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五百六十四章 短兵相接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选东,还是选西!”

    黎明,天边刚刚泛白,穆丰站在中军大帐前,前方人影幢幢,正是刚刚起来的先锋军。

    “兵书山联通外地共有三条道路,中央羊角山已经被背嵬军堵死,剩余东西两条岔道一长一短。东侧岔道绵延三十里外,在东正是械县。那里应该是蛮军最好的选择,因为到了械县,官路纵横交错,四通八达。侧岔道稍短,只有二十里,这里虽然稍短,但道路崎岖,荒芜人烟,不见得是最好的选择。”

    按照这种推测,东侧通往械县应该是最好的选择。

    可行军作战并不是以肉眼可见的好坏来分辨的,因为蛮军能看到得,穆丰一样能看到,他们能想到的,穆丰同样能想到。

    所以,声东击西,假道伐虢等等计谋和战略才会出现。

    这样算来,蛮军有可能走东边也有可能走西边。

    当然,更有可能的是,东边看到兵,实际大部队是从西方走的,在西边看到兵,实际大部队是从东方走的。

    如何选择,结果如何看的都是统帅的谋略和智慧。

    一步错,步步错,错后就万劫不复,天知道会死多少人。

    “那应该如何呢?”

    穆丰手指搓了搓有了决算。

    在穆丰想来,无论是拆招还是应招都必然会落下风,只有招招点在敌人必应之处,牵着敌人的鼻子走,在敌人不得不应中取胜,这才是最高明的奕者。

    是的,真正的兵道,战事如棋,放眼全局。

    要的是结果,看的是过程。

    战事如局,奕的是棋,在一招一式中,在一点一滴里获得胜机,取得胜势。

    所以,当穆丰不知道该选东路还是该选西路时,想到的不是选择,而是设局。

    阳光升起,先锋军悄然走出军营,他们随着穆丰默默行走。

    没有人问穆丰他们要去那里。

    只是默默的跟随着。

    似乎无论穆丰待他们去那里,他们都必然会获得胜利。

    因为背嵬军对穆丰充满了信任,一种无法述说也无法理解的信心。

    他们相信,无论去那里,穆丰都会带领他们取得一次又一次的胜利。

    这是穆丰带领他们取得一次又一次胜利累积而成的信念,让人无法置信的无敌信念。

    可惜,他们只是知道战斗,知道胜利,却不知道穆丰在背后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也许无论做什么,似乎穆丰都无需跟谁去说,去讲。

    有胜利,就足够了。

    西路,穆丰选择的是西路。

    东路去的是械县,那里四通八达,应该是去帝都最最适合的选择。

    西路与东路恰恰相反,道路曲折崎岖,荒无人烟。大部队要想从此通过,困难许多。

    如果此行为了杀敌,穆丰也许会选择东路。

    可惜,当他临战侦查之后,变了主意。现在他想的是如何躲过蛮军大军,去破坏三蛮战械基地。

    另外敌我双方实力相差悬殊,崎岖蜿蜒的道路不适合大批兵力出入,相反小股兵力调动出入作战,更加灵活一些。

    “海蜃,你率五十斥候在大军前先行。”

    “喏!”

    海蜃眼眸精光一闪,挥手间加快速度跑在大军前方。

    这次穆丰出行,海蜃成为斥候军使,梁启文则被他编入先锋军,第一次不是斥候身份,而是以先锋大将率军出征。

    “段薇,你率领一千兵力,下马,潜伏东侧。梁启文,你率领一千兵力,下马,潜伏西侧。”

    “喏!”

    段薇、梁启文同时应喝。

    “跟在大军后一里距离,如果没有敌军继续向两侧扩散。如果遇敌,随时从敌军两侧攻杀。”

    “喏!”

    段薇、梁启文随着穆丰手势退散回去。

    “童兆洪、童兆和,各带一千骑兵在我两翼,兵势散开,为段军使、梁军使掩护。”

    “喏!”

    童氏兄弟一声应喝,带着两支骑兵瞬息散开,正好把段薇、梁启文的步兵遮掩在后面。

    穆丰率领大军尚未进入岔道,海蜃就已经与敌方斥候短兵相接。

    背嵬军不愧是全天罡斥候,霎那间敌方斥候还未感觉到什么就被他们一扫而空。

    这次大军出征为了杀敌,所以不用在意地方敌情如何,只有一条军令。

    那就是,但有所见不留活口。

    穆丰率领一千骑兵走在大军前面,左右两队紧紧跟在后面。

    没有人在意斥候军如何,冰冷着脸孔,目光充满了杀意。

    憋闷在心头整整四日的战意在胸口酝酿着,酝酿着,只待穆丰一声号令,向敌人头上洒去。

    穆丰知晓麾下心头燃烧的汹汹战意。

    他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信念、士气、战意,三者结合就是军魂。

    他跟军中五虎将不同,吴桐、李定、尤中会他们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在背嵬军强烈的士气感染下,能随意凝成军魂。

    可却不知如何蕴养、更不知如何调动。

    穆丰神识撒开,水银泻地般向马前涌去,这是他第一次在战马极速奔腾时无所顾忌的散开神识。

    往时这样施展消耗太大,穆丰羸弱的魂海根本不足以支撑他的消耗。

    现在有雄厚的士气任由穆丰调动,他愕然发现,海量的士气竟然可以转化为神识任由他施展,释放。

    三段明哨,六处暗哨。

    穆丰心念一动,传音入密般将地点告之给海蜃。

    同时他一把拾起铁胎弓,雕翎箭挂上。

    弹指间,箭如流星赶月般没入前方哨卡处,五个暗哨在无知无觉中被他一一点死。

    剩余十人明哨刚刚反应过来,还不等放出鸣镝,海蜃带着九名斥候飞扑而上,转瞬间将他们斩落。

    “继续...”

    穆丰马不停蹄的向前奔行,神识一转,向岔道外两侧山峰上扫去。

    竟然只有少量埋伏。

    穆丰心头一喜,悄然一句声传千里,将这个消息传给段薇、梁启文。

    这一次穆丰的突袭要的就是速度,无论蛮军是否有埋伏,他都不会与之纠缠。

    悄悄一声号令,两位太玄带着百位天罡迅速突进,沿着山路一气摸到山头。

    速度奇快,竟然还在奔马之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