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一百六十六章 大战虹口道场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精彩无弹窗免费!

    猛然扭头,咬牙切齿:“一帮大男人,对方两个娇滴滴的女孩子,技不如人也就罢了,居然用这种不要脸的无赖打法,简直不配做男人。”

    “哇呀呀!”一名学徒挥刀扑来,“废话少说,我们只求结果,不看过程。”

    说罢,一刀劈向杨根硕的头顶。

    “哇喔!”杨根硕一声怪叫,右腿斜刺着踢了出去。

    啪!

    噗!

    木刀断折,学徒后跌。

    这厮向后倒跌的过程中,嘴巴张开,发生了井喷。

    杨根硕离的较远,自己人躲过一劫。

    但他的那些小伙伴就遭殃了,称得上雨露均沾。

    有人甚至当场跟着吐了。

    宫本菊腚一看形势不妙,于是加大了筹码。

    “上啊,不要停,三个一组,五个一组。”宫本菊腚直接拿出一沓美金,“谁打他一拳,我出一千,谁给他一脚,我还是一千,谁要是能打倒他,我出一万。”

    或许觉得分量还差点,他补充:“奖金、带薪假两者兼得,利益总是留给敢打敢拼的人的,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勇气。”

    “我们有。”

    一批人同时吼叫,然后挥舞着木刀,冲向杨根硕。

    “哦嗬——”杨根硕又是一声怪叫,出腿如风,身影在人群中来回穿梭,嘴里喊道:“我踢踢踢……”

    那些学徒没有一合之将,只见他们一个个身不由己抛飞出来,在地上翻滚呻吟,却是失去了战力。

    剩下二十几个人被杨根硕的武力吓到了,奖金和带薪假虽然诱惑力不小,但若是明知得不到,却还要上前,白白受一顿拳脚,似乎就不划算了。

    他们围成一圈,将杨根硕三人包在其中。

    宫本凉子腿上伤势未愈,站立都困难,之前又是一番剧烈运动,伤口一一崩裂开来。

    杨根硕独自战斗的之后,苍雪野姬就担负起搀扶宫本凉子的重任。

    这会儿,战斗暂停,三人被包围起来,苍雪野姬自然搀扶着宫本凉子,移动到杨根硕旁边。

    看到对方这副阵仗,杨根硕笑了。

    若是对方稍微动动脑筋,比如说声东击西,拖住自己,然后控制住两个女人,令自己投鼠忌器,战局就会发生逆转。

    但是到了如今,对方人员越来越少,战力越来越弱,杨根硕已经不担忧了。

    就在这时,杨根硕发现,一直装死的那个汉奸爬了起来,在宫本菊腚耳边说了两句什么,然后退出了道场。

    杨根硕稍稍皱眉,心想,或许对方还有什么武器或者杀手锏什么的。

    无论人员,先解决眼前再说。

    “上来,没胆了吗?”杨根硕勾勾手。

    这些人却很谨慎,杨根硕进,他们便退,反之亦然。

    这是一种消耗,他们认为,人多,就能消耗的慢一点。

    企图用这种方式,耗死杨根硕。

    “我……踏踏踏……”杨根硕大叫一声,身子绕着包围圈飞奔起来。

    不过,每一个落点,都是对方其中一员的一只脚。

    待杨根硕回到原地,揽住两个女人。

    二十几人才不约而同的发出惨叫,同时,几乎做出相同的动作,就是双手抱脚。

    宫本菊腚原本想说这些学徒矫情,但是一看之下,他的脚都感觉疼。

    学徒们原本都穿着木屐,进入道场,只穿棉袜。

    而杨根硕脚上却是硬底皮鞋。

    就算杨根硕是个普通人,谁被踩上一脚,都受不了。何况,他身上还有功夫。

    这不,不少人白色的棉袜已经渗出鲜血,可见杨根硕下脚之狠。

    转眼之间,宫本菊腚已经没人可用,好像成了光杆司令。

    可是,始作俑者,竟然还左拥右抱。

    宫本菊腚气得浑身发抖,“杨根硕,我来领教。”

    宫本菊腚同样穿着白色棉袜,但是,他大步走到了墙边,那里竟然供奉着一把刀。

    他拔出刀来,只见刀刃如同秋水,寒光闪闪。

    “喂,宫本菊腚,你要不要脸,居然动真刀。”杨根硕骂道。

    “只要能拿下你,脸可以不要。”

    “靠!”

    “杨根硕,若是你能死在这柄刀之下,也不枉了。”

    “嗬,怎么讲,这把刀还有来历?”

    “叔叔,不可以!”宫本凉子喊起来。

    “住口,如果我没记错,你说过,最后一次叫我叔叔的。”

    “宫本菊腚!”苍雪野姬冷冷道:“妖刀村正乃是圣物,你怎么可以轻易使用?”

    “正因为它是圣物,所以,我才用来捍卫家族和民族的尊严。”

    “大牛小心,这柄刀之所谓称之为妖刀,不但锋利异常,吹毛断发,据说还带有某种诅咒。”苍雪野姬一脸严肃的说道。

    杨根硕淡淡一笑:“不就是一把刀么?锋利我相信,诅咒,我命硬阳气足,邪门歪道都躲着我呢!”

    “大言不惭,一旦,你被妖刀杀死,你的灵魂,将会永远禁锢在这把刀中。”

    “吓唬小孩呢!”杨根硕嗤笑,“我都不信有什么灵魂?亏你还是医学诺奖得主,竟然还信奉鬼神,你一定是个假医生。”

    “住口!”

    “是你住口。”杨根硕冷笑:“就算你说的诅咒是真的,那也要等你用它杀了我,你有这个能耐吗?你能吗?或许,是我用他杀了你了,然后,你的灵魂被禁锢其中,永世煎熬。”

    杨根硕只是说着玩玩,打打嘴仗,却发现宫本菊腚听了他的话,身子不由自主一个哆嗦。

    嗨,他居然吓到了,这胆子也太小了吧!

    杨根硕有些忍俊不禁:“宫本菊腚,你呀,就是个没胆的货。”

    “放屁!”

    “你才放屁,一把刀而已,你居然当成圣物。”杨根硕摇摇头,“那我问你,村正什么意思,为什么就成了妖刀,这刀,难道只有一把?”

    杨根硕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但宫本菊腚却是一个答不上来。

    苍雪野姬、宫本凉子也都诧异的看着杨根硕,她们都听过妖刀村正的凶名,却完全没有去探究过它的来历。

    就好像“谈虎色变”,谁还问是什么东北虎、华南虎、美洲虎,又或者是孟加拉虎呢?

    所以,杨根硕的话勾起了他们的兴趣,甚至还包括倒地不起的那些学徒。

    杨根硕清了清嗓子说:“瞧瞧,瞧瞧,你们这些不学无术的东西……”

    说到这里停了下来,马上冲着二女哈哈道:“你们除外啊,女子无才便是德。”

    二女同时横了他一眼。

    杨根硕一个哆嗦,接着说道:“鄙人就给你们普及一下,这个村正呢,他是个打铁的。”

    “放屁,那叫铸剑师,是个伟大的铸剑师。”宫本菊腚纠正。

    “哦对,是铁匠,会打剑。”

    这次,宫本菊腚没有反驳。

    杨根硕续道:“那时候,你们国家战乱频发,需要大量武器,然后呢,村正打出来的刀剑就供给一方军队,这个村正出品,必属精品,在战场上所向披靡。”

    “可是后来呢,夺取政权的,却不是村正支持的军队,如此一来,村正完蛋了,村正的刀剑也被大量销毁。”

    “但是呢?刀剑原本是没有正邪之分的呀,关键是看使用它们的人。所以,为了堵住悠悠众口,当权者将其定成了妖刀。”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夺取政权的人,他的诸多家属和亲信,的的确确死于村正刀下,所以,这种品牌对他而言,的确是一种梦魇。”

    “村正牌刀剑以政府名义,被大量销毁,你想啊,物以稀为贵,有人觉得奇货可居,就开始冒着风险收藏囤积。”

    “或许是以讹传讹,或许就是这些商人想要卖出一个好价钱,也给这种品牌增加了一些神秘色彩,所以,你们这些子孙后代,还真的信以为真了。”

    “住口,信口雌黄,我们国家的事,你怎么可能比我们更清楚,都是胡说八道。”

    “胡说八道?”杨根硕冷冷一笑,“村正刀盛产于江户时代,现在已经非常罕见,只有大家族和一些收藏家手里有货,可谓有价无市。”

    “……”宫本菊腚一阵无语。

    宫本凉子、苍雪野姬都是对他惊为天人。

    杨根硕又是一笑:“你当宝贝,我却当成烧火棍,你要不,我送你一打。”

    “一派胡言,看刀。”宫本菊腚再也无法保持淡定,双手执刀,腾身而起,一招力劈华山。

    杨根硕脸色一变,将宫本凉子往苍雪野姬怀里一送,身形一动,脚尖一挑,一柄木刀翻腾起来。

    他探手抓住,后发先至,顶在了妖刀的刀把处。

    那就像一个支点,宫本菊腚无从着力,这一招,就这样被化解了。

    宫本菊腚大叫一声,向后飞跃的同时,村正刀在其手中划出一道弧线。

    杨根硕面色大变,顿时走出一个玄妙的轨迹,并且将两个丫头推倒,即便如此,木刀还是被斩断了好几截。

    几个受到波及的学徒,一个个皮开肉绽,痛苦哀嚎。

    “刀罡。”杨根硕一脸凝重。

    “见识不错。”宫本菊腚也变得心平气和,同杨根硕相对而立。

    “既然这么有本事,为什么不早用?”

    “压轴,当然要有些分量。”

    “我看你是没自信吧,所以,让你的手下当炮灰,多少消耗我一点。”

    “是又如何,我只看结果,不求过程。”

    “出去打,地方够敞亮,也不会波及无辜。”

    “走。”

    两人同时冲了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