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一百六十四章 有力证明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精彩无弹窗免费!

    “爱情是没有国界的,野姬追求自己的爱情,怎么能说是不知廉耻,自甘堕落?”杨根硕质问宫本菊腚。

    “一派胡言,都是一派胡言,任你说的天花乱坠,我也不会相信的,除非,你能拿出更加强有力的证据。”

    此言一出,苍雪野姬、宫本凉子都是娇躯一震。

    而这一幕恰恰让宫本菊腚看到了。

    于是,他志得意满的笑了。

    “拿不出证据是吧,都是胡言乱语骗人的是吧,那就留下吧!”

    “宫本菊腚,是你逼我的。”杨根硕咬牙切齿,身子微微颤抖,像是被气得不轻,“野姬、凉子,为了让这个变态死心塌地,看来,得委屈你们一下。”

    苍雪野姬、宫本凉子面带疑惑,一时间不明白杨根硕的意思。

    “唔……”

    杨根硕突然俯下头,吻住怀中宫本凉子的小嘴。

    宫本凉子如遭电击,美眸瞬间瞪大到了极限,浑身紧绷,牙关紧咬,本能就要就推开杨根硕。

    但是,一想到杨根硕的用意,只得放弃。

    杨根硕嘴角勾起一个弧度,舌头锲而不舍,叩击宫本凉子的牙关。

    没多久,宫本凉子就头昏脑涨,浑身无力,终于半推半就接纳了杨根硕。

    自我安慰道:都是演戏,别当真。

    然而,当两个人的舌头碰撞在一起、纠缠在一处的时候,宫本凉子只觉得脑袋轰然炸响。

    那种感觉,就像核弹爆炸。

    她彻底无法思考,那种莫可名状的滋味,绝非苍雪野姬能够给她带来的。

    很快,她一双玉臂缠住了杨根硕的脖颈,沉沦在这种从没有过的快慰之中。

    杨根硕虽然也有些乐此不彼,但是,明显感觉到,宫本凉子比他还过分,好几次,他想要结束,都被宫本凉子手臂拉回来,嘴巴更是坚决不放松。

    舌头有点麻,嘴唇有点痛,凉子入戏太深。

    苍雪野姬目瞪口呆,眼眶微红,一颗心仿佛浸泡在冰冷的醋酸中。

    这一刻,她也说不清自己的为什么那么酸楚,那么难过。

    是因为大牛吻了凉子,还是凉子被大牛吻了。

    苍雪野姬吸着鼻子,抹着眼角,不忍目睹。

    “住手,哦不,住嘴!”宫本菊腚上蹿下跳,“杨根硕,你,你不光侮辱我的师门,还侮辱了我们整个家族,我,我跟你誓不两立。”

    杨根硕终于将嘴拔出来,一抹口水,居然还有血。

    “凉子你太狠了,都被你弄出血了。”

    低头一看,怀里的宫本凉子同之前那个冰冷的杀手判若两人,此刻,她一双明眸蕴藏着两江春水,春水荡漾春意盎然。

    杨根硕终于相信了一句名言:没有什么事儿,不是一炮解决不了的,如果一炮不行,再来一炮。

    这不,一个法式湿|吻,原本对男人不感兴趣的宫本凉子,已经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如果再找个地方,大战三百回合,她还不死心塌地?

    一看周围虎视眈眈的道场学徒,杨根硕发现自己真是想多了,想远了。

    当务之急,是将两个女人安然无恙的带出去。

    不对,他发现,苍雪野姬一脸幽怨,到底是因为凉子让自己吻了,还是因为自己主动吻了凉子。

    这个原因令他头大,索性不去多想,抬头看向气急败坏的宫本菊腚,微微一笑,道:“菊腚阁下,这个证明够不够?”

    “住口,我叫宫本。”宫本菊腚七窍生烟,“还有,我认为你是用强的,这个证明远远不够。何况,野姬怎么说?”

    杨根硕将凉子放在地板上,整个动作极其缓慢轻柔,自始至终,两人四目相对。

    那种眉目传情的模样,要不是恋人,才让人觉得奇怪了。

    然后,杨根硕抬起头,发现苍雪野姬脸上幽怨更深,他摇摇头,冲着苍雪野姬勾勾手:“野姬,过来,咱也给他们证明一个。”

    “啊?我……”一个“不”字咬在了口中。

    苍雪野姬不断告诫自己,不要冲动,一切以大局为重,成败在此一举。

    再说了,自己也不是没接过吻,这种亲亲游戏,跟凉子都玩腻了,让杨根硕亲一口也无所谓,就当是让狗啃了。

    而且,凉子不是也让狗啃,哦不,让杨根硕亲了吗?现在杨根硕再亲自己,就当他是一个传递,一个过渡,还是自己跟凉子接吻,不过是间接的而已。

    终于想通了,苍雪野姬深吸一口气,抬头含笑,走向杨根硕。

    为了让剧情更加逼真,她的眼睛里也变得脉脉含情。

    被杨根硕抱住了,被杨根硕叼住了嘴唇,被他撬开了牙关。

    苍雪野姬只觉得头顶响过惊雷,脑海里冰河裂开,她身不由己,情不自禁,用双臂,用丁香,缠住了杨根硕。

    心中暗叹:女人跟男人果然是不同的。

    “你……我……”

    苍雪野姬身份高贵家世显赫,然而现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他居然对一个外国人投怀送抱,还送上香吻。

    宫本菊腚左右蹦跶,上蹿下跳,他觉得现在,整个民族都受到了侮辱。

    “住口,放手!”宫本菊腚歇斯底里,“你们休想骗我,我知道,知道你只是为了脱身,为了掩盖丑闻,只是一时权宜之计,所以,我并不相信,不相信!”

    杨根硕眉头紧皱,心说这个宫本菊腚还真是难日。

    他捧着苍雪野姬的脸,两人的嘴慢慢分开,相对喘息。

    苍雪野姬的娇躯微微发颤,俏脸如饮醇酒,眼瞳里烟波浩渺。

    “野姬,凉子,这个变态还是不信,不信咱们的关系,你们说怎么办呢?”

    杨根硕像是在问两个女孩子,又像是自言自语。

    这会儿,两个女孩刚刚经历了人生的第一次,第一次跟一个男子接吻,而且是那种深度的持久的热吻、湿|吻。

    她们根本无法思考。

    即便稍稍恢复过来的凉子,想的却是野姬会否跟她产生了同样的感觉,男人的滋味,蚀骨镂心,叫人欲罢不能。

    也就是说,杨根硕提出这样的问题,没有得到任何人回答。

    宫本菊腚回答了:“黔驴技穷了吧!不要以为接个吻,就让我相信你们的关系,我坚决不信,因为根本不成立。哦,她们两个跟你一见钟情,还不介意二女共侍一夫,打死我我也不信,鬼都不信。”

    “那我,”杨根硕低着头,仿佛在憋着什么,他声音低沉浑厚,“只能出绝招啦!”

    “还有什么招,尽管使出来。”宫本菊腚又是耸眉毛,又是挑下巴,极尽挑衅之能事。

    “凉子,来。”杨根硕上前,将宫本凉子扶起来,靠在自己身上,接着又冲苍雪野姬勾勾手。

    所有人都不知道这厮又要干什么,包括宫本凉子、苍雪野姬。

    大家都在想,刚才当众拥吻,现在难道还要更进一步,还有更加火爆的限制级的戏码?

    一些学徒亢奋起来。

    苍雪野姬没有想那么多,这一刻,她只能信任和依靠杨根硕,也只有他能够带着她们离开,离开对于凉子而言是危险的、对她而言是尴尬的境地。

    于是,她来到杨根硕的身边,依偎在他怀中,有些羞涩的看着他,“大牛,干嘛!”

    杨根硕左拥右抱心中很是满足,尤其是面对上百个同性。

    面前上百个牲口一个个眼珠子通红,羡慕嫉妒恨哪!

    这才是一个男人的自豪,杨根硕太自豪,太满足了。

    “宫本菊腚,我问你,你是不是依然不相信我跟她们两个的关系?”

    “不信,坚决不信,打死我也不信。”宫本菊腚跳脚说道。

    “瞧你,反复就是这几句,以后啊,多读点书。”杨根硕一脸鄙视,“我跟你讲,人丑就要多读书。”

    “啊,八嘎呀路。”宫本菊腚眼珠子通红,就想跟杨根硕同归于尽。

    这厮太过分太讨厌了,说自己丑也就罢了,自己还能没文化,虽然是医学的诺奖,那也是世界最高级别的荣誉啊,自己要是文化素养太低,怎么能够在医学领域拥有那么大的成就?

    “菊腚阁下,稍安勿躁。”

    “我叫……”宫本菊腚无力辩驳着。

    “你不信,我只能委屈我的两个爱人,你们这些牲口有眼福了。”

    说着,双手一拉。

    宫本凉子、苍雪野姬同时惊呼,双手捂住的胸口。

    其实是多虑了,因为杨根硕也只是将她们的衣襟拉下少许,露出纹身即可。

    这一点,对于穿着和服的宫本凉子,比较好办。

    而苍雪野姬穿着圆领t恤,当然,这难不倒杨根硕,撕衣服谁不会呀,但撕到恰到好处,就不容易了。

    杨根硕做到了这一点,他固然为了拿出证明,也要考虑两个女孩子的感受,当然,更主要的是,他不想便宜一帮牲口。

    两个女孩子也都不傻,在吃惊之后,也就明白了杨根硕的用意,于是就配合了。

    不过,都是幽怨的看了杨根硕一眼,怪他没打招呼,直接突然袭击。

    此时的,两个女孩子裸露在外的洁白丰满上,趴伏着一对纹身。

    颜色对比鲜明,纹身特征明显。

    那是两头牛,体态丰满,雄姿英发,相对而立,蓄势待发。

    宫本凉子有,苍雪野姬也有。

    一帮学徒目瞪口呆,宫本菊腚更是一个踉跄。

    这个证明,够有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