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四百五十二章 五岳观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禁武令,这几年在东陵九州已经全部打破,唯有帝都还严格遵守。

    也许他们遵守的不是禁武令,而是东陵大帝的禁令,毕竟这里是帝都,是天子脚下。

    武斗在武修眼里是正常,在朝廷眼中却属作奸犯科,必须是要被禁止的。

    不过,武修从来离不开武斗,并非一纸禁令能封禁得了的,所以私下里,但有武斗都需选一处不能惊动平民百姓的地方。

    这样一来,官家面上能交代过去,武修自己也能打个痛快。五岳观显然就是能满足这些要求的好地方。

    帝都城西有黄坛,五岳秀拔当天关,黄君昔年此炼丹,瑞雾倏烁霞采殷。

    这是早年一位诗人盛赞帝都五岳观的诗篇,经久流传已成名句。

    五岳观实为罗霄山玉虚观帝都五岳行宫,故称五岳观,曾因早年有黄辅道君再此结庐而显著帝都。

    现今道君已逝,唯余五岳观的传说在道家口中流传。

    中州夏家,早几代曾有人拜进罗霄山玉虚观,就连现在夏为峰都是因为这层原因才能在青牛观任大长老一职。

    所以,夏石客能在五岳观与彤城儿圣战,同样也离不开这层关系。

    今天夏石客在五岳观待了一整天。

    五岳观对他来说是主场,在这里不但有观主作陪,还有两位前来观战的武林前辈为他打气。

    地刀榜一百一十七位,不是一个很低的排位,甚至放在夏家身上还是种荣耀。

    东陵九州,天罡境何其多也,大世家能有数人上榜,小世家根本见不到人影。

    中州夏家,如果不算神侯府那个夏侯,绝对是个尴尬势力,不大又不小,不上又不下。

    他能上地刀榜,在夏家都轰动了,谁都想不到。

    甚至前几日夏为峰都传来消息,让他去韵州青牛观,仔细给他讲解一下突破太玄境的要点。可见,他现在是倍受重视,整个人都有些飘飘然,不知所以。

    “一百二十三位,越六位挑战我?”

    夏石客好似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向五岳观主紫庭道长比划着。

    “一步一个台阶啊,地刀榜上别看都是天罡境,可其战力相差何其悬殊,啧啧...”

    白发鹤颜的乱重手罗宇翘着三指捋着长须,笑了。

    “能上地刀榜的那个不能越阶战斗,跳一名两名已属不易,这个彤城,竟然妄想越六位,太自大了...”

    早早因伤退下的铁尺捕头宁道臣也叹息一声,显然十分不看好彤城。

    他是知道夏石客身手如何的,再加上六名排位间隔,越级挑战真的不容易。

    夏石客伸手**着身旁的长刀,得意的笑了。

    三位前辈话里话外都很实际,并不算吹捧,可正是因为这样,他听到才从里到外感觉是那么的顺畅。

    不只是他,所有人都喜欢听好话。

    没身份帮随们的无脑吹捧是能让人高兴,但最少还有理智,恰是这种真心的,不可能对他吹捧人的称赞才更让人高兴。

    因为这是认同,是对自己实力的一种认同,说明他以前的辛苦付出是值得的。

    这种无心的吹捧别说江湖经验不多的,二十多岁的夏石客承受不了,就连许多老江湖一时间都会感到飘飘然。

    人活一世,图的不就是名和利吗?

    这就是名的一种,任何人都逃不出去的怪圈。

    可恰是在夏石客飘飘然时,一声长啸传来,紧接着一个还略带一些童音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不知山庄游侠儿彤城前来应邀,夏石客,你还不出现更待何时。”

    夏石客脸色一变,抓起长刀飞身蹿了出去。

    “不知山庄...”

    紫庭道长脸色一变,倏地站了起来,看着罗宇和宁道臣不知说些什么是好...

    “不知山庄?”

    罗宇显然没有听到过这个名头,看着紫庭道长的脸色感到有些不对,连忙扭过头看向宁道臣。

    “他竟然是不知山庄弟子!!!”宁道臣惊呼一声,急忙回了回头,发现大厅内就剩他们三个人,连忙惊叫一声:“跟我一起来的那位祖宗呢?”

    紫庭道长一愣,左右看了看:“宁兄,不是你一个人来的?”

    宁道臣一声没回,转身跑了出去。

    “不知山庄游侠儿彤城前来应邀,夏石客,你还不出现更待何时。”

    这声轻啸传遍整个五岳观,黄坛下梅园中一位白嫩可爱的少年正攀着一根虬枝,想要折下一只红梅。

    身子一定,顺手一夹,轻轻将红梅摘在手里。

    嘴角噙着一抹微笑,飘然而下:“舒儿,你看这朵红梅喜欢不!”

    “哦!”

    舒儿随手接过红梅,头却微微侧着,一双美目恰好看到穆丰从天而落,轻飘飘的踏在屋脊獬豸的头上,然后缓缓坐下。

    “哇,之扬哥哥,你看那个人好帅呀!”

    少年顺着舒儿的手臂望去,正好看到穆丰一个侧面,顿时一呆。

    普普通通的人,哪里帅了。

    低头看了看自己,月白色的缎衣锦袍,俊美绝伦的脸,在配上一头绸缎似的黑发,腰间那柄古香古色银光闪现的长剑。

    整个一位只有中才有的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英俊潇洒俊逸不凡的富贵公子。

    怎么就那个黑黝黝破旧长袍,还样貌普通的家伙帅了呢?

    想到这里,少年的脸一鼓,脚下一错,蹬蹬蹬,三步并两步,飞身而起,虚空横挪十几丈,轻飘飘的落在穆丰身旁。

    “喂,你谁呀,上人家房顶看热闹。”

    少年身形一落顿时看到庭院中央,脚踏香炉盘膝而坐的彤城,忍不住紧了紧鼻子。

    穆丰大夏龙雀一揽,掸了掸衣襟,啪的一甩,将双膝覆盖,刀一横,担在双膝之上。

    然后才转过头看着少年。

    陌生的,异常俊美、异常干净、异常有气势的少年。

    温文尔雅、风度翩翩、修长挺拔、精致高雅,在穆丰印象中,似乎只有十六郎,高阳博能与之媲美,连素有‘君子谦和,其坚如玉’的楚湘竹都压不过他。

    不由合手而笑:“哈,终于看到一个能有超过高阳博那个家伙希望的人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