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一百九十五章 孩子是老王的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王刑天闭上了眼睛,脸上一会儿微笑一会儿痛苦,开始讲述他那段缠着这甜蜜、心酸的爱情故事。

    “那是二十年前……”

    王刑天声音低沉,面露缅怀,打开了话匣子。

    二十年前,王刑天风华正茂,意气风发,四处游历,去到南疆边陲,见到了一个无比美丽的女子——云绛。

    云绛虽有丈夫,但是,丈夫沉迷修炼,根本不管她,备受冷落的她,遇到了一见钟情的他。

    于是,他们相爱了

    云绛的丈夫一直不回来,他们两人过上了名副其实的夫妻生活,很幸福,很快就有了爱情的结晶。

    王刑天和云绛共同生活了一年,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云绛月份见长,行动不便了,王刑天就承担起了一切。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云绛给他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女婴天生异相,脚踩七星,肩背火凤。

    他们都觉得自己的女儿将来贵不可言。

    就在他们欢天喜地,迎接宝贝女儿降临的时候,云绛的丈夫回来了。

    那个男人叫呀买噶,他擅长用蛊,在蛊族地位崇高。

    呀买噶自然不能接受这一切,他要杀死王刑天。

    两人男人战斗,不分胜负,但是,蛊族人都站在呀买噶那边,王刑天终究不敌被擒。”

    呀买噶命人将王刑天打入地牢。

    呀买噶对王刑天讲,云绛虽不是蛊族女子,却是他的最爱,他对王刑天恨之入骨,要让我承受万蛊噬心之苦,最后挫骨扬灰。

    听了这话,王刑天回敬,他走遍九州,云绛也是他唯一动心的女子,他们是两厢情愿,他们才是真爱,并说呀买噶只是无情的占有,根本不懂爱,说云绛也从来没有爱过呀买噶。

    呀买噶疯狂了,他用毒蛇蝎子蜈蚣这些毒虫噬咬王刑天,王刑天夷然不惧,笑着说人生苦短,能够轰轰烈烈爱上一次,死不足惜。

    原本,呀买噶决定三日之后行刑,但是,王刑天触怒了他,于是,他决定当晚执行,让王刑天承受无尽痛苦,然后死去。

    王刑天被绑在祭坛的一根石柱上。

    他们百般责难于王刑天,却不曾对云绛如何,云绛抱着孩子,站在人群中看着他。

    “那一夜,我刻骨铭心。”王刑天摇头,“星月俱无,苍穹如墨,蛊族人全都举着火把,星星点点。”

    “我当众接受严惩,各种毒蛇猛兽,轮番上阵。”说到这里,王刑天刺啦一声,撕开了衣服,露出浑身伤疤,“但是我没事,我死不了,我自小就泡在毒里,毒虫毒草当饭吃,这点实在不够看。”

    “不过我有装死。”王刑天露出惨笑,“看我奄奄一息,呀买噶激动地说我咎由自取,但云绛崩溃了,她抱着孩子,来到了我的面前。”

    “那一刻,天地全部安静下来,整个世界,只有我们一家三口。”

    “云绛捧起我的脸,问我后悔吗?我摇头,大声喊着‘无悔’,她笑了,笑得那么美,笑得那么惨。”

    “然后面对众人,解开了孩子的襁褓,说,我们的女儿脚踩七星,背负凤凰,是大富大贵之相。蛊族人很震惊。”

    “云绛又对呀买噶说,自己有错,愿意接受惩罚,哪怕以死谢罪,但孩子是无辜的,而且命格奇特,能够给蛊族带来好运,不能戕害。”

    “呀买噶说只要惩罚了我,还可以接受云绛,既往不咎,他说对云绛也是真爱。”

    “云绛笑了,对呀买噶说,若是他伤害女儿,云绛三生七世,化为厉鬼,也不会放过他。”

    “这是最毒最毒的诅咒了,云绛为了我们的孩子,她发下了毒誓毒咒。呀买噶妥协了。云绛将孩子交到了蛊神手中,然后来到了我的面前。”

    “她深深的看了孩子一眼,闭上眼睛,泪水随风而逝,然后,她又睁开了眼睛,抬手摸着我的脸,用她的脸蹭着我的脸。”

    “她叫我爱郎,她说无悔,她只恨相识太晚,缘分太浅。”

    “最后,带着我,跳下了祭坛。啊!”

    讲到这里,王刑天捂着脸,大叫一声,泪水从指缝中流出来。

    百合捂住了嘴,也是泪流满面。

    “跳下了祭坛?”杨根硕有些不解。

    百合摇摇头:“祭坛下,便是万丈深渊,下面埋葬了无数罪人的枯骨。”

    “原来如此。”

    王刑天闭着眼睛嚎啕大哭:“我三日之后方才醒来发现自己竟然挂在了一棵歪脖子树上,而云绛她……”

    “她怎么样?”百合急切的问道。

    “早已粉身碎骨,魂归九幽。”

    “为什么?”百合哭喊。

    “为什么?”王刑天哭喊。

    “为什么死的不是你!”百合厉声质问。

    “为什么死的不是我?”王刑天顿足捶胸。

    故事到这里基本结束了,杨根硕默然,在心里捋了捋。

    王刑天说他风流倜傥,四处游历。

    那是老王往自己脸上贴金。

    就好像那个喜欢微服私访的皇帝,那个喜欢下江南皇帝,一路考察官员、体察民情的同时,更多精力用来寻访民间美女,然后诗词歌赋风花雪月。

    杨根硕翻译一下,那就是王刑天年少轻狂,到处泡妞呗。

    而且还是勾搭那种孤独寂寞冷的人|妻,真不是好东西。

    人家丈夫常年不在,老婆成了留守妇女,他王刑天提供了身心慰藉,但他居然跟人家过上了夫妻生活,还导致对方珠胎暗结?

    杨根硕就想问一句,人家的自留地,你王刑天怎么能耕的一点儿不见外?

    还有那个什么祭坛的石柱,就是把王刑天绑在上面的,杨根硕觉得,那就应该叫做耻辱柱。

    王刑天讲述的时候,杨根硕忍住没打岔,不过,在王刑天讲到几个细节的时候,百合的变化是十分明显的。

    一个是呀买噶的名字,一个就是所谓的“脚踏七星、肩背火凤”,一个就是祭坛。

    如此看来,不管老王的故事又多少可信度,但有一点杨根硕相信,八|九不离十。

    那就是,百合真不是呀买噶的亲骨肉,而是隔壁,哦不,是面前这个老王的。

    事情理清了,杨根硕沉默着,看着百合的反应。

    是激动的相认,还是激烈的抗拒?

    百合的反应,超出了杨根硕的想象。

    她只是摇头嗤笑,同时抹了一把眼泪:“不错,真是个凄美的故事。”

    “啊?”王刑天、杨根硕,一老一少两个男人都愣了。

    百合刚才哭哭啼啼,分明已经信了,分明感同身受,她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孩子,你还是不信?”王刑天急了。

    两人长得挺像,血液相容,自己又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这孩子怎么还不信?

    杨根硕却认为百合现如今的态度也很正常。

    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的阿爹对她也很好,突然又冒出一个阿爹,还居然是亲的,之前朝夕相处十几年的那位,却成了养的。

    而且,在亲爹口中,养父简直是拆散人家家庭、逼死母亲、导致骨肉分离、十恶不赦之人。

    这让百合一下子如何接受。

    但是,百合提出的问题,却让杨根硕眼睛一亮。

    “王刑天,据我所知,只要在杯子里加点石灰,任何人的血液都能够融合。”

    听了百合的话,杨根硕倒抽一口气,瞪大眼睛看着她。

    他的表情有震惊,也有欣赏,但,却让百合会错了意。

    百合冷冷看过来:“杨根硕,没想到你跟他居然是一伙的,你居心何在!”

    “我……”

    杨根硕刚要辩解,百合打断了他,然后冲王刑天说道:“你是五毒的师父,关于我脚踏七星背负火凤,这在蛊族根本不是秘密,所以,你也不要拿这个说事。”

    “孩子……”

    百合又打断了王刑天,继续说道:“你费尽心机,想要将我认作女儿,你的居心何在?”

    王刑天苦笑:“孩子,难道这根骨笛……”

    “如果我猜得不错,你一定通过五毒的描述,然后仿制了一根。”

    王刑天一拍脑门,彻底无语了。

    杨根硕摇摇头:“百合,我能不能说两句?”

    “如果你让我跟他相认,那就不用开口了。”百合神情冰冷,似乎在她眼中,杨根硕这个帮凶更加可恶。

    杨根硕苦笑道:“百合,如果真的像你说的,我们是一丘之貉,我们糊弄你,但是动机是什么,目的又何在?”

    百合不说话。

    杨根硕却没有停下:“是不是你会养蛊?是不是你长得漂亮?又或者,我们要利用你对付你的阿爹,对付整个蛊族?”

    “都有可能。”百合梗着脖子说,“尤其是最后一条,我直接怀疑,王刑天的故事是假,但跟我们蛊族有仇是真。”

    王刑天苦笑不止。

    杨根硕也是摇摇头:“百合,这样吧,咱们暂且不论你和前辈的关系,先让前辈将他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以及怎样在千钧一发之际,阻止了我们那啥,以至于我们遗憾的没有获得夫妻之实……”

    “你……你闭嘴。”百合羞怒喝止。

    杨根硕笑笑道:“前辈,请讲吧。”

    王刑天点点头,热切的目光投注在百合身上。

    “白天的时候,我见到百合,就发现她云绛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我就留了心,后来问了五毒,我更加怀疑,怀疑是我和云绛的孩子。”

    百合冷哼一声,撇过脸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