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五百八十四章 意愿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战,如何战呢?”

    穆丰倚着岩石看着山下,食指一下一下叩着拇指。

    他还在犹豫。

    如何战斗,穆丰早有决断,如何进退,他也早有谋断。

    只是战斗切入的时间让他犹豫。

    无他,伤亡二字。

    大家都知道,这里何时开展战斗,必然会影响羊角山隘口的战斗。

    早些进入战斗,羊角山隘口的伤亡虽然会少,可战斗效果却不能让人满意。

    因为羊角山隘口不能让三蛮感觉到痛,战斗就不会激烈。

    战斗不够激烈,三蛮投入的兵力必然会少。

    兵力投入少,大本营兵力就会多,那么给予穆丰他们的时间就会短,自然对战械工坊的伤害就不够大。

    影响是一连串的。

    而且,越早结束战斗,三蛮重建战械工坊的时间也会更早。

    可要是战斗时间切入晚一些,以上一系列问题都会不药而愈、迎刃而解。

    但,相应要的是,羊角山隘口背嵬军血的付出。

    谁都不知道,十五万背嵬军会折在这里多少。

    兄弟、性命...

    一项果断的穆丰,第一次感觉到犹豫,第一次怯懦的不敢做出决定。

    他的为难,他的迟疑,荀洛知道,梁启文懂,甚至这几天游奕军上下,看着穆丰呆呆的倚在岩石不动不摇的姿态,都明白。

    可这个决定所有人都知道,唯有穆丰自己去做决断。

    除了他自己悟透外,甚至都没有人敢开口催促。

    又一个夜晚到来,夜神扯着一块大大的黑幕,遮盖了整个天空。只有点点寒星顽强的释放着自己的光芒,透过漆黑的夜幕向大地挥洒。

    峡谷内,一座座军营点亮了灯烛,浅浅的火光居高临下望去,仿佛接天连衣的萤火般闪耀,由此一直延伸到远处,甚至是更远的远处。

    冰寒的冬季,冰寒的夜晚似乎因此多出了一丝暖色。

    穆丰倚着岩石呆坐,痴痴的看着山下。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就那么的看着,看着一座又一座军营熄灭了灯烛,让天地一切渐渐的又隐在黑夜之中。

    “启文...”

    穆丰轻轻的叫了声。

    倏地,微风拂动,梁启文出现在穆丰的背后。

    静静的,似乎他一直就站在那里,从未移动过。

    穆丰没有回头,仿佛不知道梁启文是否站在他的身后,自顾自的说着:“你说,当三蛮入侵时,就这个东陵,这个中州。你们是否愿意为他付出一切,乃至牺牲生命,也无怨无悔呢?”

    梁启文身子微微一颤,他知道这就是穆丰犹豫的根源。

    其实不止是穆丰在犹豫,他以及他们一样在犹豫。

    背嵬军不是朝廷军队,甚至他们的建立都跟朝廷无关。

    所以,在东陵厄难之时他们可以做出任意的选择,解散或勤王。

    任意选择都不会有任何人指手画脚,说对或是不对。

    当时,在所有人都感觉到茫然,甚至对此毫无感觉时,荀洛为他们做出了选择,勤王。

    于是背嵬军走到了现在。

    而现在,又一次抉择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选择生或选择死。

    就此罢手是生,继续战斗有可能死。

    这一次,穆丰没有用荀洛去为他们选择,而是认真的为他们做出思考。

    现在,应该是穆丰开始抉择的时候。

    “统领...”

    梁启文犹豫了,他不知道应不应该回答穆丰的问话,因为他的回答将影响到穆丰的选择,进而影响到背嵬军命运的抉择。

    穆丰一抬手,在梁启文迟疑而没做出回答时抬起了手,阻止了他的回答。

    梁启文一愣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穆丰为什么提问却不要他回答。

    “你现在下山,回归大本营,寻找五虎将,给我所有人,背嵬军一千五百人的答案。”

    穆丰静静的闭上双眼,向后一仰。

    “给你一天时间,我要背嵬军所有人的答案。背嵬军的命运有背嵬军自己解决。”

    梁启文一愣,随即双眸精芒一闪。

    黑夜,亮若星辰。

    穆丰沉默了两天是应该做出抉择了,因为穆丰如果继续迷惘、迟疑下去,那就不用选择了,因为他的迟疑,他的犹豫不决就是选择,选择让背嵬军继续战斗。

    因为只要他不发号施令,羊角山隘口就别无选择,只能继续战斗。

    而三蛮在强攻不果的情况下,必然会大怒,必然会继续增兵。

    伤亡持续,折损增多,结果如何自然不言而喻。

    到那个时候,背嵬军无论伤亡如何,在知道穆丰的犹豫和为难时,不仅不会憎恨他,相反还会更加感动。

    而丰硕的结果得出的一切荣耀,都会落在穆丰的身上。

    可他开口了,一切就不同了。

    结果将不由他能控制,荣耀自然也归属整个背嵬军。

    背嵬军的命运只能由背嵬军自己选择!

    只此一句,梁启文猛然一震,双眸精光闪烁,深深的看了穆丰一眼,转身离去。

    不用任何人说任何话,穆丰的这句话梁启文必然会传达到背嵬军所有人耳中。

    从此往后,穆丰不仅是背嵬军唯一统领,也必然超越荀洛成为背嵬军唯一领袖,精神领袖。

    这是任何权威,万千荣耀都无法改变的事实。

    梁启文悄然离去,荀洛又悄然出现在穆丰身旁。

    没有人说话,穆丰没有,荀洛也没有,只是他望着穆丰的眼神复杂了许多。

    半晌,穆丰缓缓睁开了眼,慢慢的扭过头,看了荀洛一眼,道:“您,失望了。”

    荀洛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穆丰眉尖一挑,奇怪的问道:“为何?”

    荀洛双手一拢把弹龙剑环抱在怀中,笑道:“你不是我,我不是你,我虽然愿意精忠报国,甚至死而后已。可我却不能为你做出抉择,也不能为背嵬军做出任何选择。”

    穆丰眉头挑起,微微一皱,在额头中央挤出一个几字形,深深的看了荀洛一眼,半天眉头才舒缓下来。

    “奇怪,不解...”

    虽然是漆黑的夜,荀洛仍然清晰的看到穆丰脸上的任何变化。

    穆丰点了点头,旋即又摇了摇头:“精忠报国,这四个字我明白,也理解。只是想不到,你会有精忠报国、死而后已的想法。”

    他似乎又想起岳飞岳鹏举来,忍不住一声叹息。

    “你这不是精忠报国,是尽忠报国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