板的工作环境多点生气。”

    外间,几个民警一阵眼色交换,暗暗竖了个大拇指,无论如何,人家王队这话说的有水平。

    只是,萧米米下面一句回话,直接让众人笑喷。

    “多点生气?我现在就很生气。”

    噗!

    民警们都绷不住了,尤其是看到王凯蔫儿茄子一样的脸色,心怀大畅。

    同时,一个个也不得不感叹中华文化的丰富多样,同样两个字,不同的语气说出来,意义完全不同。作为中华民族的一份子,怎能不骄傲?

    这时,萧米米又说:“王队长,要是你没有带来上级什么指示,就请回吧,你也知道,我们基层民警很忙的,不像你们市局。”

    萧米米说完,外面却没人回应,她秀眉微蹙,等了好一会儿,打开门一看,王凯已经不见了,但一大束鲜艳欲滴的红玫瑰却躺在旁边的台子上,花瓣上还沾着水珠。

    “走了?”萧米米问,目光扫过大家。

    几个年轻一点的民警微微点头,还有一个忍不住说:“有点残忍。”

    萧米米深吸一口气,拿起玫瑰,找了个水瓶插起来,然后送到了报案大厅。

    对于自己的杰作,怎么看怎么满意。

    嗯,果然有生气多了。

    忙完这个,又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这次不发呆了,而是上网,刷微博,刷朋友圈。

    “王凯不错的,你对他真没意思?”老宋笑问。

    “一点没有,还有点烦。”萧米米头也不抬。

    “爱一个人是没错的,人家或许想着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萧米米抬起头,看着老宋。

    老宋说:“要是对人家无感,就早点挑明,你是皇帝女儿不愁嫁,免得耽误了人家。”

    噗嗤!

    萧米米笑开了,“老宋,瞧你夸张的,我怎么就能耽误人家了?还有,我是皇帝的女儿?我怎么就不知道?”

    老宋笑道:“据我所知,你爸很快就是市局一把手了,而且还会兼任副市长,到时候,你不成了咱们西京的公主了?”

    “副市长而已,比他大的官多了去了。”

    “问题是,比他大的领导都是儿子,有女儿也嫁了,就你一个待字闺中,而你爸,可是绝对的实权派。”

    “那又怎么样?”

    “很快,追求你的队伍会更加……更加质量化。”

    “嗯,怎么讲?”萧米米笑问。

    “不明白?”老宋笑了笑,“我说是质量化,不是数量化,或许很快,王凯也会失去追求你的勇气,选择靠边站。”

    “我懂了,别说了,无聊。”

    “呵呵。”老宋摇摇头,“我出去转转,你去不去。”

    “不去。”萧米米摇头,“最近太平静了,就连忘了钥匙丢了猫的案子都没了。”

    “你呀,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老宋无奈的数落,“那种抢银行的大案,一辈子遇上一次就够了,安定团结不好么,我们这些当警察的闲着,说明天下太平,老百姓都安居乐业啊!”

    萧米米竖起大拇指:“老宋,这话说的有水平。”

    “你呀!”老宋笑着摇头,整理一下警械,就出门了。

    一个人独处,萧米米回味着老宋的话。

    老爸更进一步,自己就成了副市长的女儿,到时候,王凯都要靠边站?权贵公子就会趋之若鹜?

    她怎么就那么不信?

    从小到大,自己的追求者就没少过好不好,跟老爸有个毛线关系。

    然而,从小到大没有一个男孩子曾经拨动过自己的心弦。

    突然,一个脸上挂着坏笑、五官清秀、身体单薄的家伙闯进了脑海。

    然后,关于两个人的点点滴滴就汹涌而来。

    第一次,无名小巷,自己失手为歹徒所擒,是他解围。

    第二次,金花酒店,自己被毒贩当成人质,冰冷的枪管顶着脑袋,自己绝望的时候,依然是他不顾危险的解救。

    后来死缠烂打拜师,别墅里变态修炼,女上男下,还耳鬓厮磨肌肤相亲……

    想到这里,萧米米心软软的,脸蛋有些发烫。

    然而,紧跟着想起那天从监狱回来车上的情景,萧米米就一点感觉都没了,只剩下生气。

    那家伙居然一直把自己当成女汉子,还将两个的关系说成了好基友。

    不过,转念一下,那就是个半大孩子,屁都不懂,跟他计较什么?

    萧米米打定主意,只要他来道歉,自己就原谅他。

    否则……

    脑袋自顾自转动,想着很多,眼睛却漫无目的的看着手机和电脑。

    突然,一则新闻映入眼帘,也让她接触到一个新词——顶族。

    词汇很陌生,但是意思很熟悉。

    记者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消息,言之凿凿。

    这些猥琐男活动在拥挤的公车上、地铁上,用男性特征去顶触前面的妙龄女子臀部。

    出于种种原因,有些女子默默承受,有些选择躲避,有些则是奋起反击直斥其非。

    记者指出,这些猥琐男已经不是一个个体,竟然形成了一个群体。

    他们还有组织,有人建了收费群,群里彼此称呼对方为“顶爷”,见面招呼用语“今天,你顶了么”?他们还会拍下视频,在群内交流分享心得,总结经验教训,为了下一次更好地顶。

    看到这则新闻,萧米米冷冷一笑,最近所里太闲,她决定给自己找点事做。

    ……

    离开医院后,几个人回到别墅,就到了午饭时分。

    林伯招呼大家伙吃饭。

    杨根硕也不客气,拉着百合坐在了自己旁边。

    百合一看饭菜如此丰盛,不由食指大动,刚要下爪,就让杨根硕拍了回去。

    百合看了看大家都没动,仿佛想到了什么,冲着杨根硕露出一抹歉意的笑。

    杨根硕咬着她的耳朵说:“你是蛊族大长老的女儿,地位尊贵,注意你的一言一行啊,你的形象就是蛊族的形象。”

    越听杨根硕的话,百合越觉得自己的行为性质恶劣,不可原谅。

    “人家饿了嘛!你摸摸。”说着,就拉着杨根硕的手盖在了她的小肚子上。

    百合发誓,自己没想那么多。

    杨根硕也没想到,这丫头这么大胆,这么不顾场合。

    手掌隔着单薄的衣衫,按在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上。

    两人身子都是一震。

    百合更加慌乱,低下头,脸红热血。

    杨根硕拿开手,看着两张黑黝黝的俏脸,笑笑道:“你们别介意啊,百合就是山上下来的猴子,嗯……不懂规矩,嘶……但真是饿了,我以后加强管教。”

    终于,百合将小脚收了回去,杨根硕的脚趾头依然有些隐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