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四百五十七章 秦府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几乎所有人的心都怦然而动,玉君心更是看着同样讶然回首,闭不上嘴的玉胧烟,不知道如何回答。

    穆丰没在意,直接道:“就说穆丰在启圣书院,让他们速速前来!”

    说完起身就走。

    “穆丰,速速前来!”

    玉君心更是不知道如何办了,这口气可不是邀请,而是命令。

    玉胧烟眉头微蹙,随即扬起向玉君心点头示意,然后身子一转直接跑了起来。

    这时沈圭岳眼眸也是一亮,立刻在后面悄悄拉了下玉君心。

    玉君心低头道:“表哥,我们真的这样去叫那四位公子?”

    沈圭岳眼神一眯,正色道:“那位穆叔叔看样子不是莽撞的人,既然敢让我们去叫那四位公子速速去来,就不可能是假话。”

    玉君心略一沉思也点点头,的确,穆丰给他的印象非常好。

    一开始,她以为穆丰是用什么手法诱骗玉胧烟,是想依傍玉家走近路,心怀不轨之人。

    可随后穆丰一系列表现说明,他不用依傍谁,凭借他本身已然不惧玉家。

    这时候吩咐她们办的事情,不可能是胡闹,她有些懵只是因为穆丰说的四大家族实在太过震慑。

    楚家、容家、秦家然后再加上高阳世家,是天下八大世家之四,还都是排名中州玉家之上的,命令的人物还是玉家公子玉望愁那个层次。

    玉君心是玉胧烟堂妹,在玉家的地位远远低于玉胧烟,而玉胧烟又低于玉望愁,等而下之,岂能不感到震惊。

    “你去通知高阳世家、楚家,我去通知秦家、容家,分开走,速度要快。”

    沈圭岳毕竟是男人,虽然震惊,但清醒的也快,经过玉胧烟提醒,瞬间清醒,心念电转间就把路线规划出来。

    “对了,别忘了,穆叔叔叫穆丰!”

    沈圭岳刚要走,恍然又想起穆丰的名字,连忙提醒玉君心别忘记。

    玉君心漠然点点头,人虽然还有些迷糊,但至少可以办事了。

    沈圭岳身子一转,急切的向秦家跑去。

    一边跑,他还一边自嘲起来。

    刚开始还看不起穆丰,想要找穆丰的麻烦,现在才多久就开口叫起叔叔了,难道我也势力了。

    可是,不叫叔叔也不行啊,玉胧烟堂堂玉家排名第一的大小姐都叫人家叔叔,表妹玉君心也跟着叫叔叔,他这个表哥不叫叔叔,难道还要叫哥们。

    达公...

    沈圭岳蓦然想起这个名讳,就是因为玉胧烟道出这个名讳,一开始有老大意见的玉君心毫不犹豫叫起叔叔,不仅如此还莫名的亲切起来。

    这个人又是谁?

    沈圭岳怎么都想不起玉家有那位达公,但他知道,这个人很重要。

    他默默的将他记下。

    秦家,哦,不能说秦家,应该说帝都八大世家的位置帝都没有几个不知道的。

    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各有两大世家,不争不抢合情合理。

    秦家在南方,东南位置守着辰州门,容家在西南位置守着新郑门,正中的就是南门大街,直通御街。

    沈圭岳出拐子城,沿着御河岸行百丈,翻过金水河,来到城里牙道。

    从覆马桥这么走虽然有些绕远,但这里人烟稀少,不惧城门卫禁令,可以有十数里路能施展轻功,相反到省却不少时间。

    牙道榆柳成荫,如果是夏日还能看到又人乘凉,此时数九隆冬季节,多少天都不见一人出没。沈圭岳向城门卫军示意一下,然后飙起步伐,榆柳之间只见人影变幻,眨眼间就消失不见。

    没有人问询,城门卫军也知道,又一个武修不耐行走,跑这里偷懒来了,三三两两的比比划划,说笑起来。

    显然,沈圭岳这样抄近道的武修不是一个两个,几乎成了常态。

    辰州门,御河通道,东去辰州,为运东南之粮入京通道。门外七里曰虹桥,其桥无柱,皆以巨木虚架,饰以丹雘,宛如飞虹,其上下桥亦如之,气势恢宏。

    城内御河旁高大院落就是秦府,门前石拱桥,其柱皆青石为之,石梁石笋楯栏,近桥两岸,皆石壁,雕镌海马水兽飞云之状,桥下密排石柱,有水过舟,无水停车。

    门前有十几个壮汉闲客迎宾,傍晚时节,他们也是刚刚食过晚餐,悠然的在那闲谈走动,偶尔有人抚着小腹消化食物。

    沈圭岳略一住脚,打量一下秦府,心中暗叹,果然不愧天下八大世家之一,这气势别说五莲山了,稍差一点的顶级宗门都无法相提并论。

    深深吸了一口气,举步走了过去。

    “唉,这位公子请问有何贵干...”

    沈圭岳刚刚跨过石桥,一个汉子就走了过来。

    还气度,没有默无表情也没有欺凌气势,而是平和的淡然,不愧是顶级世家,家教良好。

    沈圭岳笑道:“五莲山金莲门下沈圭岳,有一位穆丰公子有急事让沈某传个话给秦煌大公子...”

    汉子眉头一挑,双拳抱起道:“原来是五莲山柏老爷子弟子,您先在门房稍等片刻,我马上去通报大公子...”

    沈圭岳淡然跟在汉子身后走进门房,望着汉子离去的背影再度叹息。

    不愧是大世家,连个门房迎宾都有这般见识,他只是提一句五莲山金莲门下,他马上就知道金莲是说五莲山金莲道长柏长凝柏老爷子,让心心里满是舒服的感觉。

    “哈,是沈兄弟啊,也来见秦大公子来的...”

    沈圭岳刚一脚迈进门房,迎面就听到一个熟悉的轻笑声。他不由顺声望去,顿时看到一个粉面少年正抖着一柄白玉骨扇,扇尖挑着肩头一朵碗大的金色莲花,满脸轻佻的看着他。

    “孝长生...”

    沈圭岳眉头一凝,看着那朵莲花一股火起升起,瞬间又被他压抑下去。

    此时少年少女喜欢在衣物饰品上带上一些花啊,草呀,神兽什么的。

    平日谁带什么,是谁的权利,可是明明知道他是五莲山弟子,师从金莲道长,那么谁要是带了金莲最好不要做有些轻佻的动作,否则闹出什么事情,就好说不好听了。

    还好,两人目光闪过一道锋芒,略略碰撞后又同时收回。

    这里是秦府!不克制也得克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