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六百一十章 请教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是啊,已经晚了!”

    孙休的脸色有些苍白,看着马炎、雷次宗,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寻常学子只是感觉有些不对,可他们却知道,大事不妙,一个不好会将万千学子推到万劫不复之地。

    因为什么。

    因为他们涌进国子监,必然会将国子监学子牵扯进此事之中。

    别看国子监号称天下官员之源,只要走进国子监,然后安然出去的人,必然都会走进朝堂。

    可事实上,他们只是朝廷打造官员胚胎之地,在他们还未走进官途之前是不准随意议论朝廷之事的。

    国子监,别忘记他还有一个监字。

    “监“是督查监管。

    另外,国子监的学生随意议论朝政,堂而皇之的辩驳朝堂之上的对与错,无疑也是一种打脸的行为。

    现在国子监学生不仅议论朝政,还随着天下学子牵扯到太师、左右丞相与三衙的大事之中,这已然不是打脸了,而是找死。

    难道他们以为这世上真有法不责众一说吗?

    这可不是小事,他涉及到朝堂派系争斗,那可是血淋淋的厮杀,没有任何情面可言。

    别说一群太学生,即便是神他们就敢弑神,如果是佛他们就敢杀佛。

    雷次宗低低叹息一声,然后抬头:“凌文,把讲习派出去,让他们把所有在外的学生都给我叫回来,如果听到号令还不回来的,踢出学院,永不复用。”

    马炎也凝神正色道:“从现在开始,封院。启圣书院一切人等,许进不许出。”

    瞬间,所有学员同时色变。

    一个个的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的,脸色变幻不定。

    只是一眼讲习们就知道,外面的骚乱已然传进书院,如果不是三位大儒当机立断,恐怕不用多久,这些学员就会如外面学子一般,簇拥着去三省都堂去闹事,进而把启圣书院跟国子监一同带进万劫不复的深渊。

    顿时,所有人都感觉冷汗淋漓。

    “封院,封院!”

    霎那间根本不用三位大儒催促,讲习们就散在启圣书院各处,任何一个能出入的地方都无一放过。

    同时,查点启圣书院,把缺少的学员记住,然后洒出一批讲习满帝都的寻找这些学生。

    南斋文瑞堂内,三位大儒端坐在那里,外表看上去气定神闲,好似临危不惧气度不凡,可穆丰却从他们身上无法掩饰的气息波动上,清晰的感觉到他们的不安。

    那是玄元的波动,三位大儒并非武修,虽然突破到太玄可毕竟不如武修那般能精准控制,收发自如。

    连气息都不能完全控制,可想而知他们此时的心情。

    穆丰叹息一声,轻声道:“纯素之道,唯神是守,守而勿失,与神为一。”

    三位儒者身形一震,抬头看着穆丰。

    孙休道:“我应如何?”

    穆丰道:“我守其一,以处其和。”

    三位儒者同时颔首,马炎更是接口道:“守一而制万物者,法也。”

    “善!”

    三个人同时站起身来,向穆丰拱手为礼。

    大儒身为儒家大能,修为都是普通,真正精湛的是经纶。而且他们精通的不仅是儒家经典,还有百家学术,所以道家鹖冠子这等道家典籍自然也是看过的。

    穆丰一语点醒,三人立刻清醒,心态也同时平复下来。

    不过,心态平静是平静了,却对现在的事态还是束手无策。毕竟大儒白首穷经,诲人不倦,却非随机应变反应敏捷之人。

    尤其现在帝都的形势相当严峻,一旦应对失误就有覆灭之厄。他们真的不敢轻举妄动,深怕给书院带来灾难。

    幸好,雷次宗眼眸一转,看到了穆丰,心头陡然一亮。

    要说果敢决绝,临机应变,天下任何事都没有战事严峻。因为别的事情都有一个缓冲时期,但有出入还有得缓,而两军阵前一个决定出口,立刻就能看到结果,丝毫反悔的余地都没有。

    所以,从不出错,从不失误的绝世帅才、无双战将才会这样珍惜。

    而穆丰是当时罕见的公认的将帅之才。

    想到这里,雷次宗再度站起身来,双拳一抱,向穆丰深深施了一礼。

    穆丰眉头一皱,瞬间就明白雷次宗此时的举动蕴含什么意思,连忙站起身来,侧身让开。

    “仲伦”

    孙休、马炎有些呆愕,刚叫了一声,瞬间也明悟过来,连忙跟着站起身来。

    “穆统领,帝都此时将临大难,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某三人心神不安,手足无措,根本没有良谋能解此难,盼阁下能伸以援手!”

    说罢,三位大儒齐齐躬身为礼。

    穆丰长叹一声。

    不说三位白发皓首的大儒在他面前施以大礼,就是看在荀洛的面子他也无法拒绝。

    “三位长者请起,事情还需大家一起合计才行。”

    一下子,三位大儒笑着站起身来,安然坐下后,静静的看着穆丰。

    这般模样,即看得季晴川惊叹不已,也看的穆丰感到一阵无奈。

    穆丰沉思一下,揉搓了一下手指,然后抬头问道:“太师、左右丞相都是何等出身?”

    三儒对视一眼,然后孙休开口道:“世家,外面传言太师贾涉平民出身,其实不实。当然,其人祖辈虽然为官却最高不过一郡镇守,官位不高。而贾涉其人幼年好读古书,慷慨有大志。攀附世家,考取进士后以父荫入大理寺,然后因其颇有谋略而步步登高,最终权倾天下。”

    “世家”

    穆丰长叹一声,他就知道,朝野之上难见草根。没有世家为依靠,任何平民皆会覆没在世家织就千百年的无形的大网。

    孙休又继续解释道:“至于左相余又晨、右相萧冲就更不用说了,完全就是顶级世家出身。其后六部至少一半皆在他二人麾下。就连枢密使彦青都得受其掣肘,否则兵部尚书林可法也不可能当面就敢与之争锋。”

    穆丰颔首,然后断然问道:“那么说,三衙就是皇族了!”

    三儒闻听一愣,随即点头。

    孙休也郑重的一点头道:“不错,侍卫亲军马军都指挥使司杨偃、侍卫亲军步军都指挥使司李全、殿前都指挥使司吴曦看似不和,其实都是宗人府出身,这点根本瞒不过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