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四百六十四章 醉酒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付明理又一次从大诚斋门前走过。

    他不为别的,就是想要记住这几位公子的模样,表面看他是让自己长长记性,下次不要在真佛见面不相识,其实他在记仇。

    不要以为穆丰他们在不知道的情况下被人记恨是件荒谬的事情,实际上这种事情,无论在朝堂、在文人、武修之间都不少见。

    有些人就见不得好,即使强者不再眼前,未曾当面讲过,只要你比他强,在否方面超过了他,躺枪也要被人记恨,然后在某个不知道的情况下被报复。

    冤枉,人活在世没有冤枉哪一说,谁让你强或谁让你弱呢?

    “容、楚、秦、玉、高阳家...”

    付明理面色淡然的绕了个圈,然后从大诚斋前走过。

    “那个家伙走一遍了...”

    秦煌酒碗一落,突然说了一句。

    “第一次从西向东,这次还是从西向东!”

    楚湘竹小小的抿了一口,玉面泛红,淡然接了一句。

    “东方有谁?”

    容欢眉头一挑,酒碗落在桌上,左右看了看。

    “言无玉!”

    高阳博有些不担酒,浑身发软的用一只胳膊强撑在那里。

    “言无玉?”穆丰眨了眨眼,突然想起来,看着容欢笑道:“就是跟酆琴齐名那位第一才子。”

    容欢点点头道:“对,就是他,他曾经到过桐城关,只不过跟我们有十几天的时间差,没见过面。”

    秦煌好奇的将身子一伏,探过头问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容欢笑道:“当年两位第一才子言无玉、酆琴在桐城关约定,共赴九凤琴仙曲妙无之邀。”

    “九凤琴仙曲妙无啊,就是被古州汝阴王刘信奉为上席,捧琴入皇宫,一曲九凤环佩被惊为天人,连东陵大帝都想金屋藏娇的那个曲妙无吗?”

    秦煌惊奇的叫了一声。

    其实不只是他,就连楚湘竹、沈圭岳和玉胧烟、玉君心都惊呼起来。

    穆丰眨了眨眼睛,他却没想到这个曲妙无跟当年的李清照一般,男女通吃,无人不知,无人不喜。

    容欢点点头道:“就是她,当年言无玉和酆琴受曲妙无之邀,东陵大帝钦赐无上谕令,特赐曲妙无天下行走,九州奉行,言无玉、酆琴伴行,那几乎是一场盛会,三人在三年里的时间里行遍九州,所过之处消息不胫而走,万人齐聚,争相观看,绝对是百年不见的巅峰盛况。”

    “可惜,无缘观看啊!”

    楚湘竹抬起酒碗,示意邀天,然后一饮而下。

    容欢也默默的点头,陪了一碗。

    穆丰笑着摇了摇头随即也跟了一碗。

    高阳博却毫不在意的摇了摇头,随意道:“那个时候,似乎言无玉还未进帝都呢?”

    容欢点头道:“的确,就是三人分别后言无玉才走进帝都,走进启圣书院,成为文道第一才子的。”

    “那...那个家伙跑来跑去的做什么?”

    高阳博身子软软的一爬,毫无形象的甩着手臂,划来划去。

    穆丰一笑:“管他做什么,难道还能把第一才子招来呀!”

    “也不好说...”

    高阳博憨憨一笑,身子向后一仰,舒舒服服的靠在那里。

    “别忘了,这里是书院,而你我...”

    他的手臂在空中一甩,画了一个半圆,啪的一下摔在左侧,身子一歪,险些没跌落下去。

    挣扎着,又狼狈的爬了起来。

    这副模样看得几个人哈哈大笑起来。

    “笑什么,武者吃酒就这幅模样,看得惯看不惯,都,都是这个样子...”

    高阳博把着靠背向上爬了爬,费半天劲才又坐下。

    穆丰他们只是一个劲的笑,没有任何一个人有点良心过来扶他一把,只是在笑。

    “你们,你们这帮损家伙没个良心...”

    高阳博哽哽唧唧的数得着,抱着后背再也不肯撒手。

    月亮已经高高挂起,柔和的撒着青白的月光,将整个书院照得通亮通亮。

    屋内灯光燃气,昏暗的灯光下根本看不到里面在做什么,荀洛他们也没大声说话,闹得整个院子只有这里才有点人气。

    也许,荀洛顾及着穆丰的想法,所以没把耿南辅、彤城儿放出来。

    可实际上穆丰根本不在意不知山庄,甚至是无为居如何如何,他只是知道,眼前这帮朋友其实都不是放纵形骸的人,今天之所以如此醉酒,只是为了陪他。

    所以,数九隆冬的寒夜,他从里到外都散发着浓浓的温馨和暖意。

    看了看楚湘竹,小脸吃得通红通红;看着秦煌,双手捧着酒碗大口大口的饮着;看着容欢,酒碗倒下,一半进了嘴里,一半顺着另一侧流了下去;看着高阳博,他的酒量最浅,早已醉眼迷离,可即便这样,他仍然强自支撑着,一手抱着椅子靠背,一手撑在桌上,奔着酒碗勾啊勾的,老是勾不到手,气的他嘴里哽哽唧唧的不知道嘟囔着什么。

    穆丰知道,凭借他们的修为,这点酒根本奈何不得他们,可今天所有人,没有一个仗着修为去排泄酒力,凭借的都是身体,硬抗着。所以,就连性子最最沉稳的楚湘竹都吃得醉眼惺忪,头眼迷离。

    抓起酒坛,一手破开腊封,穆丰仰头灌了起来。

    要说起喝酒,这些人加在一起也不是自小在军中锤炼出来的穆丰的对手。

    以前,他还差一些,转一世后,修身境大圆满,把身体淬炼到了极致的他,酒量更猛了。

    一碗酒下肚,穆丰兴致大发。

    酒坛一轮,啪的一下摔在地上,扯脖子吼了起来:“天若不爱酒,酒星不在天。地若不爱酒,地应无酒泉。天地既爱酒,爱酒不愧天。已闻清比圣,复道浊如贤。贤圣既已饮,何必求神仙。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但得酒中趣,勿为醒者传。”

    一声清啸,月下独酌一首诗文传遍半个启圣书院,瞬间引起无数人的注意。

    “哈,老哥,你还会吟诗呢,好...”

    楚湘竹第一个抬起头,轻轻叩手跟着吟唱起来。

    韵味独特,别有一番情趣,引得高阳博踉踉跄跄站了起来,袍袖一甩,跳了起来。

    这一唱一和竟然比穆丰那番吟诵更加引人瞩目,瞬间夺去他的锋芒,让穆丰哭笑不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