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一百四十四章 差点翻船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抓住她的右手,摸到她的后腰。

    艾玛,这小腰还真是不盈一握。

    女杀手裸露在外的俏脸更红了,杨根硕面露得色,当下一把撤扯去了她的面纱,紧跟着是头巾。

    女杀手一扭头,青丝如瀑,简直可以去做飘柔广告。

    一张脸也精致绝伦,白皙无暇,就是太冷。

    杨根硕呼吸一窒,有点傻怔。

    “你快点,凉子要是死了,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我舍不得这么快让你做鬼。”

    不规矩的手再次来到杀手的后腰,首先摸到一个不大的小包,皮革的,跟枪套似的。

    杨根硕不疑有他,直接打开。

    嘶嘶……

    杨根硕脸色一变,紧跟着手上一痛,抬手一看,一条碧绿的小蛇死死地咬住了他的食指。

    杨根硕拳头一握,那小蛇崩飞出去,但两颗毒牙却留在了杨根硕的指头上。

    “你……”杨根硕指着野姬,面色迅速发青。

    “色魔,死有余辜。”野姬一把将其推了一个踉跄。

    在孙宜书的大叫声中,杨根硕仰面跌倒,眼睛都没闭上。

    “大牛……”孙宜书一路爬,爬向杨根硕。

    “凉子。”野姬右脚都给杨根硕踩扁了,只能一瘸一拐走向同伴。

    “大牛,大牛你怎么样!”孙宜书抱起杨根硕,拼命摇晃。

    野姬将一颗药丸塞入凉子的口中,又用不锈钢水壶让她送服下去,见同伴脸上青气减退,松了口气,扭头冷笑:“还能怎么样,自然是死了,让我七步夺命咬了,还能活?”

    “你好狠毒!心如蛇蝎!”孙宜书含泪控诉:“大牛对你们处处留手,你们倒好……”

    “怪只怪他色迷心窍,没有认清形势,我们是杀手,是生命的收割机,你跟我们讲这些,不是太天真了?”

    “你是个女孩子,而且这么美,对同伴又是那么关心,你根本就不是冰冷无情的人!”

    “住口!”野姬瞪大眼睛,“我只对我爱的人有情。其它,皆如草芥。”

    孙宜书将杨根硕紧紧地搂在怀中,泪水顺着光洁的面庞流下,最后,在圆润优雅的下巴处汇聚,聚成更大的一滴,这才依依不舍的滴下。

    “好吧,你准备怎么对我?”

    “杨根硕是我们的目标,我们的行动不能暴露,所以,你很不幸。”

    孙宜书低下头,颤抖的玉手轻抚着杨根硕的脸庞,吸着鼻子说:“大牛,对不起,是我害了你。别走远,等我。”

    说罢,猛然抬起头,做引颈就戮状,大叫:“来吧!”

    野姬慢慢抬起手,冲着孙宜书颀长的脖颈伸去。

    孙宜书仿佛都能感到对方手上的温度,她那天鹅一般挺直优雅的脖颈上浮出一层鸡皮疙瘩。

    “野姬。”一个虚弱的声音响起。

    “凉子,你没事啦!”

    见同伴醒来,野姬暂时丢下了慷慨赴死的孙宜书,一瘸一拐的上前,扶起同伴:“凉子,感觉怎么样?”

    “好痛!”

    “没事。”野姬将凉子抱在怀里,按在胸口,“都是那个可恶的混蛋,我这就给你报仇。”

    凉子温顺的靠在野姬的胸口上,“咱们不是他对手啊,怎么会这样?”

    孙宜书都准备死了,但眼前这一幕,怎么看着那么怪,这两杀手感情真好,好的像拉拉。

    野姬冷笑:“我让他拿解药救你,没想到他是个色魔,居然趁机摸我,我的身子,只属于凉子一个人。”

    孙宜书呼吸有些急促,还真让自己猜中了。

    “然后呢?”凉子一脸欣慰,有气无力的问道。

    “然后,我就故意着急,并且脸红,借此麻痹对方,他果然上当,没怀疑有什么陷阱,哪里知道小青在里面恭候多时了。”

    “小青呢?”凉子问道。

    那条青蛇居然能够听到人话,很快就游了过去。

    野姬伸出手,它爬到了野姬胳膊上。

    “小青的牙!”凉子脸色一变。

    野姬扭头看去,发现小青的毒牙还镶嵌在杨根硕的手指上,她气得娇躯巨颤,“此獠极不简单,罪该万死!”

    “可是他已经死了。”

    “死不足惜。”

    “你们够了!”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还在议论诋毁杨根硕,孙宜书不怕死,但却受不了这个,“大牛已经死了,若不是念你们是女流之辈,他处处留手,现在死的就是你们。”

    “那是他心存不良,我们只看重结果,不注重过程。”

    “野姬?”孙宜书冷笑,“不知是公鸡的鸡,还是母鸡的鸡。”

    “八格!”野姬面目狰狞,“是虞姬的姬。”

    “来吧,送我上路。”孙宜书再一次扬起了脖颈。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野姬声音里带

    着疑问。

    “你不懂?因为你们根本没人性。”

    “你爱他?”

    “我不知道。”孙宜书摇头,“我只知道,他变成这样,都是因为我。”

    “野姬,动手吧,然后回去复命,我们都受了重伤,需要尽快处理。”

    野姬点点头,挪步来到了孙宜书的面前,“你的不幸是这个男人造成的,不要怨我。”

    说罢,五指成爪,抓向了孙宜书的修长的脖子。

    “卡盟百倍,法克米,哦哦!”

    突兀的声音响起,三个女性都被吓了一大跳。

    杨根硕坐了起来,若无其事,接通了手机:“洋洋,咋了?”

    “大牛,我妈上吐下泻,很痛苦,你快回来。”电话那头,凌洋哭喊着。

    “别担心,这是正常现象,我尽快回来。”

    杨根硕放下手机,在三个女人目瞪口呆中缓缓起身。

    “大牛,你没死,真是太好了,吓死我了。”孙宜书爬起来,扑入他的怀中,喜极而泣。

    “怎么可能,你居然没死!”野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中了小青的“七步夺命”,在没有解药的情况下,没有人能够活下来的。

    杨根硕冷笑:“果然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大牛我今天差点儿阴沟里翻船了。”

    “野姬,他一定很虚弱,攻击他。”凉子突然大喊。

    野姬仿佛也刚反应过来,直接一拳打过去。

    “不要!”孙宜书强行跟杨根硕交换了位置,用后背去挡野姬的拳头。

    “多事。”杨根硕皱眉,抬脚在孙宜书的左腿上一磕。

    “啊!”孙宜书惊呼,左脚离地而起,身子一个踉跄,竟然让开了那一拳,而左脚重新落下时,野姬却是发出一声惨呼。

    孙宜书扭头一看,当即乐了,无巧不巧,自己居然踩中了对方的痛脚。

    “去死!”野姬咬牙,又是一拳砸向孙宜书。

    杨根硕拉开孙宜书,手掌包住对方的拳头,右腿一扫,依然是对方的痛脚。

    “啊!”野姬吃痛,身子倾倒。

    杨根硕没有怜惜,屈膝顶在了对方的太阳穴上。

    野姬侧身翻滚,昏了过去。

    “野姬。”凉子挣扎着,将人事不省的野姬拥在怀中。

    “大牛,你真的没事?”孙宜书抬起泪眼,喜滋滋的问道,“还有,你的手机怎么会有信号?”

    “cdma。”杨根硕亮出手机。

    “你个来电铃声真是……”孙宜书红着脸,低下了头。

    “魔鬼!”凉子咬牙切齿,血泪控诉。

    “这个……”杨根硕摇摇头,“我只能呵呵了,你们要我们的命,我奋起反击,我怎么就成了魔鬼了?你们才是生命的收割机器啊!”

    “原来,你一直都没事,阴险狡诈。”

    “这就没意思了吧,那孙子不是说过,兵不厌诈。”

    “你……”

    “孙子说的话,也被你们红日国奉为经典了吧。”

    “废话少说!”凉子扬起头颅,“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居然还要我自己动手,我没听错吧!”杨根硕脚尖一拨,一柄短刀送到了凉子旁边,“如果我没记错,这东西叫肋差,你们是给自己留着的。”

    凉子看了眼怀中的野姬,满脸痛楚,捡起了短刀,“野姬,凉子先走一步。”

    “慢着!”杨根硕喊道。

    “魔鬼,还有什么话好说?”

    杨根硕摇摇头:“既然你口口声声喊我魔鬼,我就要对得起这两个字,你可以死,但,你的野姬还没死,在我手中,她想死可不容易。”

    “魔……你什么意思?”

    “很简单,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想要怎样?”

    “行动失败,就要失败的觉悟。”杨根硕话音方落,人就到了凉子的面前,手扼住对方的咽喉。

    “你……”

    孙宜书目瞪口呆,她也是这才见识到杨根硕狠辣果决的一面。

    孙宜书眼睁睁看着,凉子眼睛一瞪,脖子一歪,随着杨根硕手掌松开,她的身子慢慢软倒了下去。

    “大牛,你杀了人!”孙宜书瞪大眼睛,忍不住问道。

    “应该说我正当防卫,杀了来历不明的杀手。放心,她们身份可疑,得不到法律的保护。”

    孙宜书躲到了杨根硕身后,不时偷看一眼地上的“死尸”。

    虽然对方死有余辜,死不足惜,但眼睁睁看着她被杨根硕捏断了脖子,孙宜书依然有些无法接受。

    杨根硕拨出了一个电话。

    五分钟后,一辆奔驰商务驶来。

    车门一开,李虎摘了墨镜,走下来。

    “杨先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