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四百七十三章 朝堂之上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也正是因为背嵬军集体做出这等事情让满朝大臣心中升起一种想法,那就是,背嵬众对军队对功劳并不如何看重,他们原因留在军中,或是说原因留在战场是因为这里能够得到修为上的提升。

    这样一来岂不是说,谁要是能统率背嵬军,即便不能掌控军权,说名义上统率也可以。

    那样的话,一颗成熟的桃子就摘在手里了。

    不,认真的说,都不用摘,背嵬军不仅要把桃子摘下来,还会洗干净奉上来。

    当然,最上面那几个重臣想的不仅是名义上统率,而是要掌控,实实在在的掌控背嵬军。

    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争吵在帝王面前展开。

    绝对是撕破了脸皮,丢掉了面子,撸胳膊挽袖子,唾液满天飞的吵闹。

    谁都没注意,东陵大帝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也许唯有时而嘴角闪露出一抹讥讽的微笑,才能表露出他实际的心思。

    他看不清龙案下这些道貌岸然的大臣们,当然,他也是在讥讽自己。

    堂堂一代大帝竟然面对堂下众臣泼妇一样的吵闹束手无策。

    是的,现在这种局面显然已经失控,可金銮殿的主人却拿不出一点办法,甚至连约束一下都做不到。

    群臣为了利益,已经公然不把一代帝王放在眼里,放在心上。

    如果是强横一点的帝王也不会允许帝国不再掌握之中,不会允许帝国失控,走向不明。

    任何一个胆敢挑衅于他的人,都会被他反手拍死。

    可惜,现在的东陵大帝就仿佛端坐在富可敌国的宝藏内,珍宝虽多却只能看,而无法用。

    这样的宝藏跟泥土有何区别。

    东陵大帝目光阴冷的扫过冷眼旁观,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太师、平章军国重事贾涉。

    太师贾涉似有所感,迎着帝王的目光望去,东陵大帝施施然举起名册抵在额头,做头痛姿态。

    贾涉迎面一扫,正看到名册而没看到东陵大帝冷漠的脸,也随意的垂下眼帘,冷冷的哼了一声。

    刷,瞬间朝堂一静,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贾涉身上。

    有两个口沫飞溅,对喷得脸都要贴在一起的大臣,更是浑身僵直,赦赦的退了下去。

    贾涉低垂顺目的站在那里,好似浑然不知,“现在的背嵬军并非张禀麾下,他所之术的侍卫亲军马军都指挥使司的背嵬军,乃私军,民兵。如何归属不是臣下能争辩的,还是听陛下旨意吧!”

    一脚,贾涉将皮球提给了东陵大帝。

    如果不识时事的帝王会兴高采烈的把这支队伍收编为亲军。

    可惜,现在的东陵大帝早知贾涉的手段,知道这支让人眼热的军队他接不得。

    想一想就知道,背嵬军虽然不俗,虽然有人称赞他们为天下第一强兵,可实际呢,不过是一千五百人而已。

    这样的一支军队面对百万鬼车大军,再强能强到那里,别说一千天罡境强者,就算全部一千五百人都是天罡巅峰大圆满,洒到百万大军里,连个浪花都溅不起来,转眼就会被人吞灭。

    真正要想让他发挥出作用,还是要配给他们军队,把着一千五百人洒到大军方方面面,然后交给那两位正副统领,只有他们才能完全调动着一千五百人,再由这一千五百人调动麾下精兵,如此才能如臂使指,大发神威。

    否则,背嵬军,只是一个噱头,一个名头而已。

    要不然,这些其奸似鬼其滑如鳅的大臣为什么不想将背嵬军完全收编,而只是抢一个统领的名头呢?

    无他,指挥不动。

    可惜东陵大帝在太师贾涉手里吃亏太多,奸猾了。

    当贾涉的话音刚落,他就把名册向龙案上一丢,淡漠的道:“我看各位也别争了,现在就散朝,退朝后由平章军国重事贾涉、左相余又晨、枢密使彦青、兵部尚书林可法于三省都堂议事,然后由政事堂拟旨,无须通报于朕。”

    说完,东陵大帝捂着嘴,转身而去。

    瞬间满堂文武齐齐看向太师贾涉。

    太师贾涉嘴角扯了扯,“终于懂事了。”

    说完转身道喝一声:“微臣遵旨,恭送陛下。”

    呼啦啦,满堂响起一片‘恭送陛下’的声音。

    “陛下...”

    跟着东陵大帝走出金銮殿的司礼监掌印太监曾臻,在走出大殿时,余光扫过贾涉,目光阴冷中带着一丝悲愤,同时又带着更多的无可奈何。

    东陵大帝长长的吁了一口气,“阿父,无需担忧,我其实早就看开了,他强任他强,他横任他横,我自去玩我的豹房...”

    曾臻双眸红润,哽咽着,几乎说不出话来:“陛下....”

    东陵大帝淡然道:“哭什么,其实从五百年前刘家就已经看明白了,这天下还是世家的天下,他们不会任由一姓一国留存太久的。只是没想到五百年都一直安安稳稳,到了我这代突然爆发了,是我气运不佳!”

    “我们不是还有八王呢吗?”

    曾臻勉强挤出一抹微笑。

    东陵大帝漠然的摇了摇头:“八王,是不是刘家血脉都不知道呢?”

    曾臻脸色一变:“怎么可能?”

    东陵大帝冷然道:“怎么不可能,世家的本事你还不清楚吗?想要变幻大王旗不要太简单,要不然齐天王刘锦的事怎么出来的,还不是他们没想到苦行道会出手吗?再说千年已将,即便是刘家血脉跟皇家还能有多少关系。”

    曾臻的脸色变了又变,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东陵大帝的背影。

    他竟然会这样想,一时间,这位他从小看到的帝王竟突然陌生了许多。

    而这一场景只是皇宫内的一角,执事堂其实才是真正的权势变幻,而也是真正跟穆丰他们有关系的要事。

    只不过,这些还在慢慢演变,还未传到穆丰他们的耳中。

    真正传入到他们耳中的是付明理淡淡的声音,“怎么,瞻霁没有接待他们,就不能接待我们啊,澄怀撷秀楼不会有客人都不接了吧?”

    高阳博缓缓坐了起来,回头看了眼几位哥哥。

    这时他赫然发现,即使付明理的声音再大,这几位哥哥竟然连一个抬头的都没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