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一百六十七章 束手就擒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精彩无弹窗免费!

    晨曦初吐。

    一柄钢刀一柄木刀,战在了一处。

    苍雪野姬立刻扶着宫本凉子出来。

    而一些受伤不重的学徒,也不愿意错过这场难得一见的旷世决斗。

    不过,这次大家都学聪明了,不会走的太近。

    宫本菊腚全力施展,刀罡威力惊人,居然在远处的砖头墙壁上留下一道道痕迹。

    这要是落在人身上,少不了皮开肉绽。

    宫本菊腚大开大合,杨根硕不断游走,一时间,却是难以分出胜负。

    “宫本菊腚,你不要脸!”苍雪野姬突然说道。

    “什么!”宫本菊腚打斗过程中,也不可能听不到这话,毕竟这会儿,是他压着杨根硕打。

    “我说你不要脸!”苍雪野姬重复道,然后朝宫本凉子,“凉子,你说说,我为什么说他不要脸?”

    宫本凉子自然是明白苍雪野姬的用意的,于是大声说道:“宫本菊腚,你在获得医学诺奖之前,就是成名已久的剑道高手,而杨根硕年纪轻轻,却没有什么名气,你一个前辈,手持妖刀利刃,对战一个拿着木刀的无名小辈,这算什么?”

    “吃里扒外!”宫本菊腚吼道。

    “不是不是,不是吃里扒外。”宫本凉子东拉西扯,然后问苍雪野姬,“野姬,你说,这叫什么来着?”

    “没脸没皮,卑鄙无耻下流龌龊无下限,简直丢尽一个武者的颜面。”

    “哇呀呀,住口!”

    两个女人一唱一和,极尽挖苦之能事,宫本菊腚气得哇哇大叫,刀势却是丝毫不见凌乱,反而越来越密。

    杨根硕瞳孔微缩,这个宫本菊腚的确有两下子。

    到底是博采众长,原本就是成名剑客,后来又拜入鬼谷门派,他的刀法之中,明显有着八卦刀的影子。

    “既然是维护你们民族的尊严,有本事,不要使用我们祖宗创出的招式。”

    杨根硕险之又险的避过一刀,抽空说道。

    “武学是没有国界的!”宫本菊腚冷笑:“杨根硕,这一次,你的鬼主意没法得逞,难道你忘了,我们是如何结怨的吗?正是因为你,因为你废了我二师弟,又击败了三师弟,令我师门蒙羞,我正是奉了师父之命,向你讨还公道的。”

    “那好吧,我只能让你们的师门再一次蒙羞。”

    “我等着。”

    “让你见识一下正统的八卦刀法。”

    说罢,杨根硕将木刀一分为二,顿时就成了双刀。

    宫本菊腚面色一变,杨根硕已然发动了攻击。

    一双木刀势若奔雷。

    宫本菊腚自认为手持钢刀,便迎了上去。

    他没看错,一柄木刀碰到他的妖刀上,立刻就断成数节。

    但是,紧跟着,他的肩膀就是一痛。

    而另一把木刀根本没有打到他。

    眼见杨根硕再次挥刀击出。

    宫本菊腚面色大变,慌忙闪避。

    果不其然,他刚刚移步,地面上就出现一道划痕,一道一道,紧追不舍。

    终于,在地面上多出八道划痕之后,两人停了下来。

    杨根硕额头见汗。

    宫本菊腚气喘吁吁。

    “你竟然也掌握了刀罡?”

    “抱歉,我这叫做剑气。”

    “有何不同。”

    “你不懂。”

    “接招。”

    宫本菊腚有他自己的骄傲,武学和医学都是登峰造极,不是自认为,而是世俗公认。

    可是,今晚被杨根硕一个劲儿鄙视,埋汰,他实在是无法忍受了。

    宫本菊腚尽展所学,妖刀村正大开大合,绵绵不绝。

    杨根硕也是不断避让,反击。

    一时间,这一方天地是刀罡剑气纵横,风雷阵阵。

    观众们是一退再退,生怕殃及池鱼。

    两人又经过了一炷香的功夫,再次中场休息。

    这会儿,杨根硕衣衫破了,多出不少伤口。

    宫本菊腚更加狼狈,眼角带伤,和服敞开,露出一把黑黢黢的胸毛,一片白花花鼓囊囊的肚皮。

    白色的棉袜也被鲜血浸透,不知道是脚受伤了,还是身上的血?

    “看招,我要跟你一决生死。”

    宫本菊腚身法提到极致,一个飞扑,变换了三个方位。

    给人一种错觉,仿佛发生了瞬移。

    但杨根硕纹丝不动,双手握着木刀,心平气和。

    三记刀罡分别击落在他的左腿、右肩和屁股上,布料破碎,鲜血飞溅。

    苍雪野姬、宫本凉子大叫。

    但杨根硕不为所动,仿佛受伤的不是自己。

    他只是全神贯注,锁定敌人,木刀仿佛有千钧之重,极其缓慢的一刀击出。

    宫本菊腚横刀封挡。

    一股磅礴的力量从一点爆发。

    宫本菊腚抵抗不住,妖刀村正砸在了他的胸口。

    这还没完。

    杨根硕手中木刀坚逾金铁,抵在村正刀身中央,推着宫本菊腚向后急退。

    这一幕出现的极其突兀。

    之前看宫本菊腚身法灵活,而杨根硕多处受伤,所有人都以为战局已定。

    杨根硕输定了。

    没想到,杨根硕居然还能反败为胜。

    没错,这一刻,每个人都能看出,杨根硕已经占领了绝对上风。

    但是,他们想不通,一柄木刀,如何能承受这么大的压力,还没有损毁?

    想不通归想不通,杨根硕健步如飞,宫本菊腚退得也快。

    不过,终于到了退无可退的时候。

    轰!

    宫本菊腚的后背砸在一面墙上。

    然后,妖刀村正再次砸在他的胸口。

    杨根硕手中木刀前伸,直刺。

    嘎嘣。

    一声脆响,妖刀村正断了。

    这一声如同丧钟,宫本菊腚面色如霜。

    紧跟着胸口受到一击,身子一滑,跌坐在地。

    战局至此结束。

    杨根硕长出一口气,松手,木刀直接化为木屑,纷落如雨。

    “大牛!”苍雪野姬激动的喊了一声,扶着宫本凉子快步走向杨根硕。

    “杨根硕,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宫本菊腚靠在墙角,无法动弹,更使他绝望的是,有着来自骨子里的无力感,比普通人还不如。

    难道被杨根硕废了。

    “我本应该废了你的丹田,不过,我并没有那么做,我只是封住了你的膻中穴,这也是人体大穴,我的手法特殊,所以……”

    “杨根硕,放了大人,否则,否则我……我毁她容。”

    “大牛,救命!”

    杨根硕虎躯一震,猛然回头,看到犬养胜男手里挟持的人,竟然是艾悠悠。

    “悠悠,你怎么……”杨根硕一阵头大。

    “大牛,我看你鬼鬼祟祟离开家,我好奇就跟了过来,没想到就落入了他们手中。”艾悠悠红着眼圈,“大牛,我不要被毁容,我宁愿死。”

    “悠悠别怕。”杨根硕苦笑摇头,盯着中分头汉奸,“犬养胜男,给你一个机会,放了悠悠,我可以对你既往不咎,现在,就算宫本菊腚也保不了你。”

    “犬养君,哦不,胜男,做得好,干得漂亮。”宫本菊腚用尽力气喊道,“不要相信他,很显然,这个女人对他很重要,只要你控制住这个女人,他就不敢轻举妄动。”

    “大人,我明白。”

    “胜男,干得好,这件事之后,我亲自为你办理入籍手续,很快,你就会成为我红日国的光荣公民。”

    “感谢大人。”

    “冥顽不灵,认贼作父,数典忘祖。”

    “你住口,你不要吓我,我手一抖,你女人的小脸就会多一道伤疤。”

    “大牛,大牛对不起。”艾悠悠哭道,“我不该好奇,不该跟过来。”

    “现在说这些已经晚了。”杨根硕皱眉,看向宫本菊腚道:“宫本,说吧,要我怎么做,才肯放了悠悠。”

    “第一,帮我解穴;第二,让我绑住你……”

    “大牛不可以!”艾悠悠不等对方说完,就大声喊道。

    “我答应你。”杨根硕说。

    说罢,径自上前,在宫本菊腚胸毛上一阵揉按。

    不多时,宫本菊腚放出一连串的连环空心屁,简直堪比毒气弹。

    杨根硕立刻退避三舍。

    但,宫本菊腚却是站起身来,哈哈大笑:“杨根硕,你终究还是斗不过我的。”

    说话间,轻而易举的找到了绳索。

    杨根硕站在那里不动,只是看了他一眼,就将目光放在艾悠悠脸上。

    “大牛,对不起,不要,不要管我!”

    “住嘴,不要说话,不要挣扎。”犬养胜男不住恐吓。

    杨根硕笑笑:“悠悠别担心,我没事,不哭。”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艾悠悠眼泪就决堤了。

    而杨根硕这一刻的笑容,那么温暖和阳光,彻底的攥住了另外两个女人的心。

    “配合点啊。”宫本菊腚志得意满,虽然几经波折,总算将这厮拿下了,道路很曲折,结果还算不错。

    这一次,终于可以给师门一个交代。

    杨根硕很配合,背负双手。

    “叔叔,住手。”宫本凉子突然开口。

    “嗯?”宫本菊腚暂停下,看着宫本凉子。

    “我愿意接受家法的惩罚,请你放了杨根硕。”

    “住口,作为你的叔叔,我只有感到耻辱,你的罪责,是理所应当的,居然还拿来讲条件,真是笑话!”

    “宫本菊腚,如果加上我呢!只要你放了杨根硕,我立刻回国,以后,我爷爷会对你鼎力相助。”

    “这份分量有那么一点,但是,没用了。”宫本菊腚摇摇头,“他是我师门的罪人,同时是我们民族的罪人,他必须接受惩罚。”

    “嗬,宫本菊腚,你言重了吧,我怎么就成了你们民族的罪人了呢?我不过是说了几句而已,不是言论自由么?”

    “因为你毁了圣物——妖刀村正。”

    “原来如此,我说过,我可以给你一打。”

    “住口!”宫本菊腚叫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