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四百零五章 收获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闭关,有很多种,常见的是生、死关。

    密室闭关,不见人影,不能被打扰的那种,是闭死关。

    什么是死关,望文生意,要么突破,要么死!

    这种情况多数是修习内功不能被人打扰,否则极易走火入魔。

    另一种是境界突破,就是在某种情况下感受到身体的变化、境界的变化。

    这是一种机缘,提前感受到的机缘。

    选择一处封闭的,可以不受任何打扰的地方,自己给自己定下一个目标,要么突破要么死。

    穆丰、云从天、谷青成三人这种其实不是闭关,而是坐关。

    也就是幽院独处,约定三五人,结伴而行,怀情不发,以灭闻见,摒绝一切杂思乱想,让整个人和心宁静和平。

    明心见性,然后能知、能往、能破。

    穆丰他们闭关,不是破境界不是修内功。

    谷青成是稳定境界。

    云从天是为了总结前端时间战斗的经验。

    穆丰一开始跟云从天一眼,后来在施光也身上有些感悟,心有所悟,又了些改变。

    但也仅是需要幽静而已,并不怕人打扰。

    所以,在精心感悟之余才有闲暇心思对谷青成帮助一二。

    当然他也不是烂好人,碰上谁有难都会给予帮助。

    其主要还是因为谷青成的性格,以及他真的与云从天、施光也是老相识。

    天刹海的时候,他们站一个阵队,有过一点点交情。

    对谷青成的帮助,穆丰是闲暇之余,大部分时间还是对自身功法的整理。

    突破到太玄,内功方面穆丰没有什么好动的。主修羽化天宫的太极青阳汇就很好的了,毕竟以后他还可以按无知苏云的说法,承接九重天心录。

    道家的内功心法就有这点好处,不偏不倚,纯正平和。初期略有些难,还有些缓,可一旦入门,一门心法不做改变也能修炼到老,而且越老越醇厚绵长。

    尤其羽化天宫传承太清道法,这一世的功法穆丰只传承一门太清归元功,可上一世他精研的也是太清道法。两个世界的功法虽然不同,但大致相差并不离谱。

    也这是穆丰十分惊奇的事情,明明是两个世界,大多数东西竟然相差无几。虽然他十分惊异,但这么玄奥的东西,并不是他能理解或破解的。

    所以,他这么多年大致整理一二,至少内功方面在没有得到九重天心录传承之后,并不准备做其他改变。

    真正改变的是外功功法。

    第一个是穆丰曾经传给傅一搏、苏久文他们的两仪大潜能,一种源自内功心法,延伸出来的内劲秘法。

    这一门功夫对内功增长不明显,却是磨炼内功最好不过的法门。

    一阴一阳,阴阳轮转,相融相合,潜能无限。

    第二门是长拳、短打、兵器上的功夫。

    三才指、四象掌、五行拳、六合刀、七星剑。

    穆丰所会的功法很繁杂,他没仔细数过到底会多少种,有岳家军各位哥哥教给他的,有后期为了恢复身体学会的,有谿谷重狱七位顶级猎食者教给他的,还有不知从哪里看到领悟到的。

    数来数去,其实穆丰真正的功法是枪,是表哥高宠传授给他的高家枪。

    至于长拳短打,还要算岳飞赠给他的那个《心意心经》里的五行六合十二形。

    这一种种一套套功法,穆丰现实演练的不多,可梦中他不知研习多少年,去繁就简,去其糟粕取其精华,糅合之后成了现在这个大杂烩功法。

    这种糅合是穆丰在梦中形成的,现实中他并未强求,而是在一次次生死搏杀中随意使用,随手萃取,一点点形成。

    直到今天,穆丰才在十几天中与太玄大能过招的经验整理中把他们提取出来。

    拳掌指刀剑,三才四象五行六合,这种套路是他随想随取,并非是最后固定下来的名字。

    他还年轻,未来还有无尽的可能。

    主要是他对乾坤悟像十全谱十分着迷,尤其是在他突破太玄后,愕然发现招式有时并不重要。

    尤其是太玄之间过招,招式若是没有意境附着,并不比村夫的拳头更犀利。

    甚至到了现在,穆丰再度想起乾坤悟像十全谱时才发现,神识跟意境更相配。

    有山之意境配合拳头,无坚不摧。

    有风之意境配合剑法,快速绝伦。

    星辰意境配合指法,金之意境配合枪法等等等等,让他一招一式都带有莫大威力,几乎不用考虑什么招法什么变化。

    抬手一个意境就能把对方压制成渣。

    当然,这需要穆丰对意境领悟达到某种极致才行,否则一捅就破的意境不但无益,还会成为致命的破绽。

    这点穆丰跟云从天探讨过,闭关切磋中试验过无数次。

    得到一个两人都能接受的结果,顿时对这段收获感到满意。

    虽然对战力帮助不是很大,但以后的道路摸索上,两人却能少走很多弯路。

    好处是可以想像得到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他们俩把施光也给吸引过来,然后在切磋探讨中让谷青成占了老大便宜。

    等他看到没有人在意他的时候,小心翼翼的把心中迷惑问了出来。

    都是太玄境的问题,谷青成问的好,穆丰三个人也喜欢回答。

    谷青成固然是收获良多,穆丰三个也不无增益。

    涨境界,涨修为,不仅是向上攀登,偶尔向下看看,也会陡然发现许多自己忽略过去的东西。

    温故而知新就是这样来的。

    这种试验切磋、研究谈论延续三个多月,穆丰把几套功法整理出来,云从天也把大成八剑填补圆满。

    “啊啊啊,十年啊,整整十年终于圆满了。”

    云从天几乎泪流满面。

    “意境啊,我却的竟然就是意境...”

    云从天抱着长剑漫天飞舞起来。

    时而升天时而入地,时而站在山巅,时而遁入山谷,时而追逐着风,时而追逐着云。

    穆丰坐在河边,撩着冰冷的河水,嘴角噙着笑意。

    终于,寒冬过去了,天色由凉转暖,除了冰雪融化成的河流外,很难还能感受到冬天的感觉了。

    望着天空,笑的不仅是穆丰,还有捏着一叠纸笺的施光也,和好奇看着天、看着地,随云从天身影不停晃动小脑袋的施落菀施落菀姊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