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六百三十二章 酣斗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而这个时候,蛮军兵临城下的事情再也瞒不过去,一个时辰内传遍整个帝都。

    到这时,帝都百姓才恍然大悟,为何前两日帝都会有那番变化,一到夜里就一片萧杀气息,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人是有从众的心里的,夜晚不见人影其实只是世家们不自觉的行为,民众百姓却以为还是马踏国子监的后续影响,所以不知觉的到了晚上也不敢出门了,深怕一个不注意被牵连进去,哪里知道数十里外蛮军虎视眈眈的等在那里。

    现在,一股不经意的恐慌在帝都上空笼罩。

    再然后,点点细节从上层流入寻常百姓的耳中。

    1046年乌烈蛮在谙班勃极烈乌力吉为首,无敌大帅阿离合懑统领下从东路向帝都曲线进攻,鬼车蛮在夷离堇兀颜陀为首,无敌大帅倚卓罗统领下从正北方向帝都直线进攻,南禺蛮在翊卫司吕则拓跋功为首,无敌大帅陴泽罗统领下从西路向帝都曲线进攻。

    三路人马齐头并进,悍然向帝都杀来。

    二月三日,乌烈蛮攻下沁县,鬼车攻克隆德府,南禺攻破孟津。

    二月四日,乌烈在永安遇到骁骑军、云骑军,一战而破。鬼车在晋城遇到拱圣军、龙猛军,一战而破。南禺在清丰城遇到龙奇军、虎翼军,一战而破。

    这一战,乌烈蛮的阿离合懑、鬼车蛮的倚卓罗、南禺蛮陴泽罗竟然是三位无敌大帅的事情惊呆了众人。

    也第一次让东陵军见到蛮军无敌大帅的威风与不同。

    那可是无敌大帅啊,整个九州才有几位,多少人战场厮杀一生都未见起能看到一位。

    若是平常能遇到足可以炫耀一辈子,可偏偏现在遇到的是敌人。

    而这种震惊还未在脑海里消散。

    二月五日,乌烈蛮攻破开德府,鬼车蛮攻破濮阳城,南禺蛮攻克怀州府。

    二月六日,鬼车蛮遇天武军,一战而破。南禺蛮遇捧日军,一战而破。

    此战无敌大帅的恐怖再度震惊世人。

    三、四、五、六,接连四日三蛮一刻未停,连败两军,破两城,战绩彪悍,着实让人感到惊恐。

    可正因为这样,才让帝都上下,三军感觉到背嵬军的恐怖。

    因为三蛮遇到的八军都是以弱敌强,完美击败。而背嵬军却是以弱凌强,接连击败天奇军和无敌大帅阿离合懑率领的天辅军。

    强横的把数倍于他们之上的蛮军堵在羊角山隘口,甚至连第一道防线都没被攻破。

    三蛮兵临城下,望着高大的帝都城墙根本生不起攻城之心,只能等待后援。

    而这时,三蛮才带着重新建造的攻城利器缓慢的赶来。

    他们与三位皇子的先头部队不同,几乎如同蝗虫过境一般将一路能遇到的任何村镇城郭全部扫清,好好的补充一下后勤辎重。

    不仅如此,他们还断绝了东西两路勤王之师,至此邑州、燕州、汴州三路正规军全部被打散,散乱到三州各地,即便有些军队也多是老弱病残,毫无斗志的残兵败将。短时间内,再也看不到一只能战的勤王兵。

    此时的帝都,除了西南岳州、正南前州、东南怀州外,已经孤立无援了。可是岳州毗邻韵州国,怀州毗邻水州国,这两国动荡不安,使得两州根本不敢轻易调兵勤王。

    真正能有兵力勤王的只有前州,而且前州毗邻的雄州国还风平浪静的安然无事。

    可正是这样,帝都高层相反到不敢奢望前州会出兵勤王。

    “帝都苦啊!”

    彦青低低叹息一声。

    他是帝都高层,还是一切事件发生的中心人物,清楚的明白为何强大的东陵王朝会落到这般天地,清楚的知道明明十分强大的帝都落得如此孤立。

    其实,不只是彦青明白,十军指挥使隐约间也明白。

    “难道,帝都真的不可抵挡吗?”

    天武军指挥使梁焕章走到彦青背后,压低了声音轻声问了句。

    十军指挥使尽皆为枢密院调遣,多数都与彦青亲密,当然也有一部分是杨偃、李全、吴曦三衙亲信。

    而梁焕章是天武军指挥使,是帝都十军中数一数二的人物,也是枢密使彦青最重要的左膀右臂,这个时候也唯有他敢出声去问。

    彦青半侧过头,目光中带着点点悲哀,微微摇头。

    虽然他没有说什么,但其间之意表露无疑。

    梁焕章与彦青之间的交谈虽然声音低微,可在场所有人无不听得清晰入耳。

    原本他们还有些期盼,毕竟谁都不想帝都真正的被蛮军攻破,更不想中州受到蛮族荼毒。

    别看平日里一个个骄横跋扈,目中无人,可实际上他们都知道他们嚣张的基础在那里,是什么支撑他们如此高人一等。

    如果帝都破了,他们的一切也将化为乌有。

    本来在蛮军兵临城下时,他们还稍稍期盼彦青会有灭敌妙策,而等到彦青无声的否决后,几个人的心瞬间都凉了。

    “为什么?”

    捧日军指挥使宇文铭上前一步,双眸死死的看着彦青,等待他的回答。

    彦青看着宇文铭,撩了一下眼皮,冷笑一声道:“你宇文家是楚家附庸,难道会不知道为什么?”

    宇文铭一愣,眉头瞬间挤成一个肉疙瘩,“难道跟楚家有关?”

    彦青淡然冷笑道:“有没有关系,回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宇文铭茫然的摇了摇头道:“楚家已经撤离帝都了,我去那里问。”

    彦青一愣,看着宇文铭的目光有些不明所以。

    他身为帝都权势最高人之一,帝都任何风吹草低都瞒不过他的眼里。楚家撤离帝都,从上倒下几乎有万人,他又岂能不知。

    只是他想不到,十军指挥使,这般权高位重的人竟然不是楚家核心人物,在楚家撤离帝都后都无法与之联系。

    “楚家...”

    彦青有心想问,迟疑了一下后又放弃了。

    不管宇文铭是真是假,到这个时候都不算重要。

    再说,即便他问了,宇文铭回答了,不管真假他都会有所怀疑,同时,这个时间也没有功夫去印证。

    哪知,宇文铭梗着脖子道:“麾下虽然是宇文家,却是杨帅的人,跟楚家并无太大关系。”

    一句话,简单明了说明楚家为何抛弃了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