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一百四十一章 怼哭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宜书姐姐,你在这里做什么,为什么不进去。”

    “嘘!”背后响起李师师的声音,孙宜书回身连忙让她小点声。

    李师师一呆,果然压低声音:“为什么?”

    “大牛正在忙。”孙宜书说。

    李师师和华紫萱对视一眼,显然都发现孙宜书怪怪的。

    “这又是什么?”李师师指着孙宜书手里的塑料袋。

    “麻辣粉。”孙宜书说。

    “你饿了?”李师师问。

    “是……大牛,他饿了。”

    “你居然给那个混蛋买宵夜!”李师师简直不敢相信。

    “爷爷都那么尊敬人家,现如今,咱们也跟着人家学艺,有什么办法。”孙宜书显露出一脸无奈。

    “这个混蛋,不但诋毁我,还压榨你,我跟他没完,我要找他理论。”

    李师师越说越激动,双手做出撸袖子的动作,可惜,她穿的旗袍是中袖的。

    “慢着。”孙宜书叫住了她。

    “嗯?”李师师秀眉微蹙,又不禁看了眼华紫萱,华紫萱也是同样的表情。

    孙宜书抿了抿樱唇,看着他俩说道:“紫萱、师师,大牛的确有两把刷子,咱们对他客气点。”

    “何以见得?”华紫萱问。

    “为什么?”李师师问。

    “我先回答紫萱。”孙宜书说,“眼见为实,他真的很本事,刚才只是用点穴和针灸的方法,就让病人度过的危险期。”

    “你怎么知道?”华紫萱问道。

    “对于穴位和针灸,我还是有点儿发言权的吧!”

    孙宜书这么一说,华紫萱就有些无语了,这一点,必须承认。

    “另外,结合之前他一眼看出你的生理期,这也足以说明他的道行吧!”

    “别提这个。”华紫萱皱眉说道,脸上还是一红。

    “我只是就事论事,恐怕咱们三位爷爷,仅仅用眼睛,也看不出一个女人是否处于生理期。”

    “宜书,你还说。”华紫萱不依道。

    “好,不说这个。”孙宜书淡笑摇头,“就说他认穴准确,下针熟练,还有,他还身具内力,这其中随便一条,也足够做咱们的老师了。”

    华紫萱皱眉道:“认穴准确,下针熟练,这些都能用眼睛看到,但是,你怎么知道他身怀内力?”

    “我们家的回春针跟头发一样软,若是你我,连豆腐都扎不进去。”

    华紫萱不吭声了。

    孙宜书转而看向李师师。

    “宜书姐姐,就因为他有真本事,咱们就要对他客气点?”李师师接着之前的问题,问道。

    “难道这还不够?”

    “够是够了。”李师师心有不甘,“但是,你的转变太快了,难道仅仅是看到他救治病人,你就变了?”

    “还有一点,我刚刚跟爷爷通话,抱怨他指派我去买宵夜。”

    “嗯嗯,”李师师不住点头,问道:“孙爷爷怎么说?”

    “爷爷说,他们那个时代当学徒,都是要做牛做马满三年的。”

    “啊?”李师师惊呆了。

    华紫萱只是微微皱眉。

    孙宜书郑重其事道:“所以,咱们要注意点。”

    “他要是有什么过分的要求,我决不答应。”华紫萱一脸严肃的说道。

    孙宜书三人换好了衣服,走到了里间。

    “洋洋,你的宵夜来了。”孙宜书面带微笑,向前一送。

    “啊?”华紫萱、李师师呆住了,不是说给大牛买的吗?怎么变成了大牛的女人?

    “怎么好意思?”凌洋勉强挤出笑容。

    “我们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孙宜书温婉的笑道,“要是严格论起来,我们还应该喊你一声师母。”

    “没有!不是的。”凌洋双手捂脸,然后从指缝中偷看杨根硕,发现杨根硕仰着头,皱着眉,似乎在思量着什么,对她们的对话也是充耳未闻。

    凌洋一时间有些失落,摇摇头:“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关系,你们误会了。哦对了,我叫凌洋,无论如何,谢谢你们。”

    “普通朋友?谁信啊!”李师师笑道,“大牛分明亲口承认你是他的女人,而且,听他口气,似乎要对你从一而终呢!”

    “哪有,真没有。”凌洋看了眼杨根硕,杨根硕依然没有回头,她于是更加意兴阑珊,“他只是我的恩人。”

    “大牛?大牛?”

    “哦,干嘛?”杨根硕仿佛刚刚惊醒一般。

    “我想知道你在干嘛?人家发财你发呆。”

    杨根硕笑着起身:“师师小姐。”

    “打住,看见你笑,我就想掐你,你……混蛋。”

    “什么?”杨根硕真是没听清最后两个字。

    “我说你……坏。”

    杨根硕目瞪口呆。

    华紫萱也是,这有点打情骂俏的意思啊。

    杨根硕摇摇头:“李师师,你可能吃错药了。”

    “你才吃错药了呢!”

    “嗨,不跟你扯了,一

    点儿营养也没有。”杨根硕看着孙宜书问,“宵夜呢?”

    “这里。”凌洋举起了食盒。

    “什么?”杨根硕问。

    “麻辣粉。”孙宜书答。

    杨根硕顿时皱眉,声音有点大:“谁让你买这个的?”

    孙宜书眼圈顿时红了,委屈到不行:“你也没告诉我买什么呀!”

    “大牛!”凌洋立刻挡在两人中间,冲孙宜书笑道:“宜书,别往心里去,我很喜欢吃的。”

    孙宜书撅着嘴红着眼,视线越过凌洋的肩头,瞪视着他。

    杨根硕摇摇头,“紫萱,你爷爷药熬得怎么样?”

    “还有一碗半的水。”

    杨根硕未置可否,重新落座,皱眉给凌洋母亲把脉。

    “大牛,有什么不妥吗?”凌洋问道。

    华紫萱三个女孩也安静下来,齐齐看着一脸严肃的杨根硕。

    孙宜书做了几个深呼吸,方才平复了心绪。忍不住想,或许他遇到了什么难题,所以心烦吧!

    一定遇到了什么难题,想得太过入神,一定是这样,否则,我们几个人进来,他怎么可能没发现。

    这就是专注力,很多科学家都是这种过人的专注力,才能在其科学领域做出巨大的贡献。

    就好像她听过的一个故事,牛顿还是谁,想着煮鸡蛋,水烧开了,发现鸡蛋还在手中。

    以前,孙宜书一直觉得,科学家和傻子都会犯同样的错误。

    不管怎么样,这么一想,她就没那么生气了。

    此时此刻,杨根硕自然是病房里的四个女孩子的焦点,他的任何一个细微动作,都会牵动芳心。

    他抬起手,眉头舒展,转而看向四人。

    四人依然看着他。

    杨根硕忍不住一笑:“干嘛,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

    “你还没有回答凌洋的问题。”李师师说。

    “是不是不太乐观?”华紫萱问。

    凌洋倒是省的开口了。

    “没什么。”杨根硕淡淡道,仿佛有些心不在焉,“洋洋,你不爱吃,就不要吃了,一会儿我出去给你买。”

    凌洋第一反应不是拒绝,而是感动,感动说不出话来。

    孙宜书、李师师也很是诧异,这家伙居然是个这么温柔多情又体贴的男友?

    “大牛,不用的,我晚上一直吃得很少。”凌洋温柔浅笑,摇头道:“但是,你可不可以把话说清楚,搞得人心里七上八下的。”

    “真没事。暂时没什么事。”杨根硕又对华紫萱说道:“紫萱,给你爷爷去个电话,要是药熬好了,就送过来。”

    “哦。”华紫萱轻轻应了一声,走到一旁打电话去了。

    病房里一阵沉默,除了李秀琴轻微的鼾声。

    没多久,华回春就来了,一手拿着碗,一手拎着砂锅。

    “老师,药好了。”

    “倒出来晾着。”

    “嗳。”

    华回春亲自倒出来,果然只剩下一碗了,药渣都被过滤掉了。

    病房里顿时弥漫一种苦涩的中药味儿。

    杨根硕端起来闻了闻。

    “老师,小心烫。”

    杨根硕看来华回春一眼,还是尝了一小口。

    苦涩的药汁在唇齿间弥散,其中的成分一一浮现在脑海之中。

    这几乎成了一种本能。

    放下碗,手掌覆盖在上面,约莫半分钟,他拿开了手。

    “洋洋,喂你妈妈喝下。”

    “嗯。”凌洋过来端。

    “小心烫。”华回春再次提醒。

    结果,凌洋端起来,自己还喝了一小口,然后眉头紧蹙。

    “好苦。”

    华回春愣住了,不是“好烫”,而是“好苦”,怎么会这样?

    凌洋虽然觉得苦,但却没有迟疑,来到母亲旁边,放下药碗,将病床上半截摇起来,很是熟练。

    然后,抽了几张纸垫在母亲的脖子下面,这才用勺子舀了一点,轻轻撬开母亲的牙关,倒了进去。

    大半流了出来。

    “我来帮忙。”孙宜书主动上前,令杨根硕有些意外。

    华回春连忙朝孙女使了个眼色,华紫萱会意,“我也来帮忙。”

    李师师一看,哪里还呆得住,“还有我。”

    然而,事情没那么容易。

    尤其是在李秀琴无意识的状态下,药很难灌进去,通常要流出来三分之二。

    第三勺之后,凌洋停了下来。

    “大牛,这样下去不行啊,全流完了,药效根本不够。”

    “药的口感不好,你母亲潜意识是抗拒的。”杨根硕想了想说,“没办法了,必须服药,尽管很痛苦,还是让她醒过来吧!”

    说罢,两步跨到床边,两根中指点在了李秀琴的太阳穴上。

    四个女孩子,包括华回春在内,都是目瞪口呆。

    这是干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