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四百七十章 清晨的乱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清晨的帝都,城门未开时,外面早早就聚集起密密麻麻的人群。

    有行车驾辕的官员,有一群侍卫护佑的商人,有单身行脚的商贩也有出外行走的旅客。有起早担菜来卖的农民,也有往来购物的贫民。

    反正是形形色色的什么人都有,平日里这些人根本凑不到一起去,现在却不得不围在城门口共同等待。不但这样,他们还十分和谐的聚在一起,谁都不讨厌谁,当然更没有人敢于闹事。

    这里可是帝都,不管你多大的人物,有多重要的事,都得守着皇城城门卫的规矩来做。否则他们完全可以不让你进城,至于硬闯,千年以来都不超过十次,而这十次里面至少有九次后果极其严重,那就是被满门抄斩。

    青锋静静的站在人群中,纤瘦单薄的身体仿佛一阵大风就能吹飞一般,不得不躲在人群里以求帮助。

    他怯怯的低着头,双手紧紧抓着一只竹伞,似乎有些受弱不经的感觉,让人看了忍不住想要呵护的感觉。

    虎凫就有这种感觉,他远远的望着青锋许久了。

    别人看到青锋会感觉好奇,他在害怕什么,虎凫却知道,青锋是在躲他。

    他很奇怪,难道这个小家伙认识他不成,从他们第一次见面就在胆怯。

    其实,虎凫猜对了,青锋认识他,也的确是在躲他。不过不是害怕和胆怯,而是在忍耐,苦苦的忍耐着,因为青锋害怕他离虎凫太近会忍不住从竹伞里抽出细剑,一剑插进他的咽喉。

    不要以为青锋太过瘦弱,性子就会很温和。

    凡是敢这样小巧他的人基本都死在他的细剑之下,没有一个例外。

    所以青锋忍的很苦,怯怯的将身子背了过去,还轻轻移步,把身子缩在一个身材高大魁梧汉子的身前,切实的把虎凫的目光挡在后面。

    这是一位浓眉大眼宽脸阔口的绿袍汉子,他挑了挑浓密的眉头,略略打量一眼纤瘦的青锋,又愕然回头看了眼身材还在他之上的虎凫。

    虎凫浓如卧蚕般的眉头动了动,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汉子,似乎在说,关我什么事。

    绿袍汉子疑惑的回过头,又扫了一眼低噙着头,不言不语的青锋。

    眼眸转了转,再度回过头看了眼虎凫,似乎感觉到那里不对,忍不住身子向后让了让,然后转过身不再看他们。

    第二个了...

    青锋能感知绿袍汉子一切动作,忍不住想杀的人又多了一个。

    可是为了道主所说的穆统领,他不得不忍耐,忍耐的很苦。

    虎凫也有些火大,我明明什么都没做,为什么一个两个都这样怀疑我。

    抬头看看城门,他又无奈的将怒火压抑,压抑,再压抑。

    没有错,不是青锋、虎凫脾气这么好,而是身在城外的他们不得不忍耐。

    万一忍耐不下,爆发出来,他们绝对进不得帝都。

    真就那样的话他们还敢硬闯不成。

    没有大兵压境,借几个胆子他们也不敢闯帝都。

    付明理带着季晴川一大早就感到启圣书院,原本有很多话要说,可当他们从大诚斋里出来时,脸却有些泛白。

    都不在,就一个凝魂尊者,我想骂人你知道吗?

    两个受到打击的人丧魂落魄的游走在街头。

    文武之道虽然有别,甚至很多时候会形成仇恨。可当有人达到某种巅峰时,这种差异就忽然消失不见。无他,因为那已经成为无上的存在,在他之下的人,无论你走的是那条道路,都不敢用异样的目光望着他们,都不得不低下他们高贵的头颅。

    凝魂尊者换做文道里的地位,就相当于大儒,任何一个儒家弟子有敢欺辱大儒的吗?

    不能,付明理、季晴川面对大儒只能如鹌鹑一般怯怯的躲着,即便遇见也只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乖乖受着。

    当然荀洛也不可能对两个家伙如何如何,不管他们要做什么或是想做什么,荀洛那样做的话,都太跌份了。

    可惜,无论荀洛做还是没做出什么,在付明理的心里都是一样,都是他低下他那高贵的头颅。

    目光一绕,忍不住领着季晴川走进洗墨斋。

    这里有当世公认的第一才子言无玉,季晴川是满怀欣喜,带着一分景仰走进来的。

    没想到,第二棒悄然打了过来。

    言无玉曲刚竟然离京了。

    瞬间,付明理有种想要骂天的冲动,季晴川的内心也充满了失望。

    当两个人走在街头,冷风一吹而过后,付明理恢复了精神。

    他用眼角余光扫过季晴川的脸,嘴角流出一抹笑意。

    付明理可是知道,脸色阴冷的季晴川不是因为没有看到偶像而感到难过。

    心高气傲的他才没把言无玉当成偶像,他是因为失去一次打探对手底细的机会。

    平日偶有人称赞季晴川为帝都第二才子,虽然假情假意的比较多,但不能不说季晴川的确不俗。

    这个不俗不仅指的是季晴川底蕴不俗,还指他的心境。

    季晴川心性高傲,并不认为自己差言无玉多少,他欠缺的不过是个机遇,一个能让他扬名天下的机遇。

    言无玉在帝都的时候,他会把挑战言无玉当成机遇,只要成功,他就是新任的文道第一才子。

    不过他也不莽撞,一直都小心翼翼的把这个心思隐藏起来,悄悄的探究言无玉的底细。

    那知道,机会还未成熟时,言无玉竟然跑掉了。

    对,在季晴川的心里言无玉的离京,就是可耻的跑掉了。

    “真是郁闷...”

    季晴川受到的打击似乎比付明理受到的打击更大,近乎人生失去目标一般的,失魂落魄。

    “是啊,是很郁闷,也不知道那里能散散心,这一大早上的。”

    付明理迎合着点了点头,目光在大街上随意的看着。

    突然他眼眸精光一闪,看到有人随意的给他指了一个位置。

    顿时,他笑着把季晴川领着向那个方向走去。

    “去那里,付兄?”

    季晴川无意识的跟着付明理身后。

    “领你去散心...”

    行不过半条街,付明理看到又有人为他指明一个场所,忍不住心一跳。

    老天,这几个家伙得多饥渴,大清早的逛青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