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五百九十五章 传统领令:走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网..org,最快更新天下我为峰最新章节!

    落石被左右麾下轻易扫落,乌力吉三人目光转向后方,一仰头就看到山顶上稀稀拉拉的人影,立刻明白这群人的意图。

    “弓箭手,给我扫落他们!”

    乌力吉就不明白,蛮军是不是在藏兵峡的日子过的太轻松了,两座高峰被人占领竟然没有人知晓。顿时恶从胆边生,抬手指着山顶怒喝起来。

    其实并非没有人知道山顶有人,别的不说,鬼窟就有人知道,不过没有人向蛮兵提醒而已。

    鬼窟,毕竟是东陵人,他们从三蛮这边借力可以,要说实心实意的帮助三蛮,那是不可能的。

    现在的局势,三蛮大势以成,无论后面还有没有人推波助澜,三蛮都不可能停下前进的步伐,停止下面的攻势。

    所以,在这个时候,看到有人捣乱,鬼窟人并不介意给三蛮找点小小的麻烦。

    可惜这些三蛮并不知道,他们只是知道,压制山顶捣乱的人,继续用弓箭磨死荀洛、穆丰等人。

    只是事情并非如他们所愿那般发展。

    蛮军刚刚把弓箭瞄准山洞峭壁上的游奕军,穆丰这边登上山巅的人看到对面人的举动,顿时两眼冒光,紧跟着学了起来。

    噼里啪啦,无数碎石从天而降,向着蛮军狠狠地砸了下去。

    一时间两边的礌石将地面的蛮军砸得抱头鼠窜,根本形不成一点攻势。

    蛮军的人是多,绝对在二十万以上。可是,在如此狭窄的空间里,连一两万人都排不开,人数的优势一点都体现不出来。

    当然如果他们狠下心来,用人堆,再强的武修也能被他们堆死。但穆丰岂能如他们所愿,傻傻的站在那里,让他们围攻。

    一个八门金锁阵布开,轻易的锁定偌大一片面积,让本就狭窄的工兵大营失去了腾挪的空间。

    骑兵没有冲锋的空间,也就失去了犀利的手段,步兵、枪兵、弓箭手组不成杀阵,对于一群天罡境来说除了送死几乎没有别的用处。

    “把大营给我拆了!”

    在乌力吉气得呼呼直喘,怒不可遏时,兀颜陀大手一指,直击要害。

    是的,现在制约蛮军攻击的就是工匠大营的围栏,人为的,强行的将空间割据成数块,让蛮兵大军不能自如出入。

    “对,拆了大营围栏!”

    兀颜陀的一句话点醒梦中人,所有人同时发号施令,呼啦一下就将工匠大营外面围栏拆了个空。

    空间立刻腾了出来,宫骑卫阵型一布就准备冲锋。

    “还想冲锋!”

    穆丰冷笑一声,双脚点着地面凌空而起,身体翻腾之间,大夏龙雀陡然现出十数道刀芒,金光灿灿的绚丽夺目,闪耀当场。

    噗噗噗...

    刀芒闪烁,两前两后,三左三右的劈在地面。

    一刀三五丈,纵横睥睨之间,犬牙交错的在宫骑卫面前布下一座刀阵。

    刀光残影消逝,刀芒落地留痕。

    几百匹战马站在那里,瑟瑟发抖,竟然没有一匹敢跨步上前。

    一个宫骑卫皱了皱眉头,拍怕胯下战马。

    战马一声嘶鸣,极力的抖动着四蹄,硬是迈不出一步。

    宫骑卫锁紧眉头,想了想,翻身跳下战马,迎着刀阵走了过去。

    还未等他走到近前,凌冽的锋芒已然刺得他肌肤隐隐作痛。

    “锋芒毕露!刀芒留痕。”

    宫骑卫一声厉吼传了过去。

    这时,蛮兵们才知道,穆丰那一刀落下,残留的刀芒印入地面,迟迟不退,骇得所有战马驻蹄不前。

    “这是耻辱!”

    乌力吉狠狠地吸了一口气,回头看着兀颜陀、拓跋功,充满着无奈,吐了一口浊气。

    这一刻,他倍感无力。

    前锋大营可是有二十万蛮军,却在面对不过千人的背嵬军时束手无策。

    这是绝对的耻辱。

    兀颜陀扭过头看着拓跋功:“怎么办?”

    拓跋功冷笑一声,脸上显出一抹狰狞:“怎么办,拼命呗。”

    说完他转过头看着乌力吉和兀颜陀,“咱们,还有后退的机会吗。皇子,不进则退!”

    他的话音刚落,乌力吉精神陡然一震。

    “是啊!”

    乌力吉狼牙棒陡然甩起,扛在肩头。

    看着兀颜陀、拓跋功大笑一声,“你说错了,到了这种地步。那群狼在后面等着咱们失败,然后一口把咱们吞掉。不进,则退。不,你说错了。咱们不进的话,连退的地方都没有。”

    “是,不进则死!”

    兀颜陀暴喝一声,端起重铁枪,疯了一般的冲了出去。

    他站在刀阵前,乌力吉、拓跋功分站左右。

    “太玄境,天罡巅峰,所有大将,跟我杀过去。”

    乌力吉抡起狼牙棒,恶狠狠地砸了过去。

    虽然他可以腾空跃过,但为了鼓舞士气他选择了毫不退让的碾压过去。

    “好,鬼车大将,听我号令!”

    兀颜陀重铁枪横扫过去,枪风凌冽的压迫过去,在中间悍然趟出一条过道。

    不偏不倚,笔直的向穆丰冲了过去。

    “南禺大将给我来!”

    乌力吉、兀颜陀说得很清楚,拓跋功也知道他们已经没有了退路,唯一脱身之道只有击败眼前的敌人。

    荀洛他是不敢去想,不过,七彩鸣镝发射,三圣必然会来一人,所以他们的敌人唯有穆丰。

    这时候,两方山顶的拖延显出效果。

    所有游奕军全部登顶,就连八小彪都被穆丰赶了上去,地面留下的唯有荀洛和穆丰。

    三位皇子知道,敌人最重要的就是这两个人,只要他们没有脱离视野,其余小兵是走是留都无关紧要。

    “走吧!”

    穆丰淡淡的给徐景睿传令。

    徐景睿握着长枪用力的插入坚硬的岩石之上,双眸一瞬间变得殷红。

    “副军使...”

    七小彪似乎知道徐景睿听到了什么,齐齐跨步走出,低呼了一声。

    站在山顶才知道山下蛮军兵力如何的强大,放眼望去,密密麻麻的都是人,看都看不清。

    “走!”

    徐景睿几乎是从牙缝间挤出这么一个字。

    鲜血刹那间从他嘴角流了出来。

    “徐景睿...”

    七小彪低低吼了一句,可当看到他嘴角流出的鲜血,齐齐的停了下来。

    “我也不想走,我也想跟着统领一起走。可是,不可能的。”

    徐景睿手掌向下一按,刷的一声,长枪大半插入青石间。

    他徐徐抬着头,用着通红的双眼看着七位兄弟:“这里还有一千兄弟,走了的兄弟还看着我们。”

    目光转过,七小彪看到身后整齐排列,伤痕累累的兄弟们,还有一些状况略好,正背负着战死兄弟的尸首。

    顿时,所有人的心都感到一痛,忍不住低着头,怒吼一声:“传统领令,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