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五百七十六章 夺权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舒尔哈齐和李定双枪争锋,罡风肆虐,让鹿砦前敌我双方为之一静。

    “全军、礌石,落!”

    吴桐一声长啸恰在这时响起,羊角山双峰峭壁上瞬间应喝,落石如雨。

    “好时机!”

    远处,眺望前方战场的岳鹏举看着被落石漱漱而下,看着天齐军被砸得一片混乱,忍不住赞了一声。

    “不愧是背嵬军五虎将!”

    悲哥双手握着玄武离渊刀也忍不住用力一攥,赞叹一声,自愧不如。

    吴桐、李定、尤中会、伍家侍、杨惠存五人跟秦煌、悲哥两人年龄仿佛。

    后者已然突破到了太玄境,前者虽然达到天罡巅峰甚至大圆满,可是太玄之路却没有一丝触动,想要突破还遥遥无期。

    改修兵法是穆丰为他们指引,也是他们喜欢而选择的道路。

    以前,岳鹏举他们只感觉他们对兵法之道十分用心,可此次战役,他们先看到尤中会的坚持,又看到李定、吴桐有意无意中的配合。不由不赞叹一声,他们在兵法上的悟性的确比武道强,也惊讶穆丰看人看事看物之精准毒辣。

    李定率先出现,凭借一己之力与舒尔哈齐双枪争锋。

    蛮族的性格耿直,崇尚武力,尤其喜欢阵前单挑。

    李定略一挑衅舒尔哈齐毫不犹豫的改变了攻击方向,也同时将身后蛮兵挡在了后面。

    而这种情况早就在吴桐意料之内,所以,当大批蛮兵因为前方双枪锋芒所阻,拥塞在了哪里,进退不得的时候,一声喝令礌石如雨而下。

    只这一瞬间,蛮军的折损无法阻挡更无法改变。

    刹那间,舒尔哈齐的眼眸变得一片血红,似乎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恍然大悟,自己掉入敌人的陷阱。

    仰天一声厉吼,虎暴狼牙枪上一头猛虎露出锋利的獠牙,悍然决然的扑向李定。

    李定也一声长啸,长身而起,枪缨一旋,灿若梅花。

    飘忽间,一朵又一朵的梅花跳过虚空距离,扑到猛虎身上,让猛虎纵有虎爪獠牙也进退不得。

    这枪法有虚实,有奇正,进其锐,退其速,其势险,其节短,不动如山,动若雷霆。

    弄得舒尔哈齐一杆大枪风雷震震却只有雷霆之声,不见雷霆之势。

    硬生生的被李定绚丽夺目的枪势缠在哪里,进退不得。

    声声怒吼,响彻天地,即便是从数十丈高空坠落的礌石声都掩盖不下去。

    可惜,梅花枪法最绝妙的就是一朝得势敌人便无再复之隙。

    舒尔哈齐的确力大无穷,招法凶悍,攻坚杀敌无有不克,偏偏被变化莫测,奇妙无穷的梅花枪法相克,一经缠绕仿佛蝴蝶落入蛛网一般,根本无力挣脱。

    “蠢材!”

    冷不丁,隘道后方,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阿离合懑不知道何天辅军时出现在了哪里,一队万人整齐排列在他身后。

    而他,森森锋芒隐晦在眼底,一抹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愤慨全然挂在脸上。

    “有点麻烦了!”

    吴桐转了转手中长刀,双眼微微一眯,变成一条缝隙,瞳孔仿佛聚成猫眼一样,远远眺望着阿离合懑。

    阿离合懑与完颜列、舒尔哈齐绝对不一样。

    这个不一样说的不是相貌,而是气质,还有吴桐看到他时的第一感觉。

    “悲哥!”

    岳鹏举几乎同一时间也低低呼叫一声。

    “在!”

    悲哥提起玄武离渊刀,上前一步,静静的站在岳鹏举身后。

    “保护李定。”岳鹏举的手指向阿离合懑:“那个人,有机会,斩杀了他!”

    “喏!”

    悲哥抬头远眺阿离合懑,眉头微微一蹙,他感觉不到阿离合懑有何威胁会让岳鹏举如此看重。

    还不待悲哥做些什么,岳鹏举突然又道:“你们先去那里。保护好吴桐、尤中会!”

    “喏!”

    悲哥愕然一愣,随即跟孤竹剑同时应喝一声。

    身形微动,两人不见做任何姿势,滑步前行,已然跨越三道木墙站在吴桐身后。

    哗哗...

    一阵衣襟抖动的破空声在空中传来,吴桐微微一回头正好看到是悲哥、孤竹剑,眉头顿时一挑。

    “副统领让你们来的?”

    吴桐低低问了一身。

    “嗯!”

    悲哥一点头。

    吴桐瞬间转身,抬手指向阿离合懑:“那个家伙,一会儿有机会,整死他!”

    悲哥一愣,侧过头看着孤竹剑,两人眼中同时露出了不解。

    岳鹏举、吴桐竟然都是同一个意思,有机会整死他。

    他,真有这么大威胁。

    “我来!”

    还不待悲哥说些什么,孤竹剑淡淡回了一句。

    瞬间,刚想说话的悲哥直接停住了嘴。

    孤竹剑比他强。

    悲哥握着玄武离渊刀的手紧了紧,心中略有些不甘。

    孤竹剑显然知道,缓缓转过头看着悲哥道:“你的武功大开大合,适合战场却不适合刺杀。只能,我去!”

    悲哥默默颔首,没有说话。

    “弓箭手,射击!”

    一阵礌石雨终于停了下来,阿离合懑冷漠着脸,伸手指着鹿砦淡淡的发号施令。

    蛮军一阵骚乱,因为那里还有天齐军完颜舒尔哈齐在。

    可骚乱仅是骚乱,都没用完颜阿离合懑说话就停息下来,借着千名弓箭手弯弓搭箭,弓弦徐徐拉开。

    “你敢!”

    舒尔哈齐虎暴狼牙枪微微一抖,张着獠牙大口的猛虎一声低吟,瞬息睁开纠缠不休的梅花,提膝跨步,向后就退。

    李定枪势一滑,膝不动胯不动,整个人直直的向后急退,瞬间拨开从天而降的箭雨。

    “阿离合懑,你玷污了武者的容颜,是想羞辱我吗?”

    舒尔哈齐接连两个跳跃,落在阿离合懑身前,长枪呼啸着从阿离合懑脸前扫过,稳稳的指在他的鼻端。

    阿离合懑双眼微垂,眼神不动不摇,平波如水般的看着他:“蠢货,你是领兵大将,这里是战争。”

    “我...”

    舒尔哈齐哑然,稳若泰山般的手虚弱的一抖,缓缓垂了下来。

    阿离合懑眼帘一挑,抬起头看着鹿砦,右手抬起,猛的向前一挥:“刀盾兵,攻击!”

    还是那副毫无表情的脸,就那么冷冷的吐出五个字,十分淡然的夺下阵前指挥的权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