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一百五十二章 书上得来终觉浅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回到林公馆,孙宜书、林晓萌迎了出来。

    “大牛哥,你干什么去了,这么长时间。”林晓萌上前,拉着他的手问。

    杨根硕笑笑,“一点小事。”

    “大牛,我们去医院吧!”孙宜书说,“那两个死丫头不停骚扰我,烦都烦死了了。”

    “不停的骚扰?”

    “是啊,骚扰电话不断,主要是师师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

    “哈哈,她一定以为我们在那啥,一个劲儿想到打扰我们。”

    “那啥是啥?”孙宜书一愣。

    “就是怼呗。”

    “你下流!”孙宜书反应过来,红着脸骂道。

    杨根硕哈哈一笑,冲林晓萌说:“小萌,不早了,早点休息,明天还要上学呢!”

    “人家一个人睡不着。”林晓萌拉着他的手不放。

    “可是,我也不可能陪你睡呀。”杨根硕一本正经的说。

    “讨厌啦,人家不是那个意思!”林晓萌终于撒开了手。

    “我也没那意思。”

    林晓萌咬了咬樱唇,说:“大牛,你去吧,这时候,凌洋更需要你。”

    杨根硕忍不住抬起双手,轻轻捏住她的双颊:“小萌,你真是太善解人意了!我……”

    “别说!”林晓萌拿开了杨根硕的手,然后冲孙宜书挥手笑道:“宜书姐姐,以后有空常来玩啊!”

    “好的,一定。”

    ……

    车上,夜风轻拂。

    孙宜书头发披着,有时风大,就吹到了杨根硕的脸,摩擦得他身上痒痒的,心也痒痒的。

    “真香。”

    “什么?”孙宜书将发丝抿在耳后,同时合上了敞篷。她并不是没听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尽管有些害羞,还想再听一遍。

    “我说此刻尽丝滑。”

    孙宜书“噗嗤”一笑,“你还整广告词呢!”

    杨根硕也是笑了笑。

    孙宜书突然认真地看着他:“小萌是个顶好顶好的女孩,不要辜负她。”

    “嗯?”杨根硕一脸玩味,“你们都聊了什么?”

    “什么都聊了,她对你一往情深,心里装的都是你。”

    “我知道。”

    “她那么善解人意,居然还让你去医院,真是傻得可爱,傻得心疼。”

    “如果我说,我对凌洋只是出于同情,你信么?”

    孙宜书投来一抹怪怪的眼神,“如果你是个正常的男人,我就不信。”

    “那我也没办法。”杨根硕苦笑摇头:“不说这个了。宜书,要不你劝劝你爷爷?”

    “怎么?”

    “让他改变主意啊,不要跟我学了。”

    “为什么?”

    “那么大岁数,还是三个,我带不了啊!”杨根硕侧脸上下打量一番孙宜书,“我更愿意教你们。”

    孙宜书当然明白他的话,“你们”是包括孙宜书在内的三个女孩子。

    孙宜书笑着点点头:“这个我信。”

    接着她话锋一转,“但是,有三个中医泰斗心甘情愿做你的弟子,人前人后喊你老师,你不是很牛逼么,不应该很自豪么?”

    “我要牛逼干什么?我追求的是低调啊!”

    “是吗,看不出来哦。”孙宜书格格笑着。

    杨根硕摇摇头:“你还是不了解我啊。”

    “你愿意给我一个机会吗?”孙宜书突然又很认真的来了这么一句。

    杨根硕猛然瞪大了眼睛,看向孙宜书,孙宜书却是慌忙撇过脸去,目视前方,专心开车。

    这是神马情况?

    至此无语,一直到医院。

    孙宜书停好了车,两人走了出来。

    车门还没锁,李师师窜出来,一把拉开车门,小鼻子一阵狂嗅。

    “师师,你是狗吗?”孙宜书没好气道。

    “车子里明显有一股子怪味,那是只有过来人才明白的气味,坦白从宽吧!”

    李师师煞有介事的检查一番,一副奸计得逞般笑着,还像个八卦娱记那样,打开了手机录音。

    “你无聊不无聊啊!”孙宜书都受不了这丫头了。

    “很淡定啊,一定是装的,女人就是天生的戏子,这次我信了。”

    “滚!”孙宜书忍不住骂。

    然后抽身离去。

    “宜书姐姐,急什么,你就告诉我呗,你们离开了两个多小时,没有在车上,难道去了酒店,要了钟点房。”

    “你……”孙宜书点着李师师的脑壳,“我说你的脑袋里,就没点健康的东西?男女单独在一起,就非要干那种事情?”

    “那种事情也很健康啊,是一种有益于身体健康的运动。据说一次可以消耗好几千大卡的热量呢!”

    “我……跟你真是没法沟通了。”

    说罢,孙宜书夺步走了。

    “小师师,来来来,有什么想要知道的,你还可以问我这个男猪脚嘛!”

    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但奈何经受不住好奇心的驱使,李师师还是走了过去。

    “说吧。”手机递过去,跟个记者采访似的。

    “要想知道别人的秘密,就要首先说出自己的秘密,是不是这个道理?”

    “我才不要跟你玩,那叫真心话大冒险。”

    “哦,我都没听过。”

    “你不说,我可走了。”

    “谁说我不说,不过,我先请教几个问题啊。”

    “什么?”李师师面露警惕。

    “车子里真有股怪味?”

    “好像有点。”

    面对闺蜜孙宜书,她挺爷们的,可以百无禁忌,但是,当面对杨根硕这么一个正儿八经的老爷们儿,她就有些脸红了。

    毕竟,讨论的是如此成人的话题。

    “什么怪味?”

    “哎,你不懂。”李师师大咧咧一摆手,似乎化身砖家叫兽。

    “你的意思,只有过来人才懂?”

    “是啊,当然。”李师师上下打量杨根硕一番,不屑的笑了,“骚年,书上得来终觉浅哪!”

    杨根硕呵呵笑道:“这么说,你是过来人了?”

    “我……”李师师一下子挺起了胸膛,“是又怎样?”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是不是美呆了?”杨根硕一脸向往。

    “是……是啊!”因为杨根硕表演太过逼真,李师师还真相信他是个初哥,对两性关系懵懂无知。

    越是如此,她越要咬牙硬挺着,反正对方也不懂,还不是任由自己说。

    “你不会没体会到吧,哈哈,一定是第一次。”

    李师师言外之意,依然坚持杨根硕同孙宜书发生了什么。

    但很显然,杨根硕没能体会到那种酣畅淋漓的滋味。

    李师师觉得自己最起码是个理论家,于是就有了“第一次都那样”的经验之谈,而她的经验,还不是来自众多的影像资料,完全是“平面几何”。

    “为什么第一次就体会不到?”杨根硕继续虚心求教。

    “没经验,太快了呗。”见杨根硕一脸求知欲,李师师笑了笑,“给你打个更恰当的比方,猪八戒吃人参果知道不,吃完了,你问他啥味道,他没尝出来。”

    “李师师,你还真是诲人不倦。”杨根硕点点头,对她表示肯定。

    “那是自然,带动后进嘛!”李师师像哥们一样,拍了拍他的肩头。

    “但是,你好像忘了我的另一个职业。”杨根硕笑容带着些许阴险。

    “什么?”

    “神医呀!”

    “然后呢!”

    “华紫萱亲戚来了,我一眼就能看出来。”

    “不许看我!”李师师一声大叫,双手挡住下身,还背过身去。

    杨根硕“噗嗤”一笑,“你当我是透视眼啊!”

    “那你怎么看出来紫萱姐的?”李师师依然没有回身,保持足够警惕。

    “安啦,我要是透视眼,还不一早就把你看光了,看到都不爱看了。”

    “什么叫不爱看了?我让你看了?”

    “别激动,只是打个比方。”

    “你会不会大比方?”

    “好吧。我不会。”

    李师师依然背着身子,只是扭头看着杨根硕,“现在说说你是怎么看出紫萱姐那啥来了的?”

    “望闻问切,前两个字。”

    “切。”

    “依然前两个字,我断定,你还是个没开封的原装货。”

    “没开封”和“原装货”,李师师被这两个词雷到了。

    “杨根硕,你无耻!”李师师吼道,“而且,我是人不是东西。”

    “你当然不是东西,你是……”

    “你才不是东西!”李师师根本不容许杨根硕辩解。

    “我是人,你也不是东西。”

    李师师都气哭了,红着眼圈瞪视他。

    “哎呀,我说你至于……”

    就在这时,接到凌洋的电话。

    “大牛,快上来,我妈又发病了。”

    “好的,我就来。”

    凌洋一个电话,结束了这场斗嘴。

    “师师,你应该感到自豪,一把年纪,还能保留童贞。”杨根硕对气鼓鼓的李师师笑了笑,冲进了电梯。

    “我还没到二十好不好?我这个岁数没处过男朋友,没有交出去第一次,就该自豪了?”

    “太气人了!什么狗屁逻辑!”

    “杨根硕,臭大牛,卑鄙无耻下流混蛋!”

    李师师对着电梯门一阵吼,突然,门开了,杨根硕一脸微笑道:“怎么还不进来,我一直在等你。”

    因为是背后骂人,李师师有种被人当场撞破揭发的难堪,于是,红着脸进了电梯。

    电梯上行过程中,李师师偷偷看了眼杨根硕,然后问了句:“喂,刚刚有没有听到电梯外面有人喊叫?”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随便问问。”

    “哦。”杨根硕点点头,“电梯隔音效果蛮好的,人的叫唤,我就没听到,但好像有狗叫。”

    “……”

    “听声音,像只母狗。”

    “……”

    李师师双拳紧握,指节苍白,指甲也掐进了肉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