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三百九十七章 矛盾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穆丰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问的。

    哪知道,栾老大摇了摇头,看了眼栾老二。

    而这一眼让穆丰惊奇的发现,这三兄弟里主事的竟然是个头矮小如同顽童的老二。

    栾老二咂了咂舌:“可惜,没酒啊!”

    “没酒,我去取...”

    云从天嗖的一下站了起来,提着宝剑顺着两兄弟间穿了过去。

    取酒...

    云从天的话和动作让屋里除了穆丰外都感到很惊奇。

    其实,从栾老二的话里能听出来,他是不想讲给两个外地人听。

    有酒没酒?

    这么长时间,半只野猪都吃进去了,还能不知道有酒没酒。

    可这个外地人竟然跳起来叫着取酒去,难道他还能下山去买不成。

    穆丰没说话,他知道云从天就是下山买酒去了。

    虽然是黑天虽然外面乌云遮天盖地,可对太玄大能来说,并不比白日晴空万里差到哪去。

    倏然而去,倏然而回,时间都用不了一炷香,浪费的时间还是在酒店小二取酒时耗费的。

    等云从天举着两大坛酒走进来时,栾氏三兄弟和邱士豪都有点傻眼。

    “这还有几个碗...”

    云从天放下两个酒坛,顺着背后掏出一个大包裹来。

    栾老二捧着酒坛赫然发现,酒坛竟然是温的,并非冰寒刺骨,心中忍不住发毛。

    老天,他是从那里拿来的酒,绝对不是外门藏着的。

    这么冷的天,外面放着的酒凉得都能冻死人。

    如果不是...

    细思极恐啊,栾老二到了一碗酒,仰头灌了下来。

    你们想知道什么,我就给你说什么,绝对不带隐藏,也不敢隐藏啊。

    栾老二虽然还没到能知道太玄大能的层次,但云从天这番表现让他清楚的知道,了不起,是超越他很多很多层次的大人物。

    这是小市民的狡猾,往往在关键时刻能保护他们性命的根本。

    栾老大、栾老三还有邱士豪虽然不懂。

    但是,刚刚什么都不说,狡猾如同一只老狐狸般的栾老三,如捣蒜一般把所有东西都倒了出去。让他们知道,栾老三绝对发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才能让他如此。

    中州,其实跟其他八州一样,掌权势的还是朝廷、世家、豪门、宗门。

    区别在于,朝廷世家们隐在高处,即便有些什么举动,有些什么影响天下大事,千万人民生,下面的人也是不知。不只是现在不知,就是过去几十年上百年也一样不知。

    真正能让百姓接触到的是什么?

    是商行,一个触角伸展到百姓生活方方面面的地方。

    其次是社团,又称村社。

    是一个以乡村镇为基础延伸出去的势力。

    这个村社十分复杂,复杂到商行、世家、豪门都无法完全掌控的地步。

    他们有以村镇地缘划分组成,即方圆六里为一社,有以人口村户划分而成,即二十五家为一社。

    因为中州乡村组成很复杂,他有单一家族组成的村落,有以亲族联合组成的村落,还有杂姓移民聚居而成的村落。

    内部结构复杂,还各自有各自的生活习俗。

    不过,虽然村社组成十分复杂,但由村及乡,由乡到镇,在从镇至县至郡至府至州垂直而下的结构却从未改变。

    恍如隐藏在朝廷之下的另一个阶层。

    能让他们如此诡异的存在,甚至不为朝廷所忌惮是因为他们极其排外。

    别说跨州跨府管不了,就连上一层想要剥削下一层都不会有人搭理他们。

    这就跟家族权利经常会超越朝廷法律一般,是宗族式管理。

    如此一来,很多商行在州府郡县能作威作福,可一旦到了乡村就会遇到抵制。

    就拿太息庄来说,因为他掌控着岳州所有瓷器买卖。

    在州府,他能跟南阳府相提并论。

    可到了百里外的二里岗乡却遇到了难处。

    二里岗乡是个不到百人的小村,人口不多生活条件艰苦,唯一的出处就是二里岗是一处上佳成窑的粘土矿。

    其土白色细腻,肉眼所视能看到有白色丝绢状的光泽,银光闪闪。是制陶、制瓷最上等的原料。

    太息庄掌控岳州瓷器买卖,无论如何都绕不过二里岗乡的粘土矿。

    往日,翟家没有在意二里岗如何如何,因为他买卖的是成品,而非自制成品。

    可从去年开始,一些商行偷偷潜入二里岗,想要将他全部拿下,进而限制陶瓷成品数量。

    翟家其实早就感觉到下面的鬼魅,只是没有理会,毕竟他们走的是商路,你贵我就贵,水涨船高而已,因此而大动干戈不值当。

    但他们没有想到,这般忍让竟然成了纵容。让那些人认为太息庄怯懦可欺,甚至开始垄断二里岗瓷器出窑。哪知道,他们越是如此,太息庄越是不在意,甚至到了后来全然舍弃了二里岗陶瓷。

    翟家做事大气,毕竟他们掌控的是整个岳州,一个小小二里岗全部换成陶瓷又能有多少,有能给全州带来多少冲击。

    初时,二里岗因为有第三者插手,能让他们多赚几成利,了不得让人插手。可等太息庄将他们抛弃的时候,陶瓷没了太息庄出手,尽管生产却无法销售时,所有人都慌了神。

    进而让二里岗乡与外来商行发生了口角,甚至动起手来。

    这也就是穆丰、云从天,在客栈遇到求助那位白爷说的事。

    二里岗归南阳府管,费爷就是二里岗乡村社,南阳会首。

    平日里掌管整个南阳府平日社戏、节日祭祀,天旱祈雨啦、烧山啦,还有庙会日的献供,拜神,或是某些村社的春秋赛事等等。

    同时个村社的修桥、补路、挖井、建渠、防灾疫、办义学,也有抚恤孤寡老弱救济等。当然还要协调个村社的利益、矛盾和冲突。

    二里岗乡粘土出窑之事正归他所管,这也是现在中州最典型的商行与村社间的矛盾。

    一言不合,大大出手,然后费爷被打断了一条肩膀。

    既然被打了,自然要找回场子,费爷看的很明白,找场子很简单,寻几个助拳的好手就可以,可是这解决不了二里岗粘土窑的事。

    于是,助拳名单上多了太息庄翟大爷的名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