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四百六十六章 夜话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杂乱的小院被八个侍女重新收拾整洁,穆丰和楚湘竹洗洗手,又抹了把脸,然后端着茶杯走到空寂的凉亭内。

    冬季,绝不是纳凉和看景的好时候。

    尤其是大雪飘过的夜晚,雪地映照着月光,阴森冷凄还冰寒刺骨,普通人甚至连手都伸不出来。

    可偏偏穆丰他们几个在外吃了半宿的酒,灌到一批人之后,还跟楚湘竹捧着一杯热茶跑落败的花园赏风景来了。

    怪人不...

    其实如果说透了,一点都不怪。

    穆丰看了看四下里空无一人的花园,袍袖一拂,施施然坐了下来。

    楚湘竹走到石桌前,第一次,他连石凳上集落的尘土和冰雪都没拂去,一屁股坐了下来,冰凉的手唯有掌心带着热茶的暖气和潮湿,他用力的抹了抹因为醉酒而显得粉红的玉面,抬头看着穆丰。

    穆丰翘起二郎腿,双手捧着热茶叠在膝盖上,歪着头,就那样的看着楚湘竹,不言不语,只是微笑。

    “不想问点什么吗?”

    楚湘竹岔着手指,双眸透过指缝看着穆丰,声音略显嘶哑的问着。

    穆丰笑了:“果真有事,我今天就当个听客,你想说,我听就行。”

    楚湘竹用力闭上双眼,很用力,以至于眼帘堆起细密的褶皱。

    噙着鼻子,用力吸了吸。

    沉静了一下,他摇了摇头道:“只是有些事想不开,想问下你。”

    穆丰认真的点头道:“你问,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楚湘竹闷声一笑道:“其实有些事早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也早就认命了。从来没想抗争什么,可是,随着年龄越来越大,看到听到想到后,突然又有些不甘来。你,可曾有过这种感觉?”

    穆丰看着楚湘竹,两人四目相对,这时他们赫然发现,对方的眼眸竟然那么的清澈,看不到丝毫醉酒之后的姿态。

    顿时两人都笑了起来。

    穆丰认真的点头道:“这说明你长大了,自我认知跟家族灌注给你的观念出现了冲突。”

    楚湘竹跟着也点了点头,然后一脸苦笑道:“我该怎么办,反抗吗?”

    穆丰苦笑一声道:“我也不知道,如果其他事,家族也许能让,但涉及到根本时,世家绝对是镇压、碾压,宁可错过绝不放过。”

    然后他认真的看着楚湘竹,几乎是一字一句的从牙齿缝中挤出来:“有时,这种反抗,是需要付出血的代价,而且还未见起能够有用。”

    “我知道...”

    楚湘竹几乎像狼一样低低嚎叫着。

    穆丰的眉紧蹙起来,看楚湘竹的样子,显然楚家并不像他给世人看到的那样平静,否则不会将君子如玉般的楚湘竹逼迫成这个样子。

    心念一转,穆丰似乎想到早被他遗忘到犄角旮旯的一些事情,恍然有所悟。

    楚湘竹的酒没少喝,更别说他丝毫没用真元调和,即便他人在清醒,酒的刺激仍然让他表现的与往日不同。

    他失去了淡然,失去了恬静,失去了稳重,完全表现出小年轻应该有的冲动。

    哽哽唧唧好半天,楚湘竹似乎带上刚才高阳博的那般姿态,毫不在意的扭动起来。

    穆丰低低吮了一口热茶,然后就那个样子的看着楚湘竹,双眼透出一股迷惘,似乎是在想楚湘竹,又似乎在想他自己。

    过了好久好久,天空弦月高高挂起,直直的照在凉亭之上,使得凉亭内一片黑漆漆,模模糊糊什么都看不清。

    楚湘竹从石桌上爬起,抹了把脸,捧起茶水吮了一口,

    “穆哥,你说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什么是正,什么是邪,对错正邪之别真的那么重要吗?”

    楚湘竹把茶杯放下,抬起头看着穆丰。

    晦暗色下,他的眼眸突然明亮起来。

    穆丰缓缓把茶杯放下,弹了弹衣襟站了起来,一步跨出凉亭,他突然转过身,伸手一指地面上的冰雪,看着楚湘竹道:“你说着邪恶的冬雪是正是邪,是对是错。”

    楚湘竹低头看了看厚厚的冰雪,眉头一蹙,茫然的摇头。

    穆丰的手指了指外面道:“当今天下大乱,战事频频,民不聊生,百姓生活已经如此困苦,生死都不能掌握。可是你想过吗,今年冬天如此寒冷,死于刀戈之下的人,与被冻而死的人,孰多。”

    瞬间,楚湘竹神色大变。

    他从未曾想过这事,但他知道,一定是冻死的人居多。

    贫寒之家,往往寒冷比贫困更让人难耐,更让人熬不过去。

    因为,饿几天不会饿死人,可衣不覆体的人要是冻上一宿却一定能冻死。

    “可冬雪是邪恶的吗,他降临天下是错误吗?”

    穆丰又问道。

    楚湘竹摇了摇头,这是天象,生死都怨不到它。

    “如果,天下太平,人人有饭吃能吃饱,人人有衣能穿暖,还会有这么多冻死饿死的人吗?”

    穆丰又问。

    “不能!”

    楚湘竹点头道。

    “所以,看事情不要看什么是正,什么是邪。正邪对错都因事而起,因事而止。如果你要做的事明明是对的,结果却是错的,那他就是错。如果你做的事是邪的,可结果是好的,那他就是正。表面的事,对于我们来说,重要吗?”

    穆丰似乎又想到什么,傲然而立,笔直如峰。

    楚湘竹吸了吸鼻子,笑了。

    穆丰说过的话,和他想的几乎是一模一样。

    只不过,人想不开的时候,往往是无法说服自己的。必须有人开解才行,而这个人还得是他所信服的人,楚湘竹难就难在身边没有一个能让他感觉信服的人。

    今天看到穆丰,恍然想起心事,才贸然开口。

    没想到,结果很合心。

    楚湘竹长身而起,捧起热茶抬手示意,然后一饮而尽。

    “穆哥,帝都不安全,牛鬼蛇神遍地都是,你和荀大叔其实不应该来...”

    楚湘竹弹了弹衣襟,冰雪簌簌而下。

    穆丰叹息一声:“都来了,我能不来吗?”

    楚湘竹看着穆丰,深深的吸了一口长气道:“是啊,兄弟们都来了,我能不来吗?”

    然后他把杯子往石桌上一墩,低声道:“这可能是我跟兄弟们最后一次共事了,以后,唉,应该是没有以后了。”

    说完,他一转身,颓然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