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四百四十五章 去观战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到这里,他们似乎明白,为什么真正成型的大般若天象骨的人,在四十岁之前不会修炼任何功法。

    为的恐怕就是不让八根天象骨淬炼得那么强大,让天象骨自己慢慢成长。

    在此期间为了促进他们共同成长,还要用无数珍贵食物和药材补给。

    甚至,把补元培基的时间都拖延到修武前的最后一刻。

    耿南辅叹息一声道:“上古时期,曾经有过大能,用通天玄奥的手段为天象骨塑造出一副强大的底,可惜在身合天地的那一刻,被天地伟力把底震得粉碎。”

    穆丰瞟了一眼彤城儿的髋骨。

    彤城儿顿时浑身颤栗的向后一跳:“我不要...”

    穆丰噗哧一声笑了,道:“如果外力能够辅助的话,还需要苦心精炼吗?”

    也是,身合天地,要求的是精纯如一。

    外力又怎么可能精纯如一呢?

    在天地伟力面前,外力岂不如黑暗中的明火,想要看不见都难。

    再说了,如果外力辅助能用,那里还会有人在意修身境是否大圆满。

    所以,耿南辅为穆丰讲解数次外力辅助失败的凄惨例子,说明这种方法并不足为取。

    穆丰沉默了。

    现在明显说明,大般若天象骨的难点就在身合天地时身体无法精纯如一。

    其实,难点还不仅如此,即便底解决了,这样的大般若天象骨成就的太玄境也是最底最差的,因为他们差的不仅是一个底,八根象骨之外的骨骼几乎全部都差,根本达不到真正的精纯如一。

    “的确是难啊!”

    穆丰想来想去都做不到什么办法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因为武修身上的任何一个骨骼想要淬炼都不短时间能解决的。

    这还是普通武修,更别说大般若天象骨这样巨大差距了。

    不过,难解决并不是说没有办法解决。

    穆丰叹息一声,看着彤城儿,目光中带着一抹怜惜。

    因为他知道,如果能完美的解决这个问题,彤城儿最近几年都不可能轻松,不只是不可能轻松,甚至是有些悲惨。

    耿南辅第一时间看到穆丰的眼神,那是一种怜惜,不过跟其他人束手无策后的怜惜不同,而是一丝幸灾乐祸的怜惜。

    不由就是一愣。

    耿南辅敢拍胸脯保证,穆丰不是看到别人危难而幸灾乐祸的人,尤其这个人还是彤城儿,一个正站在他身前的人。

    那么...

    耿南辅冷不丁想到一个不可能的事情,如果是那样的话。

    他强烈的感觉到,穆丰有可能有什么办法,忍不住身子激动得颤抖起来。

    穆丰看出耿南辅想问又不敢问的样子,古怪的一笑,然后转过身,随口问了句:“知道隐龙荀洛在那里吗?”

    耿南辅一愣,彤城儿也是一愣,看着穆丰不知道如何回答。

    穆丰抚了下肚子,刚刚吃的很舒服,他的胃飞速的蠕动着,仅是半个时辰不到,就消化差不多了。

    张嘴打了一个嗝,穆丰咂了咂嘴,他现在最想的就是能有杯暖暖的茶,消化消化食就是最好的了。

    彤城儿有些急切,不管消息是好还是坏,现在的是最重要的,可看穆丰那个样子,明显不可能老实的告诉他。

    于是,彤城儿小脸气的鼓鼓,却又不敢去催穆丰。

    这个家伙绝对是我的克星。

    他暗自嘀咕着。

    彤城儿不敢去催穆丰,只能偷偷拽着耿南辅的袖子。

    耿南辅也着急,但他知道这事如果能够解决,绝对是大得不能再大的事,不仅对他们而言,对整个武林都是如此。

    既然穆丰不想说,他就只能按着穆丰的想法来。

    低头思索一下,猛然想起穆丰的话。

    隐龙,荀洛。

    耿南辅顿时一抬头,看着穆丰不知道说些什么是好。

    荀洛、大夏龙雀...

    “那个,穆兄,你说的是惊天九人龙的隐龙荀洛荀大侠...”

    耿南辅紧张的看着穆丰。

    穆丰了然点点头。

    他知道,一旦他提到荀洛必然会引起耿南辅的注意。

    父亲和荀大叔是朋友,即便二十年没见面,他的师门也一定能清楚。

    再加上涉及到大夏龙雀斩,更不能怪耿南辅精神紧张。

    穆丰淡然一笑,晃了晃提着大夏龙雀的手,道:“这把刀如何,还是要荀大叔开口的。”

    耿南辅眼中精光一闪,他恍然想起穆丰刚才曾经说过,这柄刀可以交易,但需要一位长辈的同意,原来这位长辈就是荀洛。

    那位长辈把刀赠予晚辈,有所变动还需要他的同意。如果这个人是荀洛,这把刀又是大夏龙雀斩,那就一点都不奇怪了。

    耿南辅长长吁了一口气,点点头道:“我这就招人去问。”

    穆丰又淡然一笑道:“有些事,我们好差点底蕴,还是要长辈给把把脉才好。”

    耿南辅眉头瞬间向上一挑,形成一对飞鹰样,激动的连连点头:“是,这是应该的。”

    彤城儿也有些激动的在那点头如同捣蒜。

    现在他们才知道,穆丰的确对大般若天象骨有些想法,但那不是小事,必须找到修为境界知识都达到一定程度的大宗师把把脉才敢说出来。

    否则,如果出现什么问题,他是承受不住的。

    一件事两件事都赶到一个人身上,耿南辅不着急都不行。

    身子一转,消失在人群之中。

    “我,这也太急了吧?”穆丰笑了笑,一转身,肩头顶了下彤城儿:“咱俩不能就站在街上傻等着吧?”

    彤城儿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小扇子般忽闪忽闪的眨动:“我知道师兄去哪儿了,一个来回,得等会。”

    然后他小手托着下巴,眼珠滴溜一转,猛然一闪。

    “不如,穆大哥你跟我应战去吧?”

    穆丰一愣,随即笑了:“好啊!”

    应战,自然就是彤城儿口中的地刀榜圣战。

    刀剑神龙榜第一百二十三名跟第一百一十七名之间的圣战。

    筹码,一柄元兵。

    穆丰长刀怀中一抱,上下打量下彤城儿。

    迄今为止,穆丰经历杀伐绝对不少,可对于观战来说,除了雷王苏雷和雷帝乐衍生死大战外,他还没看到过其他人的生死之战。

    刀剑神龙榜,绝对是生死之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