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一百四十五章 见缝插针来一发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杨根硕上前,对李虎一阵耳语,李虎点点头,目光在孙宜书脸上一打量,就弯腰抱起了野姬。

    杨根硕不放心,又对李虎叮嘱几句,李虎点点头,示意杨根硕放心,然后很快就将两个杀手带走了。

    当然,在带走之前,杨根硕揭开了凉子的面纱,算是验了货。

    野姬是圆脸蛋,凉子则是有些方,但并非棱角分明的那种,看上去,有种英武之气,也很漂亮。

    李虎做事很老练,将两个杀手弄上车,捆绑好,又下来洗地。

    “宜书,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杨根硕捉着对方的肩头,看着她剪水双瞳,郑重其事的说道。

    孙宜书心中一颤,“什么,这么认真?”她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借此掩饰心中的慌乱。

    可以说,因为今晚的突发事件,杨根硕在她心中的重要程度,得到了无以伦比的提高。

    如果杨根硕突然对她表白,她扪心自问,真的无法拒绝。

    见杨根硕沉默,她更是低下了头,一抹羞红爬上俏脸。

    “大牛,你说,我听着。”

    “今天的事,永远烂在肚子里。”

    “什么?”孙宜书抬起头。

    “今天的事情很复杂。”杨根硕皱眉道,“如果不是她们对你出手,我甚至怀疑,是你设下的圈套。”

    “我怎么可能……”

    杨根硕摆手打断她:“不然,为什么你非要跟着我,还要走这么远,偏偏选择这条路?”

    “大牛,我真的……”孙宜书急出了眼泪。

    杨根硕笑着摇摇头:“你激动什么,我只是习惯性联想,现如今,你的嫌疑已经排除啦!”

    “哦。”孙宜书依旧闷闷不乐。

    “杨先生,完了,我先离开了。”

    杨根硕仔细一看,这一片地上,不论是血迹,还是打斗的痕迹,都被清理的干干净净。

    不用说,这个李虎很有洗地的经验。

    杨根硕勾勾手,李虎靠向了他。

    杨根硕对他耳语:“这两个很有可能是红日国的忍者杀手,都是女人,你也看到了,一张脸祸国殃民,但是心如蛇蝎,要不是我百毒不侵,早就着了她们的道儿。”

    “我明白。”

    “子弹上膛,回去给我绑好了,不要心慈手软,怜香惜玉,稍有闪失,都是要命的玩意,懂吗?”

    “懂。”

    “那我问你,她们要大小便怎么办?”

    “我……”

    “说啊。”

    “我看着她们,寸步不离。”

    “你给她们解皮带脱裤子?”

    “说不得只好这样。”

    “不。”

    “啊?”

    “不要管她们,就让她们拉在裤子里,等我回去。”

    “杨先生,你是不是太谨慎了,她们现在不省人事,又被我五花大绑……”

    “看看吧,这是七步夺命咬的,真特么狠。”

    “七步夺命是什么?”

    “一种毒蛇,一滴唾液,可以毒死一百头大象。”

    李虎尽管目瞪口呆,但杨根硕却看着他有些不以为然。

    “把人交给你,我怎么就那么不放心呢!”

    “你就放心吧杨先生,走啦。”

    李虎直接蹦上车,将车开走了,远远的,手还在窗外摇了摇。

    ……

    换了衣服,走进病房。

    病房里充斥着一股怪味。

    李秀琴安然睡着。

    华回春、华紫萱、李师师都在。

    凌洋立刻迎了上来:“我们处理完了,妈妈好不容易才睡着。”

    杨根硕点点头,上前,去给李秀琴把脉。

    “大牛,宜书姐姐呢?她不是跟你一起,你把她弄哪去了?”

    “卖了。”

    “啊?”

    “丢了。”

    “你正经一点,外面黑灯瞎火的,她一个女孩子,要是有什么不测,你怎么跟她爷爷交代,就是你自己,也良心不安啊!”

    “师师,我不是在这儿。”

    几个人都看向了孙宜书,因为她身上素净淡雅的旗袍不见了,此刻换成了t恤中裤板鞋。

    不顾众人诧异的目光,她很快就换上了无菌服,走了进来。

    杨根硕手指按在李秀琴的脉门上,陷入沉默。

    华紫萱一直看着孙宜书,李师师更是围着她转了一圈又一圈。

    “喂,你们干什么这么看我?”孙宜书跺跺脚,脸蛋有些红。

    “我怎么看你有点儿做贼心虚呢?”李师师一脸玩味。

    “我又没做贼,有什么心虚!”孙宜书深吸一口气,同李师师坦然对视。

    “那我问你,这么久,你们干什么去了?”

    “没……没干什么。”

    &nbs

    p;“没干什么,换什么衣服?”

    “我……我不舒服,可以么?”

    李师师俯下脸,贴着她的身子,上下前后左右一阵狂嗅。

    “干嘛!”孙宜书给逗笑了,“你是狗啊!”

    孙宜书眯起眼睛,“宜书姐姐,我的鼻子可是很灵的,你猜我我闻到了什么?”

    “什么?”

    她这么一说,孙宜书反而坦然了,自己身上能有什么?难不成还是杨根硕的味道,他身上又没有什么特别强烈的味道,能够在自己身上保留那么久。

    “哈哈,宜书姐姐,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哦,你就说出来吧,没人笑话你。”

    “我……”孙宜书点着自己小鼻子,你让我说什么呀!

    李师师眨眨眼睛,“坦白讲,是不是见缝插针来了一发?”

    “啥……”

    “默认了吧!你身上的血腥味,这可瞒不过我的鼻子。”

    孙宜书瞪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师师,你个死丫头,还真会联想。”

    说着,直接上手,就去揪李师师的耳朵。

    孙宜书也是这才反应过来,这个李师师太污了!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姐姐饶命!”李师师一边躲一边笑,“还有,你就认了吧。”

    “住嘴!滚出去!”杨根硕低声怒吼,“这里是icu,你们却把它变成了养鸭场。”

    没想到大牛对自己这么大声,孙宜书眼眶红了。

    “养鸭场?”李师师嘟囔着,她才不怕杨根硕。

    然而,就在此时,“噗”的一声。

    李秀琴突然再次呕吐,如同井喷一般,一口喷出,杨根硕脸是避过了,但肩头、后背都是。

    都是粘稠的液体,滴答滴答,气味很强烈,也很怪异。

    华回春都受不了,华紫萱、李师师更是捂住了嘴巴,一阵阵干呕,跟刚刚怀上了一样。

    “大牛,对不起。”凌洋蹙着眉头,咬着牙齿,抽了一把纸,不停给杨根硕擦拭。

    “不用管我,先顾阿姨。”

    杨根硕做出安排的同时,自己也站起身,左手拖住李秀琴的侧脸,让她整个上身侧过来,这样就避免呕吐物回流,呛到气管,发生窒息。

    至于李秀琴脸上的呕吐物,杨根硕自然顾不上了。

    孙宜书一咬牙,上前给凌洋递纸。

    凌洋来不及表达感激,只是点点头,抓过一把抽纸,就在母亲的脸上、前身擦拭起来。

    “呃……”李秀琴再一次无意识的张开了嘴。

    杨根硕一把推开首当其冲的凌洋,这一次,他的被喷了个正着。

    从头顶发际流到脸上,往下滴。

    “大牛……”凌洋强忍着嚎啕大哭的冲动,抬手又要给杨根硕擦。

    她相信,普天之下,没有第二个人男孩子,能够做到这一步,这样对待她的母亲,她是多么的幸运。

    “别管我,去,清理阿姨的口腔、鼻腔。”

    凌洋吸了下鼻子,将手里的较为干净的抽纸给了杨根硕,“拿着。”

    凌洋忙着给母亲清理,杨根硕自己给自己擦,但是不一会儿,旁边多了一个孙宜书,她眼眶红红的,一下一下给杨根硕擦,擦完头发擦面颊,然后是衣服。

    华紫萱、李师师躲得远远的,还是一阵阵反胃。

    但是,看到孙宜书的反应,两个人马上就多了一份强烈的好奇心,反胃的感觉,就那么强烈了。

    两人对视一眼,读懂了彼此的意思。

    很显然,这个孙宜书跟杨根硕有故事啊。

    终于,几个人一番努力,清理的七七八八。

    凌洋又给母亲换了一件病号服,床单也换了。

    地上是孙宜书拖的,一股八四的味道。

    “老华,你过来。”

    杨根硕的指尖有一点李秀琴的呕吐物,他看了看,又闻了闻,将华回春叫到了跟前。

    “老师……”他咽了口唾沫,虽然是个临床经验比较丰富的老中医,算得上见多识广,但是,李秀琴呕吐,无论从量还是频次还是气味,都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他也有些受不了。

    “看看这是什么?”

    华回春用指头沾过去,嗅了嗅:“有大黄和广藿香的味道。”

    “你不觉得恶心?”

    “还好。”

    杨根硕点点头:“当年勾践战败,心甘情愿成为夫差的佣人,他懂得一点医术,为了麻痹夫差,一次夫差生病之后,他竟然品尝夫差的……”

    “老师,这个故事我知道。”

    “之前的药方呢!”

    “这里。”华回春从口袋里掏出来,贴的整整齐齐。

    他展开来,恭恭敬敬交到了杨根硕手上。

    “需要调整一下,笔呢?”

    华回春递过来一支派克签字笔,杨根硕拿着,就趴在墙上调整了。

    写完后,递给华回春:“老华,按这个药方去抓药,熬煎。病人醒过来后直接服用。”

    “明白了。”

    说完这句,华回春就拿着药方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