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四百七十七章 二战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此时,穆丰心头火起,一是虎凫不顾规矩,下阴手想让他跟血蜂两败俱伤,二来穆丰跟外族接触何其多,都不用打探,嗅也嗅出虎凫那一身外族的味道。

    穆丰平时脾气温和,即便是苦行道、七彩魔域的人遇到也从未下过狠手。

    无他,他杀人杀得太多了,除了战场外,他再也不想杀人了。

    在外行走这么长时间,那一股子戾气只有古台府张大年被杀时他冲动的发泄过,平日里都是被他强行压制在心底,根本不会爆发。

    可是遇到外族,穆丰却从来不曾遮掩过。

    就好像现在,他遇到前来斩杀他的血蜂都未曾动怒,而是想着能痛快淋漓的战上一场。

    而当浑身上下冒着外族气息的虎凫对他出手时,穆丰刚硬的一面瞬间展露出来。

    一招,仅是一招就强横的劈开虎凫中宫,合身向他怀里扑去。

    彪悍强硬,刚猛无俦,绝对跟刚才小巧腾挪的那一面完全不同。

    只看得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这是同一个人。

    单掌和大环刀相撞,轰的一声巨响。

    虎凫踉踉跄跄向后一退,沉重的脚步踩踏青石地面咔咔直响,瞬间化成粉末飘散起来。

    巨力反震,穆丰的身子向上就是一弹,根本控制不住的跳在虎凫头上。

    穆丰猛的一吸,胸腹向内一缩,身子陀螺般的一滚。

    双腿朝上,头部朝下,凶悍的探出双手向下按去,目标直取虎凫硕大的头颅。

    这样的一掌按下,都不用想,再大的头颅也会变成西瓜,崩散一地。

    虎凫脚下连连后错,身子根本不停。

    与此同时他手中大环刀借着穆丰一掌之力向后一缩,刀身翻转,刀柄借力向上一顶。

    啪的一下,精准的点在穆丰手掌之上。

    穆丰掌心向后微错,仅留指肚轻飘飘的按在刀柄之上,身子灵巧的弹起,宛若灵燕般在空中一折,后背竟然险险的贴在澄怀撷秀楼的棚顶飞过。

    “这是什么功法,好像很眼熟...”

    这个时候梁丘邑望着穆丰的身影陷入沉思之中。

    “眼熟,这位穆统领好像是古州人,一个叫九华别院的门派。”

    梁丘临低头看了一眼梁丘邑,提点一声。

    梁丘邑当然很眼熟,因为穆丰这轻功改编自天禽老魔的鹏魔羽翼功、心意心经中羽灵十三禽和落日鲲鹏斩三种功法。

    他自然是看的眼熟却怎么都想不出来,因为差别太大了。

    天禽老魔的鹏魔羽翼功,真元境就可以让人短暂蹑空而行,绝对超出常人想象之外。心意心经羽灵十三禽一共蕴含十三中飞鸟,自然也包括鹏羽,至于落日鲲鹏斩是无上秘经《天妖帝皇经》之《天禽宝典》分册《鲲鹏参同契》中杀伐最强的功法。

    这是天禽老魔看家功法,由阴至阳的改变,除了傅一搏之外,尚未有人知晓,他又上那里认得。

    现在的穆丰,几乎是遇到苦行道君张姒外展露功法最强的时候,没有别的想法,他就是想杀了虎凫,杀了这个闯入帝都悍然行凶的外族。

    飞禽是什么时候最勇猛,是什么时候最凶猛,是什么时候最强大?

    除了凌空飞落捕食外,没有第二个时候。

    这个时候,飞禽的眼中除了猎物外再无其他,除了一击致命再无其他。

    凌空飞起的穆丰也是如此。

    此时他的眼中只有虎凫,只有虎凫从上到下致命的要害,再无其他。

    虎凫显然也感觉到危险即将到来,太玄大能敏锐的六识不停的提醒着他,周身要害处处触动,给他一种必须要逃的信息。

    不可抵挡,逃命,速速逃命!

    可是,草原上的汉子,从来只有战死,没有被吓退的时候,族中无敌巴图鲁更是如此。

    虎凫双眼圆睁,一双虎目几乎冲眼眶中脱出一般,死命的看着穆丰,看到虚空飞起的穆丰后背贴靠在楼顶,一沾而下。

    双手成爪宛如雁翅般散开,含胸拔背,双脚内缩,向鹰鸠利爪般隐藏起来,随之给予敌人致命一击。

    完全都是技巧,虎凫根本感觉不到一丝玄元的波动,甚至连刚刚那股奇异的劲气都消失不见。

    草原汉子也许凶残,也许阴毒暴戾,但有一样是他们从未丢弃过的东西,那就是荣誉。

    动手之前,穆丰曾跟血蜂讲好,不坏琴韵优雅的环境,不拼玄元,只比技巧。

    穆丰和血蜂做到了。

    虎凫虽然是半途插手,破坏掉穆丰两人的战斗。

    血蜂悄然退却,把位置让给了虎凫。

    即便这样,穆丰仍然没有破坏刚才的约定,施展的完全是技巧,没有破坏澄怀撷秀楼一桌一凳,一草一木,那么虎凫也不会。

    草原汉子狼一样的傲气不允许他在敌人面前露怯。

    可以输、可以败、甚至可以死,巴图鲁的荣耀却不容败坏。

    瞬间,虎凫的傲气从骨子里展露出来,淡淡的雄威在他高大身躯外环绕,虎啸大环刀猛然挑起,凶悍的挑向穆丰的胸腹。

    你要杀我,我还想给你开膛呢?

    穆丰的双眼如鹰鸠般锐利,通过虎凫的一招一式一举一动,清晰的感知虎凫骨骼的运动,肌肉的扭动,力量的传输,判断出他下一步的变招换式。

    “落日鲲鹏...”

    穆丰心中淡淡的响起四个字,然后人仿佛隔空穿越般挑落在虎凫头顶。

    双脚在空中灵巧如爪般一勾一拨一踏,虎凫的刀应声而倒,穆丰就踩踏在虎啸大环刀上,双手如翅翔盘旋般旋绕。

    左手轻飘飘的在虎凫眼前滑过,虎凫身形急退时,穆丰以脚尖为点迅速旋转,右手微微一低,瞬间在他喉间掠过。

    一道鲜血溅射而出,仿若喷泉般打在澄怀撷秀楼顶,砰砰作响。

    刹那间,穆丰打着旋的在空中划过,轻巧的穿过澄怀撷秀楼的大门,在三位梁丘的头顶掠过,然后稳稳的站在独乐峰之上。

    “这就死了,一位太玄就这么悄然殒落了...”

    梁丘饶呆呆的看着虎凫,穆丰那一爪从他咽喉狠狠扫过,不仅扫断了他的咽喉,还斩断了他的颈骨。

    这样的伤势,绝不亚于斩首。不要说太玄大能,恐怕脸凝魂尊者也不能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