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六百五一十五章 撤离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穆丰沉思着,一双眼睛望着窗外,渐趋渐合,最后眯成了一条线。

    雷次宗看到这里,回身挥了挥手,立刻有学生走进来,端着铜壶给几人沏上香茗。

    酒食对于文人不重要,能吃饱就行,茶却不同。可以说茶,或茶风就是文人带起来的。

    古时就有名人说过,不可食无茶不可居无竹。

    于此可以看出茶对文人的重要性。

    穆丰就好茶,茗香飘起,他瞬间回魂,低头扫了一眼茶杯,笑了。

    “这是香茗山的三茗莲花尖,清纯甘鲜,淡而有味,香气宜人。”

    雷次宗笑着将茶杯连同杯托向穆丰推了推。

    穆丰微微颔首,捻起茶杯扫了一眼茶水颜色,置鼻下轻轻一嗅。

    果然一股淡淡的香气透过鼻翼,直沁心扉,让他忍不住脱口赞了声好。

    雷次宗得意的一笑,孙休、马炎看此一幕都不由摇头微笑。

    文人就是这样,骤然遇事有些手忙脚乱,可当心神安定下来时,那股文人的儒雅风范尽情显露出来。

    几人随意说笑两句,品过香茗,穆丰才抬头正色的看着三位大儒。

    三位大儒也同时放下茶杯,危言正色的一座,都不说话,只是看着穆丰。

    穆丰伸出两根手指道:“现在,帝都是何等状况我还不知,不过一旦事态发作,书院只有两条路可走。”

    “请说!”

    三位大儒对视了一眼,转过头,孙休一抬手,示意穆丰请说。

    穆丰伸出一根手指道:“第一是择一而靠,第二是置身事外,作壁上观。”

    三位大儒眉头一蹙,看着穆丰等待他解释。

    穆丰道:“帝都惹出这么大风波,又是选择在外寇临城之际,显然是要决出一个胜负,所以若想保全书院就只能择一而靠。”

    待穆丰话刚一停,马炎就插口问道:“如果能择一而靠,书院也不会如此为难,若不选择不同样是作壁上观吗?”

    显然,他对穆丰的话并不满意。

    穆丰却微微摇头道:“我说的作壁上观可不是在帝都!”

    “什么?”

    马炎身子一震,有些惊愕的看了眼穆丰,然后迅速回头看着孙休和雷次宗。

    孙休和雷次宗爷同时惊愕的看着穆丰。

    穆丰吸了一口气,看着他们郑重的点头道:“世家、皇室,如果择一而靠,其实无论孰胜孰负,对于书院的结局,你们应该都有预料。”

    三位大儒面沉似水般的点点头。

    别看启圣书院在帝都有第一私塾之称,有一位宗师山长五位太玄大儒,可若是卷入世家和皇室之争,一个不注意,分分钟就会被碾压成渣。

    所以他们在听到帝都学子竟然参与到如此大事件,才会心神大乱,手足无措。

    “可现在,双方角力选择在学子,在国子监。那么,书院能脱离得开吗?”

    穆丰的手指在桌几上轻轻一敲,三位大儒脸色顿时一变,默言不语。

    “世人皆言,泾河水清,渭河水浑,二水清浊异流,汇而不混。用此来比喻界限清楚或是非分明。”

    穆丰抬头看了眼三位大儒。

    “可是,天下士子或帝都学子,真的如泾水渭水一般,清浊分明吗?”

    三位大儒脸色愈来愈加阴沉,因为天下学子或许有地域之分,可一旦遇到事情绝对是一家人般亲切。

    尤其是帝都学子,虽然你是书院,我是国子监,可实际回到家里可能是血脉相连的真正一家人。

    “国子监学子真要搅进如此大事件中,书院学子能真正的脱离得开吗?一旦有人搅进去,书院能做到真正的置身事外,作壁上观吗?到那时,书院将如何自处,将何去何从。”

    穆丰的手指在桌面上又敲了敲。

    鼓鼓的声音清晰入耳,仿佛直接敲在三位大儒心头一般。

    三位大儒再度心慌意乱,坐立不安起来。

    穆丰说的绝对不浮夸,他们自己的弟子自己知道。这种现象不只是启圣书院,几乎整个帝都都是如此。

    聪颖的子弟进入太学,进入国子监,稍差一些或身份低微一些的进入各大书院。

    毕竟嫡庶有别。

    可是,回到家里呢。

    不管嫡子还是庶子都是一家人。

    一人有难,株连九族可不是空口白话。

    三位大儒这个时候才知道,为何一件事穆丰会分成两件事来说,因为第一办法是留在帝都不动,第二件个办法是离开帝都。

    离开帝都就意味着远在他乡!

    三位大儒的心怦然而动,同时抬头望向穆丰。

    事情为难到如此地步,以至于如此吗?

    穆丰看着三位大儒眼中充满了质疑,叹息一声,扭过头看着季晴川。

    “前辈...”

    季晴川连忙走过来,看着穆丰,嘴张了半天,突然间他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什么样的称呼才适合穆丰。哑然半天,才憋出一声前辈。

    算起来,穆丰是殷无咎的晚辈,而他的父亲是殷无咎的书童。认真来说,他是殷无咎的家生子,是仆人。

    有这个身份,他与穆丰接触起来非常的别扭,因为怎么算他都比穆丰矮一截。

    再说,穆丰的身份即使不提殷无咎也不是他所能比拟的。

    虽然穆丰没在意过,可季晴川在意啊。

    穆丰道:“你回去跟殷前辈提一下,让孤竹剑带个准确的消息过来。”

    说完,穆丰的目光向三位大儒方向示意。

    季晴川瞬间懂了,然后向三位大儒一礼:“请三位先生稍等,札,速去速回。”

    三位大儒看了一眼季晴川,微微颔首。

    季札季晴川可是帝都名流公子,在他们身前虽然卑微,可实际因为其父季乐的身份和地位,他是帝都赫赫有名的公子札。

    虽然不知道他为何一直跟在穆丰身后,仿佛仆从一般的乖巧,但从穆丰吩咐给他的话听得出,显然那个殷前辈和孤竹剑不容小觑。

    三位大儒不知道,甚至有些事情连穆丰都不知道,季晴川却是知道。

    一个上午过来,书院发生的种种事情都在季晴川心头流过,当穆丰一语提点之后,他马上想到许多以前想不到的事情。

    瞬息,季晴川对穆丰升起一股浓浓的钦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