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三百九十五章 太息庄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穆丰趁着云从天肩头的空隙,看到对面一大一小两个身影。

    两人脚下十分利落,踏在浮雪上的履痕,只现出仅可辨认的微痕。

    大的身穿老羊皮外袄,皮风帽放下了掩往耳朵,下身是粗布裤,薄底子爬山虎快靴,正粗着嗓子说着疤脸汉子。

    他身后的个子很矮,像个孩子似得。

    仔细看,只是个头稍矮,身材不过十一二岁的样子,看面孔却知道是个成人。

    他也穿件老羊皮外袄,夹裤快靴。

    三人顶着风雪走来,身上已经积了厚厚一层雪花。

    风高雪滑,山路难行,一阵疾行气喘吁吁,大力呵出,阵阵雾气被罡风吹过,一飘而散。

    云从天歪着头,眼神飘向邱士豪,意思很明显,这几个家伙是谁呀?

    邱士豪缓缓站起来,双拳一抱:“三爷,老红毛我猎到了,有什么不对吗?”

    疤脸汉子一抹贪婪毫不掩饰的从眼底闪过,迟疑了一下。

    “老三...”

    憨厚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一转身,一个憨厚的中年站在他背后。

    “大哥...”

    疤脸汉子尴尬的一笑。

    那个汉子走进屋来,顺着他的目光看到横尸的老红毛,一愣,随即脸色一沉回头看着疤脸汉子:“老三,该贪的贪,不该贪的绝对不能动心。”

    说着他回头瞅了一眼邱士豪道:“老邱虽然跟咱们有些不对付,但是人家用命换来的东西,就是人家的,你还能杀了他啊!!!”

    疤脸汉子一呆,随即哭笑道:“大哥,打他一顿是我乐不得看到的,可杀人,我可从来没想过,乡里乡亲的,我俩还没那么大仇。”

    邱士豪的脸上也浮现出一抹笑意:“我要是能打他一顿,也绝不留手。”

    疤脸汉子哼了一声,把头扭了过去。

    他俩是在斗气,那个小个子却挤在门口,把脑袋探了进来,看着云从天和穆丰叫道:“你俩是谁,干什么的?”

    云从天笑道:“我俩啊,是过客,岭下行者,看山势不错,进来逛逛。”

    “逛逛...”

    所有人都是一呆,看看山外的天色,又看看破屋,想不出这里有什么好逛的。

    “那个...”

    憨厚汉子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是好。

    云从天一伸手:“三位,不如进来聊聊,这天这风这雪,敞着门,不好吧?”

    三人对视一眼直接走了进来。

    屋门一关,篝火挑起,人在多点,竟然有股暖融融的感觉。

    两只野兔挂起,火红的舌头舔过滴滴答答落下油脂,一股肉食的飘香在狭小的破屋内弥漫。

    “不行,老三你去扯些枯木,我看看能不能再打一两只野物,这点东西,根本不够塞牙缝的。”

    憨厚汉子,一把拉开木门,风一样冲了出去。

    疤脸汉子咧着嘴,咽了两口唾液,大巴掌拍在矮个汉子肩头:“二哥,都给你吃吧!”

    然后狠心一转头,也冲了出去。

    “兄弟情深啊...”

    云从天惊叹一声,抬手扯过半只兔腿扔给矮个汉子。

    矮个汉子一咧嘴接了过来,张口咬进半只兔腿,大力咀嚼起来。

    剩余半只兔腿小心翼翼的放在身旁,再也没动一下。

    穆丰眼皮眨了眨,默默颔首。

    云从天拾起另半只熏兔扔给邱士豪:“都给你了,饿得够呛了吧?”

    邱士豪憨憨的一点头:“就早上吃了半张烙饼,嚼了两捧雪。”

    云从天勾了勾火,看着矮个子汉子道:“我们哥俩,今早才从韵州来的。”

    伸手指了指山外然后一脸好奇的看着他道:“这山岭被人封山了,想出都出不去,不知道是为什么?”

    矮个子汉子还在仔细咀嚼着,闻听飞快的将口里的兔肉咽了下去,仔细打量云从天和穆丰,想了想道:“怪不得很陌生,原来是韵州国人。”

    云从天穆丰一起颔首。

    矮个子汉子用力咽了咽道:“其实不是啥隐秘事。昨天,有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惹恼了翟少爷,下手还挺狠的。结果被翟二爷给擒拿扔进太息庄。”

    “太息庄...”

    穆丰轻轻问了句。

    他其实不关心这几个人的恩怨,他奇怪的是太息庄到底是何等势力。

    理解一州势力是需要一个点,一个能够让他参照的点。

    能与一府相提并论的势力,岂不是正合适。

    矮个子汉子扫了穆丰一眼道:“太息庄,不是江湖不是武林,是商行!”

    穆丰一呆,云从天也是一呆。

    不是江湖帮派,不是武林门派,不是世家豪门,竟然是商行。

    这是什么势力...

    矮个子笑了,很开心的笑了。

    “中州与八州不同,这里帮派有朝廷压制,不允许发展。门派有世家制衡,同样不允许发展。所以,这里真正的霸主是商家,抱成团的商行。”

    云从天有些蒙,穆丰却心有所思。

    有宋一朝,商业非常发达,超过任何朝代的任何时期。

    所以,行走天下的穆丰对商业并不陌生。

    这里莫非跟宋朝那个时期一样不成。

    果然随着矮个子汉子讲解,穆丰和云从天都懂了。

    商行,是拥有一定武力能够守护一行而组建的势力。

    有瓷器一行,有纺织一行,有珠宝一行,有....很多行业。

    太息庄是瓷器商行,他垄断了岳州所有关于瓷器的行业,掌控岳州通往韵州的一切商业流通。

    为首的就是鬼天大豪翟广人、翟广利兄弟。

    而且,他不独朝堂上有雄厚的靠山,江湖豪客武林侠士也蓄养一大批。

    十二杰就是其间最为著名的好手,威吓整个岳州以及半个韵州边境。

    大小厮杀不知多少,从无败绩,真真是不可一世。

    哪知道,昨天因为翟大少惹下两名娇小女子,竟然被人一怒抹杀了一半。

    人其实是翟二爷亲自出手擒拿的,听到因为他手下留情而使得十二杰折损一半,险些没吐血而亡。

    这还不算,那两个女人还一怒之下放了把好火,险些没把太息庄化为灰烬。

    她们是潇洒的跑进山里,翟大爷却怒不可遏,直接追杀入山。

    他人以为鬼天大豪亲自出手,还不轻如探囊取物。

    哪知道,整整一天一宿,三人不见踪影。

    翟二爷感觉不妙,于第二日拉起整个山庄人手封锁乌鞘岭,撒网般去搜寻。

    哪知,又过了一整天,三个人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仿佛飞天了一般,渺无音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