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三百九十四章 山间木房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休息的地方好弄!”

    年轻汉子并未多心,俯下身扛起狼尸向他俩一摆手,起身就走。

    穆丰云从天对视一眼,跟了过去。

    汉子是向山里走去,他的步伐非常快,几乎是横趟雪地一路穿越。

    这里雪很大,山风一刻不停的刮着,看似平平坦坦,实际一脚下去,浮雪直接没过膝盖。

    “小心,山里风大脚下一定要生根,否则一个不小心就会滚下去的。”

    汉子一边走一边叮嘱他俩。

    穆丰云从天大踏步跟上,看着光秃秃的山头,还有被积雪积压着的山木树枝。

    这里,阴风惨惨,鬼嚎隐隐的,极目望去看不到一个标记物,也分不出个东南西北来。

    不是山民,他俩只能遁入空中去观察。

    而那样一来绝对招风,山下任何人一抬头都能看到他们,那样是敌是友可就说不清了。

    是,他俩是不怕,可却非他俩本意。

    不招敌不交友,这次穆丰只是想探探中州武林到底如何。

    “要加快速度了...”

    年轻汉子紧赶几步,抬头看了看天,已然很晚了,再晚恐怕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嗯!”

    穆丰淡淡的应了一声。

    汉子趟着浮雪一阵疾奔来到一处山岗。

    山岗坐北朝南,正好能挡住不停袭来的北风,山上山下还有一片片凋零的树林。

    虽然凋林光光的没有树叶,但密集的耸立在那里,也让滚滚袭来的山风小了许多。

    就是山林间,年轻汉子领着他俩左绕一个半圈,右绕一个半圈,进到大里面时一座孤零零的破屋出现在他们眼前。

    云从天就是一呆:“你这啥记性,这乱七八糟的都能找到这块宝地。”

    “冻死我了,快进去吧。”

    汉子没管那个,一把拉开木门冲了进去。

    破屋不大,还破败不堪,凌乱散布一些枯木柴板,还有几个破碗破盆。

    屋顶星星点点有几个破洞,雪花东一片西一片的飘了进来,不经意间在地面堆起几处雪堆。

    “进来,进来呀!”

    汉子叫了两声,一抬手噗通一声将老红毛扔在角落,拧了拧身子,将雪花抖下。

    俯下身,顺地上捡起柴板支起一个架子,上面丢些枯木,顺手搽着火石点燃。

    穆丰、云从天左右看了看,也跟着走了进来。

    风雪越来越大,穆丰他们走出小镇的时候,还没有降雪,登入山顶遇到年轻汉子时雪刚刚开始降下,现在已然一副暴风雪的模样。

    在狂风呼啸中,巴掌大的雪花飘舞下来,大雪纷飞中,借着火光映照,勉强能看到十丈内树影稀疏。

    寒风好似从未停歇的掠过凋林,尖啸声此起彼伏,若鬼哭、若狼嚎、若万马奔腾。

    “我出去看看...”

    云从天扫了一眼年轻汉子,他真聚精会神的架着篝火,火焰吞吐着,不大一会儿的功法,他身上单薄的衣服就出现一点湿意。

    听到云从天的话,他有些愕然:“柴火够,出去做什么?”

    云从天咧嘴一笑:“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穆丰挥舞袍袖,在地面拂了拂,很是随意的坐了下去。

    目光微掠,就看到年轻汉子眼色复杂的看着那只老红毛。

    他是什么意思?

    穆丰目光微转,又看到汉子的手按在腰间尖刀上,似乎想要拿出来,又有些不舍。

    “你这是...”

    穆丰轻声问了句。

    汉子眼色复杂道:“这么冷的天,我应该把它给烤了。可是...”

    他又有些迟疑。

    穆丰收回眼神,似乎有些明白汉子的意图,淡然出口:“怎么?”

    “要差好多,几百两银子呢?”

    汉子的刀抽了出来,又按了进去,始终下不定决心。

    贪财又好义,看似豪爽磊落却又阴柔寡断,这是个极端矛盾的人。

    还没说几句话的时候,云从天在外拉开了门。

    一股冷气袭来,汉子刚想说话,就听噗通一声,云从天提着两只野兔扔了过去。

    “这破地方,啥都没有,就这两只家伙,差点没让我跑半个山。”

    云从天飞快的关上门,哈了两句,在篝火上暖了暖。

    年轻汉子笑了一声,有野兔,不用他扒狼皮,剩下好几百两,能不笑吗?

    他往旁边一靠道:“乌鞘岭很大,东侧是太息庄,西侧是南阳府。”

    太息庄,南阳府。

    穆丰和云从天对视了一眼,笑了。

    他俩想问的其实就是这个问题。

    穆丰毫不在意的问了句:“太息庄怎么能和南阳府并齐。”

    “因为有名啊!”

    汉子提刀扒下兔皮,随口回了句。

    “有名...”

    云从天有些震惊了,一个山庄跟一府齐名,太能不震惊吗?

    “就是太息庄,翟大爷吗?”

    穆丰轻声问了句。

    汉子一点头:“那是当然。”

    “他大名叫什么?”

    穆丰又问。

    汉子的手一顿,半晌没有说话:“翟大爷,就是翟大爷,谁知道他叫什么?”

    穆丰一笑又道:“那翟二爷叫什么呢?”

    “啊,你们还知道翟二爷啊?”汉子一愣,随即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我就是普通一个猎户好不,那里能知道这么多?”

    汉子目光隐晦的扫过穆丰和云从天的脸,又低头继续收拾着野兔。

    云从天一挑眉头,也是,一个猎户即便有些不凡,终究也只是个猎户。

    太息庄能跟南阳府相提并论,翟家哥俩就不可能平凡,能是他知道的吗?

    穆丰眼眸流转,耳朵突然支了起来。

    木房外,寒风呼啸,刮过凋林,产生鬼哭神嚎一般的声音,若是这样还没什么,可声音中突然多了一丝变奏,那不是来猎物,就是来人物。

    穆丰身子略略向后一退,来到云从天身侧后面隐了起来。

    木门一声轰响,带着凌厉的寒风灌了进来。

    火苗嗖的一下窜起,向后一扑,险些没被冷风吹灭。

    “老三,小心点,别吓到人。”

    一个疤脸汉子刚刚闯入,身后一个憨厚的声音就传了进来。

    “不能的,能来这儿的有几个不认识咱们哥俩的。”

    疤脸汉子毫不在意的回了一句,第一个看到的就是那个年轻汉子,不由一愣:“邱士豪,你真来猎狼来了。”

    然后目光一转,瞬间看到地面横尸的老红毛,脸色再变:“竟然让你真猎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