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品野医 第八十八章 学车

时间:2018-04-23作者:悠然钟声

    “杨先生。”一见面,李虎就这般问候。

    “李虎,你太客气了。”杨根硕有点儿不适应。

    “没有,我们都是打心底佩服杨先生,杨先生年纪轻轻,就能运筹帷幄,真是太了不起了。”

    杨根硕审视着李虎,李虎目光没有丝毫躲闪,显然不是恭维,而是言而由衷。

    “以后别叫先生了,多生分,再说了,你比我大好多呢,叫大牛,我喊你虎哥,哦不,李哥。”

    “那哪能?那还不折煞我了。”李虎摇摇头,“江湖无辈英雄无岁,星爷华仔,大牛当得起先生二字。”

    杨根硕有些无奈,被奔四的李虎一口一个先生喊着,感觉怪怪的。

    但,李虎依然我行我素。

    “杨先生,你居然不会开车,我很意外?”

    杨根硕笑笑:“只是没有驾照。”

    杨根硕觉得自己开的还不错,比如说那天晚上驾驶路虎极光飞奔。

    想到路虎极光,就想起了查蓉。

    若不是她,艾悠悠万劫不复,大刚叔的家也就毁了。

    嗯,得好好感谢一下那个漂亮姐姐。

    那个婚了好久,依然完璧的姐姐。

    “杨先生,你摸过车么?”李虎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我不是一直在摸。”杨根硕翻了个白眼,在门框和中控台上摸来摸去。

    李虎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杨先生有没有单独驾车的经历。”

    “有吧。”杨根硕点点头,“应该算有。”

    李虎不解,什么叫应该有,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啊!

    “要不,杨先生试试?”李虎建议。

    杨根硕看了眼转向盘、档杆、离合器、刹车和油门踏板,回想那一夜纵横驰骋,一路砰砰砰,有点跃跃欲试。

    “要不我试试?”

    李虎二话不说,一把方向,车就靠边停下。

    两人换了位置。

    “杨先生,这是油”

    李虎话音未落,也没顾上扎安全带,就被一股大力掀倒在座椅上。

    那是久违了的推背感。

    然后,李虎心脏突突着,拉着手环,看着杨根硕在车流里不停变道,左冲右突,如同一匹脱缰野马,一骑绝尘。

    半小时后,龙翼驾校门口。

    车子还没停稳,李虎就冲下去,在绿化带里一阵呕吐。

    “李哥,你没事吧!”杨根硕上前,手里拿着纸巾和水,有些不过意。

    李虎一边摇头清嗓子,一边翘起大拇指:“杨先生是这个,居然把一个二十年驾龄的老司机给整吐了,佩服佩服。”

    这算是夸奖么?杨根硕先汗了一个。

    李虎“咕噜咕”一阵漱口,然后脸色好看了一些,说:“杨先生,你的感觉和反应都是一流的,你适合开赛车。”

    杨根硕苦笑,暂时认为这也算是夸奖吧。

    “杨先生,虽然你在路上开的很不错,但你却无视一切交通规则。”

    杨根硕挠挠头,有些汗颜了。

    “你知道刚才那一路,你犯了多少规吗?”

    杨根硕耸耸肩:“不知道。”

    “两本驾照也不够扣啊!”李虎正色道:“作为一名合格的老司机,杨先生,你还是有必要去驾校镀镀金的。”

    杨根硕一拍脑袋,谁特么去驾校镀金啊,驾校能镀个什么金啊!这李虎说话真有水平。

    李虎也是忍俊不禁:“这是城里,无以规矩不成方圆,所以,杨先生主要也就是熟悉各种交规吧!”

    “好的。”杨根硕点点头,然后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李哥,需不需要给你处理违规,我认识几个人。”

    李虎笑着摇摇头:“这个就不劳杨先生费心了,这点小事,我就能处理。”

    接下来,杨根硕跟着李虎见到了专职教练。

    教练是个光头胖子,花衬衫、花裤衩、人字拖,头戴遮阳草帽,脖子上拴着拇指粗的金链子。

    这打扮,认识的,知道他是个陪练,不认识的,还以为他在夏威夷度假。

    而且,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江湖气。

    教练见到李虎,亲热的不行,上去就是熊抱。

    “排长,没事,你就舍不得来见兄弟。”

    “车太炫,哥哥哪像你,整个一自由人啊!”

    “排长,要不你出来,咱们兄弟们整点啥,你给人家当保镖,有啥前途?”

    “你小子当陪练有前途?”

    “起码自由。”

    “你孤家寡人,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我行吗?”李虎摇摇头,“再说了,林老爷子人不错,不拿我们当下人看,收入也很不错,而且,也处了一帮子兄弟,干的挺开心。”

    “开心就好。”车太炫眯着小眼睛,脸上露出缅怀的神情,“以前兄弟们一起执行任务,多开心。”

    李虎笑了笑,神情有些落寞。

    “车太炫,不说这些了,我给你介绍。”李虎将杨根硕拉到车太炫面前,“这年轻人是杨先生,林老爷子都很看重的人,交给你了,尽快能够让他单独上路。”

    “林老爷子看重的人?排长你称呼他为杨先生?”车太炫翻着小眼睛,“小子,你有二十没?还穿着校服,不是高中生吧!”

    “车太炫,不可对杨先生无礼。”李虎严肃的呵斥道。

    杨根硕笑了笑:“没有没有,十九还差点。高三。”

    说着,一伸手,捏住了车太炫脖子上的金属链子,“二两黄铜,能值多少钱?”

    车太炫老脸一红,打开了杨根硕的手,“小子,对待教练要尊敬。”

    “哈哈”李虎一阵大笑,“你小子,我还以为是真金,你戴个黄铜装什么逼?”

    车太炫直翻白眼:“装什么逼,也是装逼,有区别么?”

    李虎直接笑出眼泪:“没区别没区别。”

    “排长,你走吧,我这里不欢迎你。”然后看着杨根硕说,“到我这里,你就是学生,再也不是什么先生。”

    杨根硕笑着点点头。

    “车太炫,你着重加深他对交通法规的理解。”

    “明白了,排长。”车太炫敬礼,但是,这货衣着不伦不类,这么敬礼,显得很滑稽。

    “滚,不要侮辱了军人的礼仪。”李虎笑骂一句,然后看向杨根硕,“杨先生,你先跟他练着,晚一点,我过来接你。”

    “不用,你去忙吧。”

    “那好,再见了。”

    李虎说完,眉头一皱,一路小跑,奔向了奥迪。

    “排长,你急个啥子,赶着洞房?”车太炫打趣道。

    杨根硕也有些纳闷。

    很快,李虎便去而复返,手里拿着两条烟,一提水。

    “排长,你这是打我脸呢?”车太炫不高兴了。

    李虎笑着摇摇头:“又不是哥哥花钱,你怕啥,拿着,反正也得消耗。”

    “总之心里不爽。”车太炫闷闷不乐。

    “是不是老子踹你一脚,你就爽了。”

    “去你的。”

    “走了,你给老子好好教。”面对杨根硕,李虎顿时春风化雨,“杨先生,慢慢学,不着急。”

    送走了李虎,车太炫再次审视起杨根硕来。

    这小子年纪轻轻,能得到林中天的看重,而且,李排长对他,似乎也是出自内心的尊重,没道理呀。

    回想起刚才那一瞬,他抓向自己的链子,自己居然躲不开,显然有些门道。

    “小子,你刚才用的什么招?”

    “什么什么招?”

    “你抓住我的金链黄铜链子。”

    “没招。”

    “不可能,我都避不过。”

    “无招胜有招,唯快不破。”

    见这小子也装逼,车太炫摇摇头,“算了,上车。”

    这是一辆白色桑塔纳,手动档。

    坐进车里,车太炫就开始讲程序,从一到八。

    杨根硕貌似听得很认真,车太炫还是比较满意的。

    “教练,你为什么要当陪练呢?是不是因为这个名字?”

    车太炫笑了:“我在部队是汽车兵,你是不知道,我能开着东风大卡玩漂移,论车技,我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杨根硕规规矩矩的练习起步停车,跟车太炫有一搭没一搭聊着。

    “教练,你喊李虎排长,他以前是你上司?”

    “是啊。”车太炫看着虚空,声音低沉,“排长是个好人。”

    “怎么说?”

    “那次,我们十几个人组成的精英小队在边区执行任务,不知道怎么走漏了风声,被敌人包了饺子,任务失败了,还死了好多兄弟。”

    说话时,车太炫双目紧闭,眉头深锁,双拳紧握,身子也在不住颤抖。

    杨根硕能够想象得到当时的惨烈。

    “我们撤退了,留下一半兄弟的尸体。回到部队,排长一个人承担了责任,开除了军籍。”

    “十几年的老兵,一无所有回到了地方。”车太炫哭了,“他一个人扛下了所有责任,成全了我们。”

    杨根硕点点头:“李哥是个爷们儿。”

    “你不懂。”车太炫抹了把眼泪。

    “嗯,还有隐情。”

    “他当保镖,就是为了赚更多钱,就是为了接济死去的那些兄弟的家属。他坚持了十年。”

    这一刻,杨根硕动容了,能够得到这样一个人的尊敬,杨根硕自豪的同时,也禁不住汗颜。

    “让你见笑了。”车太炫抹了把泪,深吸一口气,笑道:“开练吧,我业务很饱满的,要不是排长的关系,我才不带你,一帮小少妇在后面排着呢!”

    “得是?”

    两人相视一笑,那是男人都懂的笑容,瞬间,沆瀣一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