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六百二十九章 遭遇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背上大夏龙雀,提起錾金虎头枪,怀中揣上乾坤悟像十全谱,穆丰又在屋里转了一圈,目光落在正堂门口旁一张小几上放着的两支小酒葫芦上。

    “沈襄...”

    骤然,穆丰心头想起那个看上去总是醉醺醺,实际比谁都精明的青年,嘴角一翘,含着笑意把两支酒葫芦提了起来。

    酒葫芦一共有三支,沈襄的,装满美酒特意留给穆丰吃的,剑试帝都后一只被沈襄拿走,剩下的两支他留给了穆丰,没好意思要。

    想到这里,穆丰忍不住拿着酒葫芦,微微一晃,里面竟然还有酒。

    美酒,翠影碧香,青黛院特供。

    葫芦不大,一只手握着正好,酒能装二两,一口半两,两口一葫芦,正适合武修外出时携带。

    穆丰顺手别在腰上,施施然走出了大诚斋。

    望着外面,黑洞洞的,原本繁华热闹的启圣书院仅是两三日就变得袅无人烟,一派凄凉景象。

    权力的力量如可恐怖,由此可知。

    神识放开,楼房墙角间,穆丰的身形时隐时现,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来走到启圣书院外。

    穆丰虽然在帝都有一段时间了,但他除了一开始跟着耿南辅、彤城儿去过一趟五岳观外,也就去过澄怀撷秀楼和青黛院,其他地方再说就是六扇门了。

    所以出了启圣书院,任何一个地方对穆丰来说都是陌生的。

    白天还好点,这到了夜晚,一眼望去都是黑漆漆的高楼大厦,穆丰是两眼一抹黑,哪儿不知道是哪儿。

    低头略一沉思,穆丰就想到去那里了。

    身形一闪,穿过前州桥,顺着墙角一溜穆丰就来到国子监外。

    国子监其实穆丰也不认识,但他知道是在启圣书院北面东侧。

    自古以来,文东武西,所以按照这个方位去找准没错。

    果然,他北走数里就看到一个建筑群,高大庄严,比启圣书院规格大上好多,简直就是无法比拟。

    穆丰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左右看了下,身形一展就跳过一道高墙。

    他不知道这是那家,反正是选最高大的楼房,灵巧的钻了进去。

    穆丰没准备让谁知道他的踪影,匿着,让人找不到就好了。而且,高大楼房内匿着,还适合他随时观察、监视国子监。

    他相信,如果荀洛真的在国子监没出去,就一定会被他寻到踪迹。

    即便找不到,当荀洛出事时,国子监也一定会有反应。

    毕竟,御林军马踏国子监时无论是祭酒胡伯庸,还是司业陈放翁,以及各位太玄大儒都不见踪迹,这事不正常。

    否则,太师贾涉也不会马踏国子监,想将这些人逼迫出来。

    只是谁都没想到,御林军都冲进国子监去擒拿举子了,国子监还是一位管事的人都没出来,让御林军骑马难下,最终出现马踏国子监的大事件。

    而后,太师贾涉又令国子监祭酒对此事做出解释,国子监却只是出面一位主簿,仍不见高官出面。

    这些都是穆丰所不知道的,可他在帝都高层流传,惹得整个帝都高层人心惶惶。

    因为这种局面下,世家与皇室必然会有一番刀光血影。

    要说现在东陵帝都多数高官都在世家掌握之中,罕有人会偏向皇族,可这并不是说没有对东陵大帝忠心耿耿的人。

    文人,或是说国子监绝对是其中一个。

    国子监,为何世家发难要从国子监开始。国子监这个位置,其实在权势范围中,并不是一个很重要的地方。

    可他与宗人府并列为皇权根源之一。

    因为他是培养忠于皇帝,或者说忠于皇权的最高学府。

    凡是从国子监出来进入官场的人几乎都会对东陵大帝忠心耿耿。

    不能说所有人都对皇家忠心耿耿,最起码在一段时间内是忠心耿耿的。

    所以,世家要想倒皇,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宗人府,其次就是国子监。

    宗人府其实只是管理皇家宗室的一个官署,平日里记载、撰写帝王族谱,记录宗室子女嫡庶的名字、封号、世袭爵位、婚丧嫁娶、谥号安葬等事。

    看似与百官并无关联,可他有直面皇帝的权利,因为但凡宗室陈情都是由他们转告皇帝的,在此期间还能向皇帝推荐贤能,并记录罪责过时。

    这些事情看似不重要,可是他们与皇帝会面之事不由任何人控制,甚至连太监都无权记录,这点就很要命了。

    天知道宗人府在于皇帝陈情时会说些什么,或做些什么。

    而且,最最重要的是,宗人府掌管皇家高手,别的不用说,大内五位凝魂尊者就有三位是宗人府出来的,也正是他们在后面支撑着东陵大帝,让世家对皇室不敢稍有懈怠。

    宗人府不好对付,因为世俗一切手段,包括权、财、势对宗人府都不起任何作用。

    所以,世家想来想去发现,除了真刀真枪外,拿宗人府没什么好办法。

    国子监就不同了,只消找到一个错处,权力就能压得他们动弹不得,仿佛一条肥美的鱼落在砧板上一般,任由他们宰割。

    而这点,穆丰虽然不知道,但隐隐约约能够感觉的出来。

    因为宗人府在任何朝代都是皇家最强也是最后的力量,不把他们整倒,就不要想倒皇。

    毕竟,皇帝代表不了整个皇族。

    只要宗人府还在,一位皇帝没了,立刻会出现下一位。

    “荀叔进入帝都走的是宗人府的路子,因为他所学弹龙剑法就是宗人府补全的。当然,这点没有人知道,因为出面的是国子监胡伯庸。”

    穆丰想到荀洛的两个因为,一个是荀洛保皇的理由,一个是隐藏荀洛是皇家后手的理由。

    也正是这个原因才让穆丰选择死守国子监,而不是宗人府。

    穆丰可不敢去找宗人府,不仅是因为那里高手众多,他也是怕一旦被宗人府看到他,就此把他陷进入。

    有荀洛在,穆丰可没信心脱离宗人府的死缠烂打。

    现在的他可是香饽饽,不仅神侯府的人惦记他,世家同样对他有所觊觎,宗人府都不用猜,想法是一样一样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