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六百零二章 兵分两路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帝都在中州中部,背嵬军他们是从帝都北方的鲁州兵书山向西南而走,绕过帝都贴着偏向中西部的燕州,然后直行来到正西方的邑州。

    邑州西南就是与韵州相邻的岳州,北部是唐州,东部是燕州。

    别看背嵬军从兵书山来到邑州平邑府东蒙山的靖庐耗时数日,可穆丰和孤竹剑凌空飞遁赶往帝都,却只需一日就能到达。

    这时,穆丰二人是从南门进入的帝都。

    站在帝都南门,穆丰不禁心生感慨。

    半月前,他统率着十五万大军,雄赳赳气昂昂的从北门德胜门出兵,半个月后,他只带着孤竹剑一人,孤零零的从南门走进。

    时也运也,恍如隔世一般,不经意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走进帝都穆丰与孤竹剑就此分开。????他们是兵分两路,孤竹剑去寻找季乐,打探殷无咎的消息。

    穆丰则去玉家,寻找玉胧烟打探荀洛的消息。

    在帝都除了玉家其实穆丰也不知道去找谁,现在跟他有关的秦家、容家、段家、高阳家他都不能去找,省得给他们惹祸上身。

    唯一能找也只有烽火玉胧烟了。

    穆丰摩挲着手里的瑜白令,忍不住笑了。

    这种令牌他现今有三块,一块是烽火外卿的玉色瑜白令,一块是宝仙九室天真传铭牌,外门行走令,一块是羽化天宫长老铭牌,外门行走令。

    在帝都,三个宗门都有分舵存在,不过穆丰身份太过敏感,不敢轻易寻找羽化天宫,也不敢随意惊动宝仙九室天。

    那么,即便惊动出了事情也不会让他在意的,唯有烽火。

    不是穆丰冷血,无视烽火的损失。

    而是因为他与烽火之间,只是纯粹的利益联盟,他付出智慧烽火付出利益,相互交换,无所谓谁亏谁,有了损失也无所谓谁欠谁。

    甚至穆丰清楚的知道,如果真有什么不测的事情发生,烽火也必然不会为他去守护,去牺牲。

    不是烽火没有这个势力,而是因为穆丰手中持有的仅仅是瑜白令。

    如果换做寿山令,或者更近一步的葬玉令就完全不同了。

    寿山令是守护之令,平日很少会离开烽火的眼界,故而有什么危险都会被扼杀在萌芽之中。

    葬玉令却不同,旁人不说,单单一个魔公玉无达就让穆丰知道,烽火真正的拥有无惧任何势力威胁的能耐。

    因为魔公玉无达是东陵九州人人欲得的三魔之一。

    有无数人和无数势力在满天下的寻找他们,甚至不少人都知道三魔是烽火葬玉令主,可数十年过去了,从未听闻有谁或有那个势力能在烽火的口中得到过三魔的只言片语。

    烽火如何强项,实力如何强盛,可想而知。

    穆丰抬头望着帝都的天空。

    今天是个难得的冬季艳阳天,风高气爽,暖阳融融。

    是个出行访友的好日子。

    大夏龙雀别在后背,錾金虎头枪提在手中,穆丰施施然顺着御街向北行去。

    御街行进十里左右已然能够看到高大巍峨的皇城城墙。

    帝都虽然不禁武修携带武器,可那是外城,如果进入内城他还提枪跨刀的话,羽林军绝对会上来找他好好聊聊。

    正好眼前就是南门大街,他顺势一转,沿着南门大街行至东十字大街来到翠碧楼前停下。

    “唉,客官您来了,请进,请里面上座。”

    翠碧楼前驻马凳上小二看到穆丰停下,立马跳了起来,热情的招呼着。

    穆丰随意的一点头,跟着走了进去。

    翠碧楼在古台府就已然不凡,到了帝都更是奢华无比。

    不过,穆丰来这里不是为了吃喝,也不是来欣赏,没用小二招呼自顾自的走到掌柜身前。

    “客官,您”

    掌柜的刚一张嘴,穆丰的手掌啪的一下拍在柜台厚案上。

    一块无暇美玉留在上面。

    “瑜白令”

    掌柜刚一低头,立刻发出一声低呼。

    然后‘刷’的一下凑了过来。

    袍袖一挥把美玉罩在下面,然后一脸堆笑的叫道:“小二啊,带客人上楼,招呼二掌柜,福临门来客了。”

    一声吆喝,瞬间整个翠碧楼的客人齐齐抬头望向穆丰。

    提枪背刀一少年,武修无疑。

    有人一见是位武修,瞬间没了兴趣,有的人则兴致勃勃的看着,仔细打量着穆丰。

    福临门,几乎就是翠碧楼的招牌,能去那里的非富即贵。

    有人知道,那是代表着烽火的生意,有人却是不知,以为能去那里的都是身份高贵,代价不凡,都好奇得很。

    只是今日谁都不知道,穆丰能走进福临门可不是生意来了,而是手握烽火三令的人,边走九州,任意一家翠碧楼吃住用度全不花钱。

    这是他们的权利。

    当然,能手握烽火三令的人也不会在意这点吃住用度。所以,但有持令者出现,几乎都是有要事才会前来。

    等穆丰走进福临门时,一位白白胖胖的中年人已经躬身站在那里。

    “阁下是?”

    穆丰长枪在旁一立,瞬间一位侍者走过来将錾金虎头枪接了过去,同时一位美貌侍女提着兽皮汗巾走过去,仔细打理起来。

    “小的杜成,填为福临门二掌柜。”杜成躬身笑着,胖胖的小眼一眯看着穆丰,略略迟疑道:“您,您是穆统领吧?”

    穆丰先是一愣,随即笑道:“不错,正是穆丰。”

    然后颔首道:“烽火的消息就是通灵,这么快就知道穆某的身份了。”

    杜成连忙奉着笑脸道:“穆统领的大名这一月来是响彻整座帝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穆丰眉头一挑:“哦,是吗?”

    杜成又笑道:“绝对是真得,真得不能在真的了,尤其前几日兵书山羊角山隘口大战那是惊天动地,已然传遍九州了。不过,小的能识得统领大人还是因为古台府福临门二掌柜杜丘是小的兄弟。”

    穆丰一愣,大笑起来:“我说呢,看你的样貌跟杜丘真有几分想象。”

    “水,好茶好水!还不把铜盆端来,给大人净手!”

    杜成显然十分崇拜穆丰,不顾二掌柜的身份,一口一个小的不说,还亲自给穆丰拉开桌椅,吆喝着侍女给沏茶、倒水、净手。

    让穆丰接连数日的劳累在这一瞬间,轻松了几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