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四百三十六章 如何选择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帝都是一座恢宏的大城坐落在大地之上,千年已将,充满着亘古沧桑气息的青石垒就的城墙无边无尽,仿佛一座古老的山脉匍匐在东陵大陆的中央,无数人十代百代的在这里生存,在这里繁衍。

    中州千年不见刀戈,帝都又是中州的中心,这里有无尽的繁华,无尽的安详,任何人进入其间都不禁被这股奢靡气息侵染。

    穆丰不经意想起上一世形容南宋小朝廷的一首诗,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

    当年,穆丰听闻这首诗后曾经喝的大醉酩酊,几日都未能清醒。那个时候他一身功夫已经半毁,满心满腹都是对当政者不思收复失地的愤激以及对国家命运的担忧。

    这首诗蕴含的意思与他心有意而不能舒的郁闷无比相合,又怎能不心生感慨。

    而现在,穆丰看着楼台鳞次栉比,听着轻歌曼舞无休无止的声音,再度想起当年那个场面。

    只是经过多年奔波,接触无数仁人志士,穆丰已然不是当年那个只知武事不知政事的偏才,他对很多东西看得很透。

    他能站在顶端俯瞰山下,能从很多事情的脉络向上追溯,清楚的看明白很多人上人处理事情的做法和目的。

    也许他不能认可这些人为什么要这样做,却能理解他们这样做为什么?

    人与人不一样,尤其是占得高度和位置不同时,对同一件事的看法和理解自然不同,自然也就造就处理事情的做法有天南海北的差距。

    就好比现在,帝都之外一切叛乱和骚动,甚至是三百万外族横行肆虐,可帝都内仍然是水光山色冠绝天下的“人间天堂”。

    楼堂馆所里百姓纵情声色,宫殿楼观官员们歌舞享乐,还是一派奢侈糜烂的腐朽生活。

    帝都相当的大,是与穆丰所在的太城的十几数十倍,是古台府的十几倍。

    尤其他与其他府城最大的不同就是,他有山有水有河流。

    山中有着山,城中有着城。

    穆丰远眺着重重叠叠的青山,近看鳞次栉比的楼台,随意在繁华闹市上倘佯,脚步轻盈。

    穿梭在攒动的人群里,绚丽的阳光铺散在一片绿瓦红墙之间,透过突兀横出的飞檐和高高飘扬的幌杆落在他的脸上。

    穆丰突然笑了,他想那么多做什么,他只是一个小人物,刚刚有了自保的能力,难道就想挽救世界不成。

    他现在不仅是不想,更是不能,不可能。

    天下在几年间突然从繁华盛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难道真是外寇入侵,内有叛乱的原因吗?

    如果不是,难道是因为东陵大帝荒淫无道,亵近娼优,听信谗言,闭塞贤路。生活糜烂,重用奸佞,残害忠良,奴役百姓吗?

    真要有人这样认为,那可真真就是傻子了。

    要知道,任何一个能够成为高层没不会是傻子,不管是奸相还是佞臣,都是几千万人中最顶端的那几个,难道他们就不想让国家富百姓强吗,不想流芳百世为后人敬仰吗?

    不是的,任何一个想走官路的人都有一颗砥砺奋进的心,就算是奔升官发财使劲的人也要做出一番事业才行。

    后来成为忠良还是变成奸佞,是选择也是手段。

    至于是使得主上听信谗言,闭塞贤路,残害忠良,奴役百姓都不过是错误选择手段的失败者。

    就像当年残害岳飞的秦桧,虽然穆丰最终死在刺秦于桥时,其实他对秦桧只是个人仇恨,而非国仇。

    因为他们都知道,真正杀害岳飞的,除了岳飞个人原因外,主要是皇帝赵构。

    否则一个莫须有根本不足以给秦桧那么大的胆子去杀那样一个军中高职,天下名帅。

    也不会在杀害岳飞后晋太师,封秦、魏两国公。

    岳家军也不会在岳飞下狱后任由朝廷节制,在秦桧杀害岳飞时无动于衷,其后除施全穆丰外没有一人为他复仇。

    谁好谁坏,孰是孰非,一切都不过是政治,肮脏的政治上是没有好坏对错的,至于人人皆知的好坏,不过是给百姓们看的,真实情况如何,谁能的。

    别人不说,最少穆丰知道。

    穆丰看着粼粼往来的车马看着车辆不息的行人,还有这些人那一张张恬淡惬意的笑脸,外面的战乱不仅没有走进他们的生活,更没有走进他们的心灵。

    他们只是知道千年以来帝都的平安和富足,有的只是对泱泱盛世的骄傲。因为穆丰在好奇的探头观望时不经意间显露出他土老冒的姿态,而这些百姓即便是看出穆丰富贵不凡仍然倨傲的撂下眼皮,高傲的看着穆丰。

    穆丰没在意他们的眼神和姿态,这种心态他在东京汴梁时感受过,这是大国盛世是培养出来的自信,甚至是自傲。

    可同样,如果这个国家或这个城市被外敌攻破时,他们的心态也会从一个极端拐到另一个极端,那就是崩溃。

    不知道这里跟那里是否会有一样的结果。

    穆丰叹息一声,随即把一切抛在脑后,走到街旁,掏出几枚铜钱买些小吃,一边吃着一边看着,一边考虑应该做什么。

    偌大个帝都,整个城池东西南北近百里,人口数百万,要想在这么大的城市里找一个人,不亚于大海捞针,难若登天。

    他总不能登高而喝,荀洛你在哪里?

    那样,就是找死。

    求助吗?

    穆丰摸了摸怀里,向百陌给他的六扇门的铭牌,摇了摇头。

    欠人情什么的是最可怕的,尤其他已经欠六扇门不少人情了,若是想还时他都不知道怎么换,会付出多大的代价去还。

    穆丰缓步前行,看着街道两侧的小商小贩,还有鳞次栉比的楼台阁榭,虽然他街边小吃没少吃,但他仍然觉得,自己似乎应该选一家茶坊或酒肆休息一下。

    可以尝尝帝都的特色,也可以仔细思考下背嵬军的未来。

    穆丰知道,荀洛可能想的仅是国家,而没有想到背嵬军未来要如何如何。

    因为在荀洛的心里,背嵬军这帮家伙,要么回家族,要么进军队,不管怎么选择都不会错。

    可穆丰想的却是不然,因为现在东陵王朝,帝与八王明显撕破了脸皮。

    如何选择,绝对是个大问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