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四百二十六章 条件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妙言真人叹息着摇了摇头,回头看了眼穆丰。

    穆丰悠悠晃晃的走着,虽然速度不快,但一刻都没停息,眼看走过两栋楼院,在一拐就进入闭关静室了。

    不是穆丰走不快,这才多远的距离,真想走,一步就能来到闭关静室楼前。

    可妙言真人大张旗鼓的过来,能因为这点小事就放过他吗?

    不能,除非他撕破脸。

    否则的话,宗门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顾及他一个人的想法。

    是的,练兵,培养军事帅才,统兵将才,是现在宗门最大的事情,任何个人的事都必须为他开路。

    能让穆丰只是为他们培养这些帅才,已经是看在穆丰对宗门做出这么大的贡献,不想伤他的心。否则的话,宗主一纸调令,穆丰还真能反抗不成。

    现在穆丰摆的是姿态。

    宗门有宗门的想法,穆丰也有穆丰的想法,要是不强硬一些,妙言真人一开口他就同意了,后面的事就完全不由他来做出了。

    他这一世给自己安排的身份就是武修,订的目标就是攀登武道巅峰。

    若是还守着战事不放,还就不如直接进入军队,掌控背嵬军岂不是更好的选择。

    显然宗门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考虑到这点才没有强硬的把穆丰插入正在筹备军队之中。而是把他举得高高的,让他为宗门培养帅才、将才。

    只是谁也没想到,这些宗门看重的天才跟穆丰初一见面就闹得不亦乐乎。

    那两个家伙...

    妙言真人余光从理忡、生邈身上一扫而过,脚步一抬一落就来到穆丰身后。

    唉...

    穆丰低低一声叹息,抬手推开门走了进去。

    妙言真人紧跟着也走了进去,一边走着还一边埋怨穆丰:“你小子,那么多人也不知道给我留点面子,丢脸了,今天真丢脸了。”

    穆丰一呆,随即有些无语的转过头,看着妙言真人在那演习。

    “多少年了,你师叔我还没这么丢过人,今天可是丢大了...”

    妙言真人一边说着,一边在屋里巡视一下,随手扯过一条椅子坐了下去。

    穆丰看着老道,好像受到多大欺负似得,满口埋怨着,其实是毫不客气的举动,再度无语了。

    “师叔,你是讲给我师傅听的吗?”

    妙言真人一愣。

    穆丰耸了耸肩头道:“那个,是我师傅,谁近谁远他老人家知道的。”

    妙言真人眨了眨眼,似乎才缓过味来,认真的一点头:“也是啊,我糊涂了,我在换一个。”

    穆丰随手拉过一只太师椅放在妙言真人对面,坐下,翘起二郎腿,摆出一副我听你说,看你表演的架势。

    妙言真人瞬间郁闷了:“你还真让我表演啊!”

    穆丰右手一顺,道:“你是客人,你随意。”

    这一回,换做妙言真人郁闷了。

    呆呆的抬起头,看到满口稀稀拉拉的站了一堆人。

    正是他带来的那十位,除了妙缜、妙宁真人走进打听外,其余八个规规矩矩的守在门口没敢进来。

    这下,他想表演也不能表演了。

    毕竟他的确亏欠穆丰,认可被穆丰拿捏,却不代表他可以让旁人随意观看。

    索性他也知道穆丰明白事理,不是胡搅蛮缠的人。

    刚才以及现在的表现都只是一些怨气,更是在告诉他心中不喜而已。

    “好,你说了算,什么章程。”

    想开了,妙言真人也不跟穆丰斗气绕圈,直接索要结果。

    穆丰也不想在这事上耽搁太多时间,有那功夫还不如闭关参悟心法去。

    他低头思索一下,抬头道:“七天给他们授一天课。”

    妙言真人眼眸一亮,他以及宗门也没想让穆丰天天授课,要不然直接把穆丰调去岂不更方便。

    既然穆丰开口了,木棍打蛇,蛇随棍上,妙言真人直接讨价还价:“五天授一天课...”

    穆丰微微摇头道:“我还要参悟心法,不,应该是学。你认为五天我能悟出多少,一句还是两句。”

    妙言真人顿了一下,低头思考,然后抬头道:“我向宗门申请两人辅助你,不,算我一个,三个人辅助你,你五天授一天课可以不?”

    穆丰一愣,眉头微蹙,随即点头:“可以。”

    他想不到妙言真人能付出如此代价,他还有什么不可以,不同意的。

    要知道,能辅助他参悟冥寂玄通功的必然是太玄大能。三个太玄大能换他提起两天时间,代价不可谓之不大,在矫情,就有些过了。

    不过,穆丰手一抬,指着理忡、生邈道:“他俩,我不要。”

    哗的一声,所有人同时抬起头愕然看向穆丰。

    似乎所有人都想不到穆丰竟然是一个睚眦必报锱铢必较的性子。

    妙言真人的眉头一拧,眼神凝重的看了看穆丰,又扭过头看了看理忡、生邈沉思起来。

    他接触穆丰两次,知道穆丰不是睚眦必报的性子,几乎所有太玄大能都不可能如此偏激,这样偏激的除了邪魔道外都无法成为大能。

    “为什么?给我个理由。”妙言真人抬起头,看着穆丰认真的道:“我相信,太玄大能的心境不可能把刚才的龌蹉当个事。”

    妙言真人的话一出口,所有人同时把目光落在穆丰身上。

    因为妙言真人的疑问也是他们的疑问,甚至包括理忡生邈也没有冲动和怨恨,都想知道穆丰的想法。

    穆丰看着理忡、生邈有些气愤,但还是很克制的脸,忍不住笑了:“宗门长辈的目光的确不错,他俩虽然有些小心机,但总体来还很不错。”

    妙言真人没好眼神的瞪了他一眼:“别给便宜就卖乖,你要不给一个说法,老道我可是不干的。”

    穆丰笑道:“那点小事我还能记恨他俩。主要是他俩不适合从军,更不适合成为执掌一军的将军,更别说主帅了。”

    妙言真人一愣,随即眉头一挑,有些兴趣的问道:“为什么,你是无双帅才,看人的眼光我绝对不怀疑。”

    无双帅才,这四个一出口,门口一片哗然。

    不只是门外八个人,就连妙缜、妙宁都有些惊愕。

    他们是知道穆丰如何了不得,却想不到会得到无双帅才这么高的评价。

    要知道,帅才跟无双帅才可是天壤之别。

    现今天下,公认的帅才有,可是否有无双帅才没人知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