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一百四十三章 不堪一击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孙宜书竟然做出这样的反应,杨根硕和两名女杀手都愣住了。

    首当其冲的女杀手愣了一下,眼角浮现笑纹,见孙宜书一脚踹来,长刀由下至上一个斜撩。

    刀锋未至,孙宜书就感到一股逼人寒气。

    “啊——”她无法退避,只能闭上眼睛逃避现实,甚至,有种错觉,自己的小腿被长刀划开,切掉。

    就在这绝望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阵大力,将她拉了回去。

    力大无穷,她无法抗拒,身不由己,撞进了一个怀抱,怀抱里充满了强烈的男性气息。

    孙宜书如同受惊的小鹿,抬头看向杨根硕。

    此时,杨根硕揽着她,警惕左右杀手的动作,口中冷冷道:“花拳绣腿不自量力,想死我不拦着,不过,也要做一个有价值的炮灰。”

    孙宜书没有委屈,没有反驳,看着杨根硕坚毅的侧脸,听着他冷酷的话语,却越发觉得他男子气概爆棚。

    待在他的怀里,即便是杀手还在,也不害怕,那么的有安全感。

    “别犯花痴了,不合时宜。”杨根硕眉头紧皱。

    “啊?”孙宜书咬住了唇皮,低下头去,一抹羞红爬上了俏脸,“人家才没有。”

    杨根硕看了看左右杀手,虽然个头不高,但体型还真是不错,就是不知道脸蛋如何。

    “我这个人顶不喜欢打打杀杀,尤其是跟女孩子,我只喜欢跟女孩子打架,而战场通常是在床上。”

    “无耻!”

    “下流!”

    两名杀手先后说道。

    孙宜书也是不敢相信,大牛太强悍了,这时候,居然调戏女杀手。

    杨根硕摇头笑道:“你们也应该看出来了,我可不是那种待宰的羊羔,你们可没那么容易得手。”

    “平时,或许是,今天不同,你有一个累赘。”

    一个杀手一字一顿,生硬的说完。

    孙宜书神情一僵。我终究成了大牛的累赘,连杀手都看出来了。她不由得一阵自苦:“大牛,对不起。”

    “不要胡思乱想。”

    “是我要跟你出来的,你不用对我负责,我拖住她们,你走!”

    孙宜书竟然说出这么一番话,让杨根硕有些不敢相信。

    他笑道:“你拖,你怎么拖啊,就算抱腿,有机会吗?”

    “我……”

    杨根硕淡淡一笑,在孙宜书眼中,有点儿邪魅的味道,就像一影视剧里的霸道总裁。

    “别忘了,你现在是我的人,我会对你负责。”

    孙宜书脑袋有些懵,感觉有点儿透不过气来,为什么,为什么连台词都一样。

    孙宜书仰着脸,蹙着眉,瞪圆了眼眸。

    “喂,是不是又犯花痴呢!”杨根硕皱眉,在她脑门上拍了一巴掌。

    “干嘛,好痛!”

    “这点痛算什么,弄不好,一会儿还得吃上一刀。”

    “啊?”孙宜书看向杀手手里的长刀,雪亮雪亮的,给人一种相当锋利,足以吹毛断发的感觉。

    若是吃上一刀,哪怕死不掉,也得卸掉一块零件。

    见孙宜书被吓住了,杨根硕摇摇头:“两位,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主动说出幕后主使,和被我逼问出来,那可是两种性质。”

    “八嘎!”

    两人同时大喊,声音就像是一个人发出来的。

    并且一起扬起长刀,发起冲锋。

    一个下劈,一个横扫。

    一个直刺,一个斜撩。

    杨根硕同孙宜书若即若离,在她一声声大叫中,两人如同游鱼一般,险之又险的避过了两名女杀手的攻击。

    两名杀手站在攻击距离之外,胸脯微微起伏。

    杨根硕二人狼狈,她们显然也有些吃力。

    明明都要成功,杨根硕就像泥鳅一般,总能从间不容发的空隙中逃脱。

    孙宜书依然没有从恐慌中恢复过来,嘴里还一声一声喊着“啊啊”。

    杨根硕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你再喊,再喊就没力气跑了。”

    “大牛!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喊了半天,为什么一个路人都没有?手机也没信号。”

    “这说明人家专业呗。”杨根硕不以为怪,之前五毒挖坑设伏,还不是历历在目?

    “那怎么办!”孙宜书急出了眼泪,“你看我的头发,再看看我的屁股。”

    原本瀑布般的黑发,发梢很整齐。如今依然很整齐,不过是斜斜的切了一刀,就像沙宣广告那种。

    杨根硕扫了眼她的新发型,然后,目光落在孙宜书翘起的屁股上。

    旗袍臀部给拉开一道口子,巴掌长,就像张开了一张大嘴,但里面还有一层真丝布料,安然无恙,明显没有伤到皮肉。

    “怕什么,一没受伤二没走光,凉快。”

    “大牛,你到底有没有一点儿同情心啊!”

    “我要是没有同情心,你早就让人大卸八块了。”

    “闭嘴!”两名杀手鼻子都气歪了,这两个人是在打情骂俏吗?到底有没有一点儿将要被杀的觉悟?

    这个男人,似乎不大好搞,但是,旁边的女子不堪一击,刚才已经切开了衣服

    ,只要再努努力,就能搞定一个。

    一旦女人被搞定,男人势必投鼠忌器。

    在她们所接受的文化熏陶中,迂腐的华夏男人都有大男子主义,英雄情结,所以,不会轻易丢下身边的女人。

    爱江山更爱美人,冲冠一怒为红颜,这都是华夏耳熟能详的故事。

    于是,杀手将孙宜书当成了目标。

    “野姬。”

    “凉子。”

    “一鼓作气。”

    先是呼唤彼此,继而异口同声。

    两人向前冲,刀尖直刺。

    看她们的眼神和杀气,杨根硕就能判断出她们的目标。

    一把将孙宜书抄起,将其丢向远方。

    “啊——”孙宜书在空中大叫。

    不待孙宜书落地,杨根硕脚步微错,走出一个怪异的曲线,避开对方刀锋,撞进了一名杀手的怀抱。

    尽管,**碰撞的一刹那,杨根硕感受到了足够的绵软度和弹性,但,女杀手依然吐血倒飞。

    杨根硕轻而易举,将对方的长刀夺到了手中。

    “野姬!”另一名大叫一声同伴,知道自己唯一的机会,就只有控制中尚未落地的女人。

    于是,她判断好落点,就飞扑过去。

    “着。”杨根硕手中长刀掷出。

    噗!

    叮!

    “啊!”

    长刀扎透了杀手的小腿,钉在了路面上,杀手发出惨呼。

    孙宜书以为自己会是狗啃泥,或者平沙秋雁式落地,没想到,是那么的轻盈,那么稳重。

    但是,眼前的一幕令她目瞪口呆,同时一阵恶寒。

    太惨了,那得多疼啊。

    杨根硕也是眉头皱了皱,仿佛于心不忍。

    “凉子!”另一名杀手大叫一声。

    凉子回头,眼中有种凄婉的决绝。

    “野姬,别过来,拖住他!”

    说罢,竟然大叫着一把拔出了长刀,不过飚血的小腿,踉跄着朝孙宜书走去。

    “我跟你拼啦!”身后传来野姬的声音。

    “拿什么拼啊!”杨根硕回头怒怼女杀手,“野姬,啊,你拿什么拼啊。”

    “有死而已。”野姬腮帮子高高鼓起,显然已经是出离愤怒了。“还有,野姬不是你叫的。”

    说着,野姬抽出剩下的那柄短刀,“我知道,我知道彼此实力的差距,但是……”

    看到野姬义无反顾冲向自己,就像听到冲锋号的士兵,哪怕前面碉堡喷出火舌,依然义无反顾。

    回头一看,孙宜书还呆呆站在那儿,而凉子距离她不过五六米了。

    “跑啊,笨蛋!”杨根硕气得不行,“你还怕一个残疾人!”

    只是,话没说完,“残疾人”凉子竟然一瘸一拐跑了起来。

    脑后,更有一道劲风袭来。

    杨根硕长叹一声,并不回身,只是身上一偏,便躲开了对方狠辣的一个直刺。

    但是,野姬要想撤招,已然迟了。

    当手腕受制的一刻,她亡魂大冒,不过,依然做出了垂死挣扎,比如,脚掌一碾,抬脚踢向杨根硕的膝弯。

    杨根硕瞳孔一缩,身子向后一靠,一股大力,不但化解了杀手的攻势,还令其站立不稳。

    “啊!”野姬惨呼。

    却是被杨根硕踩了脚。

    这一脚,杨根硕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

    只因为她虽是个女人,首先是个杀戮的机器,浑身都是致命的玩意,比如她踢向杨根硕的鞋尖,就冒出一节匕首。

    杨根硕踩断了匕首,同时,也踩坏了她的脚。

    右手手腕还在杨根硕手中,若非如此,她几乎站立不住。

    惨呼声中,有泪水蹦出眼眶。

    凉子原本已经扬起长刀,孙宜书正在束手待毙,听到同伴受伤,她忍不住回头望。

    迎接她的,是一柄袖箭。

    从同胞手臂上发出的袖箭。

    噗!

    这一次是左腿,袖箭整个穿透。

    凉子脸上先是闪现一抹痛苦,紧跟着身子晃了晃,最后,露出一抹惨笑,软软地倒下。

    “凉子!”野姬剧烈挣扎。

    见杀手倒下,孙宜书一屁股坐在地上,长出一口气,浑身都湿透了。

    “放开我,放开我,凉子,救救她,箭上有毒,我有解药。”

    “嗯?”杨根硕挠挠头,“剧本不对呀,你们这些杀手出任务,不是一向不成功便成仁吗?”

    “废话少说,时间紧迫,救她,我可以任你处置。”

    “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杨根硕笑了:“解药呢?”

    “右边后腰。”

    “自己拿出来?”

    “我够不着,你又不放手,你以为我让你摸呀。快点呀!”

    看到杀手脸上露出红晕,杨根硕真信了,这种名正言顺揩油的机会,岂容错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