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五百八十一章 腾渊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忠君报国也好,为国效命也罢,很多时候都是为了心意。

    心安,意宁。

    这两个词汇很虚,虚无缥缈的虚,因为它并非实质的东西,即看不见也摸不着。

    但是,只要说出去大家却都会明白。

    东陵王朝有九州,千年以来只有中州属于东陵大帝,其余八州都归八王统治。早些年还政出双命,最近四五百年早就不知大帝,只知八王。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到了现在王不是王,帝不是帝的,百姓虽然还自认为东陵人,却失去了国家的概念。

    所以,苦行道、白翎军、齐天王和鬼窟动乱天下,让无数人听命于此,在一日之间陷入大乱。

    乱,不是无由而来,都是有原因的。

    往时,这些乱事穆丰从未在意过,现在进入此事之中,他才一点点的捋顺所有事由。

    然后他就敏锐的感觉到,一切事情似乎都像是被人设计的一般,随着时间的推移,按照既定的顺序发展着。

    也许,唯一脱离掌握的是外寇三蛮的入侵。

    不过随着事态的发展,幕后黑手感觉到三蛮入侵也并非是坏事,似乎也符合他们想要达成的目的,所以不但没有阻挡,相反还顺水推舟在背后推了他们一把。

    别的事情,譬如白翎军、齐天王或是鬼窟搅动天下不安。

    可因为他们都是东陵人,即便有些让人反感,却并不会太引人注意。

    毕竟武林是武林、江湖是江湖、皇朝争霸是皇朝争霸,虽然同样是东陵九州却仿佛是三条线,即便偶有交汇,却从来不能相融,更别说是相合了。

    交汇之后,你还是你我还是我。换做三蛮入侵却是不同,因为三蛮是外族,天生就是敌人。

    你偶尔在边疆挑衅一二,没人在意,打打草谷,也没人在意,可悍然侵染东陵,甚至杀向中州,就直接挑动了许多人的心神。

    武林人、江湖人、白翎军、齐天王、鬼窟好比是一个大家庭里得兄弟,这么争抢打杀,都是家里人,可以管可以不管。

    三蛮是什么,那是外人,是邻居,平时说说笑笑可以,借点东西不还也可以。

    可若是不经家人同意,直接伸手到家里抢怎么能行。

    像荀洛他们,眼看着外人如强盗一般入室抢劫而不闻不问,绝对是心不静,神不宁,坐立不安。

    有能力的,出手相阻,保护家人,保护家里的财产。

    即便出手之后被强盗捶打一番,半死甚至半残也管不了那么许多。

    就算是家毁人亡,至少我心安宁。

    是的,荀洛、穆丰他们在这个时候出手,不是为了家国天下,而是为了我心我意。

    就像荀洛对穆丰、梁启文说的那样,我们能做到这些,就已经足够了,至于其他的,谁又敢说些什么。

    其实穆丰比荀洛的想法还要过份,他所想的是,我只求心安,至于别人,说什么或做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

    真的和穆丰没有关系吗?

    在穆丰与梁启文把麾下千人游奕军一点点散开在兵书山,躲开三蛮暗哨藏匿起来的几天里,羊角山的战火愈加炽烈起来。

    背嵬军别看兵力不足,可战力真的太过惊人了,完全出乎三蛮和东陵九州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这里,原本是整座战场并不引人注意的一处,可因为背嵬军的到来,首先他就吸引到中州帝都的瞩目,其后是鬼窟,然后是古州和苦行道同样把目光投了过来。

    再然后,小小一个羊角山强行阻挡了乌烈大军七日,从军中五虎将硬憾乌烈三大无敌骑兵之二,天齐军、天辅军轮番攻击,硬生生斩杀乌烈十万人马。

    折合起来,一日损耗在一万之上,直接让乌烈前锋军大伤筋骨。

    其后,鬼车夷离堇兀颜陀知晓是背嵬军之后,想起桐城关外鬼车耻辱性大败,勃然大怒,直接调动三万疾风骠骑辅助天辅军同时攻杀过去。

    此时的舒尔哈齐率领的一万天齐军全部折在这里,阿离合懑的两万五千天辅军几乎也所剩无几,甚至后来又调集过来的两万刀盾手都填了进去。

    乌烈军前锋所有人马几乎只剩下了辅军,若是不让鬼车出手,他只能想中军大营求救。

    那样一来,必然会受到都勃极烈的训斥和鞭打。

    可若不求救,若是鬼车将羊角山攻打下来,丢失的更是颜面。

    乌力吉进退两难之际,兀颜陀已然不管不顾的派出斡乜离,就是桐城关当年的统帅,曾经与兀颜陀地位相同的夷离堇。

    只不过桐城关三年对他减分太多,从夷离堇变成了令稳。

    夷离堇在鬼车是被成为大王的无上存在,而令稳虽然同样尊贵,却只能算是小王。

    这还是因为斡乜离有皇族血统,是第二横帐的宫卫,护佑斡鲁朵的宫卫,才能让他保留十二宫大部分兵力。

    “默啜你率领疾风骠骑,我率领铁甲狼骑,冲锋!”

    斡乜离被兀颜陀当做先锋官派遣,原本应该是十分耻辱的事情,可当他知道面对的敌人就是桐城关让他惨败的背嵬军时,毫无怨言的将十二宫兵力拿了出来。

    虽然斡乜离知道,此次他被兀颜陀当刀子使了,可他不在意,那次惨败已然将他所有前程毁掉,这次即便折损他的所有,他对兀颜陀也毫无怨言。

    背嵬军,是他终生的敌人。

    “喏!”

    默啜阴森着双眼,单膝跪倒在地,握手成拳用力的捣在胸口。

    嗵的一声闷响。

    默啜提着狼牙棒转身跨步走出军帐。

    对于背嵬军的仇恨,默啜绝不下于斡乜离,因为当年那一败斡乜离前程尽毁,他也跟着陪同连带。

    毕竟当年斡乜离与他合谋,在坑杀背嵬军的同时排除异己,却不想排除异己做到了,坑杀背嵬军却没有做到。

    如果做到了,那就是功大于过,没有做到,就是过大于功。

    尚幸他们同属皇族,否则哪里还会有命在。

    现在,能够再度遇到背嵬军,如若不能报仇雪恨,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疾风骠骑,复仇...”

    默啜一声怒吼,率领着疾风骠骑泼剌剌的跑了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