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三百九十一章 闲话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穆丰看着挥斥方遒的几个读书人,无奈的苦笑了。

    因为听他们说话,不像是在说自己,似乎在说别人。

    说近点的话,顶对是自己的一个很远很远关系的穷亲戚。

    有就有了,没有也就没有了,除了茶余饭后一点说谈外,没有一点实际作用。

    剩余的,恐怕仅是读书人显摆自己的一个谈资。

    纸上谈兵也是读书人的一个技能,一个能把自己能力发挥出来的技能。

    穆丰有些看不过去,但他只是笑笑没说什么。

    云从天一开始还仔细的听着,听着这些人谈起调兵,谈起调动各种武修如何布阵,如何攻略。

    可随着他们思维的发挥,开着皱起眉头,直到最后越听越不是个味道,终于有些看不过去。

    气哼哼的一扭头,大吃大喝起来。

    不仅如此,他还故意的发出很大的动静,时不时的超过几位文士的声音。

    一开始,文士们的谈兴很浓,并没有在意,可随着次数过多,几人忍不住皱起眉头,用着略显厌恶的眼神扫过云从天。

    云从天呲溜一声把杯中酒饮下,吧唧一下扔进一块肉,呱唧呱唧着嘴巴咀嚼两下,待到看到文士们的眼神时,显得有些愕然的看着他们。

    “咋了...”

    云从天仰着呆萌的眼神,然后似乎有些恍然的伸出筷子推了推桌上的肉食。

    “想吃啊,喏,这里有。”

    那副模样仿佛在叫:嗟,来食一般。

    尽显无辜,有尽显侮辱。

    几个文士顿时眼眸红了起来,可他们又挑不出他的错。

    因为这桌是人家的,他们却借着话由坐在人家桌上高谈阔论。

    侮辱,没有。

    人家只是吃饭时的动静大点而已。

    “你,竖子,看到同胞陷入沉沦还如此没心没肺的在这里大吃大喝...”

    一个文士怒拂袍袖,起身就走。

    另几个文士站起身来,扫了一眼穆丰,扫了一眼云从天,似乎还有人偷偷的扫了一眼云从天用筷子推过的那道肉食。

    “噗哧...”

    一个忍不住的俏皮的笑声轻轻响起。

    几个文士顺着笑声一甩头,正好看到一个捂着嘴笑得花枝乱颤的小姑娘。

    他们想怒却又没有办法对这样一个俏丽小女儿发怒,只能忍着满脸的嗔意走了回去。

    “小二,酒菜还不端上来。”

    一个文士抬手拍着桌子大叫一声。

    “稍等,陈爷,马上就来。”

    小二高喝一声。

    这时穆丰淡淡的向四周扫了一圈,发现刚刚还很冷清的小酒馆里已经差不多满了。

    除了他们这桌和文士那桌外,邻桌是三名食客,看装束青衣小帽,是出外行走的行商。

    里面那桌四个人,一个老妇人,两个中年女子,剩下一个就是失口笑出声来的小丫头。她们刚进来,酒菜还未上全,还没有人开动,小丫头和两个中年女子正兴趣盎然的看着他们空谈。

    靠门口的一桌,一个衣著破烂的食客爬伏在桌上,似乎睡著了,桌上的残菜剩饭都冷了,杯盘狼藉。

    小二给文士送上酒菜,然后提着汗巾走到这桌,一边收着杯盘一边低声笑道:“白爷,依小的看,翟大爷今天恐怕够呛能来了,您要想睡,还不如回房。”

    穆丰闻听心一动,扭过头看向衣衫褴褛的食客。

    这人穿得虽然有些褴褛,可若仔细看清却会发现,那不是破旧麻衣,而是棉衣锦袍。想来他是最近很忙,没来得及换衣。

    再看他的脸,红光满面,细皮白肉,红润的肌肤证明这人不是个穷劳汉。

    看年纪,约四十左右,两太阳高高鼓起,一双大眼虽然充满疲惫,但偶尔转动时精光四射。

    腰摆下,还有物鼓鼓地伸出,赫然是刀鞘露出。

    大汉听小二这样一说,顿时满脸有些不耐,愤愤地说:“见鬼!难道说,只为了追两个女人,庄子就闭上寨门,不接待任何外客么?岂有此理!”

    小二压低了声音道:“白爷,你的事当真紧要么?”

    汉子浓眉一挑,露出一丝凶悍道:“怎么?我从南阳不分昼夜来通风报信,还能不紧么?我还得往回赶呢。”

    小二点头,偷空向掌柜那看了一眼,掌柜默默颔首,小二才回头道:“白爷,你看不如这样吧。小的替你转达一下,你回房等消息,还能休息一下。岂不两全其美?”

    白爷略一沉吟,有些想要翻脸,最终却无可奈何点点头:“好吧,也只能这样。不过,你要转告翟大爷,说是南阳的费爷被人打断了一条右臂,要他派人前往助拳,越快越好。”

    小二拍着胸脯保证道:“白爷,您放心,小的一定一字不差转到。”

    白爷直起腰,扭了一下腰间的刀,刚想起来,突然又坐了下去,看着小二道:“喂!你说,翟大爷要捉的那两个女人到底是谁?翟大爷英雄了得,庄中高手如云,难道说两个女人就能在庄子里撒野。更别说杀人放火后,还能安稳的逃走。”

    小二耸了耸肩头,一摊手道:“就是这样,哪两个女人不但人逃走,放了一把火,实际上...”

    说着他声音骤然压低,还甩着眼角看着门口:“还杀了好些高手呢,太息庄最后名的十二杰被他们杀了六个。太彪悍了,直接抹去一半,据说翟二爷心疼得差点没哭。要不然翟大爷能火冒三丈,亲自出手追杀她们。至于,这两女人到底是谁,除了翟大爷,谁都弄不清。不过听翟二爷大骂时提到一个姓施的,就是女扮男装那位。”

    白爷点点头:“都逃进山里了,翟大爷出手,恐怕也是追擒无望了么?”

    小二摇头道:“翟大爷朋友遍地,他们那有那么容易说逃就逃?听说,翟大爷遍洒帖子,调动不少朋友,而且...而且另有一批朋友加入搜捕。几乎把所有能走的通道全部加以封锁。她们...岂能容易脱身?只是这山占据的地方太大,藏匿容易,搜寻有些难,短期间内不易把人搜出来而已。”

    白爷站起来,向后院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不管如何,你最好快点,费爷,费爷还在家等候消息呢!另外,请你转告翟大爷,费爷正等候朋友的援手,现在度日如年,望穿秋水,务必请他设法帮帮忙。”

    小二一抱拳:“在下定将白爷的话转告,请放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