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六百零五章 老妇人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网..org,最快更新天下我为峰最新章节!

    前州桥,人影憧憧,不时有人探头探脑向启圣书院张望。

    穆丰知道这里随着荀洛的回归必然会变成整个帝都注意的中心,可他毫不在意,跨步上前。

    “荀叔在那里?”

    他脚步未停,走过季晴川时飘出一句话。

    季晴川果然是听从季乐的话,前来接应穆丰,看到穆丰脚步走过,迅速跟了过来:“荀大侠去见巽斋先生无果,就去找东莱先生。”

    穆丰脚步一顿,有些诧然。

    他知道巽斋先生是启圣书院山长欧阳守道的别称,东莱先生是吕祖谦的别称。

    早在福临门内他就看过烽火的消息,欧阳山长早在十日前就离开书院了,荀洛自然是见不到他。

    可是,山长不再,荀洛竟然会找东莱先生吕祖谦,着实出乎穆丰意料之外。

    在穆丰剑试帝都前有个付明理与他们不和,虽然付明理小手段搞的十分隐晦,其实并未脱开穆丰的心里。

    只不过,付明理感觉自得,实际落在穆丰眼中不过是小二玩耍罢了,不值一哂。

    当然,在穆丰注意付明理时,大儒吕祖谦自然也落入他的眼中,同样也知道,这般刻板的人是不可能与荀洛相交相识的。

    “现在,荀大叔去找吕祖谦,然后消失不见,难道...”

    穆丰心神电转,脚步稍缓。

    “给我讲讲东莱先生...”

    “是!”

    听到穆丰对东莱先生感到好奇,季晴川连忙跟上,低头讲起天一斋来。

    随着季晴川的讲解,穆丰眉头微微一蹙,然后又舒缓开了。

    “竟然是一位理学家...”

    他在大诚斋曾经看到过这位东莱先生,那个时候他看到吕祖谦走进大诚斋劝诫荀洛,看到过这位有着太玄境的儒者完全无视荀洛凝魂尊者的身份,赫然与他平起平坐。

    那个时候荀洛就告诉过穆丰,吕祖谦是启圣书院五位大儒之一,是位理学大儒。

    穆丰那时只是听荀洛提过一嘴,吕祖谦是理学大儒,当时穆丰还担忧这位到底是气本论还是心本论,或是理本论。

    理学三派,气本论、心本论还好,如果是理本论就很棘手了。

    现在听到季晴川讲解顿时明了,吕祖谦果然是最最难缠的理本论大儒,是主张存天理灭人欲的腐儒。

    “荀大叔走的不是宗人府,国子监祭酒胡伯庸的门路吗,怎么有何这位大儒搅合在一起了呢?”

    穆丰想得有些头痛时,跨过了中门,走过了二门,走过南斋文瑞堂,向西一绕来到天一斋门前。

    他吸了一口气,抬手轻叩斋门。

    咔咔,两声轻响。

    “来了,来了!”

    里面传来一声略显苍老的轻呼,然后蹒跚的脚步一点一点走到门口。

    拉开门闩,咯吱一声,露出一张略显苍老的面容。

    是为老妇人,她站在门口,半启斋门,半露脸的轻问一声:“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这是避嫌,穆丰微微摇头轻叹一声,身子一侧,没向里面张望,而是侧过目光道:“尊者,在下穆丰,请问东莱先生在家吗?”

    这句尊者是对老人家的一个尊称,而非凝魂尊者的尊者。

    老妇人懂,季晴川也懂。

    “啊!”

    一声低呼,老妇人扶着木门的手微微一抖,显然她知道穆丰是何许人也,只是没有想到穆丰对她会有如此礼节。

    “啊!”

    又一声低呼在穆丰身后传来,是季晴川,显然他同样没有想到穆丰对老妇人会有如此称呼。

    穆丰诧然回首。

    季晴川尴尬的一笑:“这位是东莱先生的夫人。”

    穆丰眉头一挑,似乎知道季晴川未言的意思,不由道:“如此年纪难道不值得尊重吗?”

    季晴川歪头向内看了一眼。

    那是个面容苍老,芳华不再的妇人,浑浊的眼眸,褶皱的脸庞,还有花白的头发,年纪的确不小了,绝对在花甲之上。

    这位老人家穆丰不认识,季晴川却知道,是东莱先生吕祖谦的原配,一位不识武的普通妇人。

    也许年轻时老妇人也通晓一些武学,只不过吕祖谦信奉的是,女子无才便是德,所以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将一切武事停掉。

    结果,花甲年纪的吕祖谦早早突破太玄,一身皮囊看似中年,而妇人却已然垂垂老矣。

    还好,吕祖谦虽是理学大儒,心性古板却不薄情,两位老人一声和睦,轻易仍然。

    老妇人似乎听到季晴川的轻呼,也听到穆丰和季晴川的一问一答,心中对穆丰不由好感大生,于是在门内低声道:“先生,与荀先生早早就出去了,一直未归。”

    “啊!多谢夫人!”

    穆丰一抱拳,然后后退两步转身而走。

    季晴川尴尬的向门内长鞠、拱手,转身向穆丰追去。

    却不知门内老妇人透过门口,斜眸看着穆丰远去的背影,低低赞叹一句:“是个好孩子!”

    “那,母亲...”

    老妇人身后转过一位粗布长衫的少女,搂着老妇人的肩臂,歪着头,目光透过门缝好奇的张望着。

    “知情知礼的孩子,一般运气都不错!”

    老妇人最后看了一眼穆丰的背影,缓缓合上木门,抬手把门闩别上。

    “可是,父亲不是要...”

    少女诧异的看了眼老妇人,话说了半句。

    老妇人淡然道:“你父亲是你父亲,他是他...”

    少女有些不懂。

    老妇人却没管她,蹒跚着走进屋内,那座充满凉气,冰寒刺骨的天一斋。

    少女搀扶着老妇人,刚一走进天一斋,身子就忍不住抖了一下。

    “给你...”

    老妇人从屋里拾起一只巴掌大的手炉,点点暖气顺着手炉传入体内,舒服的少女忍不住张嘴呻吟一声,一股白白的哈欠传了出去。

    少女瞬间羞涩的闭合上红唇。

    老妇人笑着捻了一下少女冰凉的脸:“去里屋吧,那里空间小,能缓和些。”

    少女红着脸:“那,母亲你呢?”

    老妇人摇头道:“母亲年岁大了,耐冻。”

    少女张了张嘴,抱着手炉低头跑进里屋。

    望着少女的背影,老妇人嘴角流出一丝淡淡的冷笑,无声的讥讽道:“年岁大了,耐冻...”

    说着她仰头看了看挂着冰霜的屋角,转过身,蹒跚着走了出去。

    “夫人...”

    人影一闪,一个白衣妇人站在他的身后。

    老妇人一挥手:“把老爷的那个消息想办法告诉给那个孩子,知情知礼的孩子。”

    白衣妇人身子微动,似乎有些惊异,但她马上,毫不犹豫的一点头:“是,夫人!”

    “知情知礼的孩子运气都不会太差...”

    空无一人的天一斋里,老妇人淡淡的笑着,喃喃自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