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天下我为峰 第三百八十三章 追杀

时间:2018-04-23作者:水色烟头

    “张姒,苦行道君...”

    穆丰一声怒吼,传遍整个苏府,同样也传遍整个东平府。

    云从天、宁道行脸色一变,云从天更是拎着长剑向战圈内冲去。

    苏风、祁墨脸色大变,苏府和东平府的人惊骇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穆丰人如怒鹰,长身跃起,剑起如虹,势若雷霆。

    飞越、下扑。

    “穆统领何必如此羞恼,束手就擒岂不更好。”

    张姒一声轻笑,鬼魅似的跃起,挥舞着袍袖迎向大夏龙雀斩。

    穆丰空中身子一团,滑溜如蛇般闪开布满罡风的双袖,落地后向上一弹,避过张姒隐匿在袍袖内的现龙掌,长刀直直的一插,毫无阻滞地探无俦掌力的中心。

    张姒右掌落空,左手带着袍袖如山一般拍去。罡风肆虐,劈空而来的掌力发如狂飙,控制住穆丰周边空间,阻断他闪避的退路。

    贴身相搏,变招势不可能,功深者胜,决无侥幸可言。

    穆丰眉头一挑,心头火起。

    意动神动,大夏龙雀刀锋一闪,然后陡然一跳。

    大幻似真虚实二相。

    刀锋看似斩向张姒右掌,实则跳跃着切向他的左掌。

    就在刀袖相接之时,大夏龙雀陡然一声嗡鸣,奇异的发出一声恍如地下九泉传来的地底龙吟。

    蓬蓬,闷响在空中传来,劲气罡风恍如狂风般向外迸射。

    草地树木枝叶纷飞,房舍地面砖石溅射。

    穆丰如撞山石般向后一个倒射,高高的飞起十几丈,于空中接连两个后空翻,卸下千钧力道后落在一栋高楼之上。

    “张老道,太乙玄功,不过如此...”

    狂风乍起,一缕轻烟恍如流光飞逝!

    瞬息张姒飘退三丈之外,冉冉消失在草木丛中,只余百十片碎布在原地翩翩飞舞。

    “虚实二相,莫非这就是享誉九州的隐龙荀洛荀大侠的弹龙剑法吗?”

    苦行道君张姒陡然出现数十丈外一栋高楼之上,满脸凝重的看着穆丰。

    风度翩翩道貌岸然,可惜袍袖崩碎,只余光溜溜的双臂赤裸着。

    “竟然,竟然是穆大哥占据了上峰...”

    苏风、祁墨骇然惊呼。

    “弹龙剑法,隐龙荀大侠的弹龙剑法...”

    云从天关注的是另一个角度。

    “我的天,穆兄弟竟然硬压苦行道君一筹。”

    宁道行的心砰砰直跳。

    “张老道,你我也不是第一次交锋了,亮兵器吧,否则我斩下你的狗头。”

    穆丰暴喝一声,人剑合一,比着张姒的胸口飙去。

    “又是这一手...”

    张姒脸色微变忍不住叹息一声,身形微动,向后暴退。

    他此行出现,预料到会遇到穆丰,却没想到才几日不见,穆丰剑法精进如此,两手空空的他竟然感到不敌。

    其实张姒也不是敌不住穆丰,但他知道,穆丰这一刀下去,连绵不绝,除了硬憾硬之外没有太好的办法。

    那个时候,一旦被穆丰缠住,恐怕比现在退却更加难看。

    要知道,他现在是独身一人闯敌营,而对手除了穆丰外还有两位太玄大能。弄不好,三位太玄大能将他围住,会折在里面。

    一个有心退,一个有心追,一前一后的两个人,眨眼间飞入天空。

    “那是苦行道君张姒吗?竟然像狗一样被穆大哥追杀...”

    祁墨嗷的一声叫起,跳在庭院,直指天空。

    “好像是,老宁,你听穆兄弟说,他俩不是第一次交手了吗?”

    云从天愣愣的回过头,看着宁道行。

    宁道行干干的咽了一口唾液,茫然的点点头。

    他的感觉有些不真实。

    苦行道君何许人也,那可是天下有数的太玄大能。

    可是,今天竟然被穆丰拎着刀来追,那位穆统领真有这么猛吗?

    祁墨却不管那些,楞楞的学着穆丰叫了一声:“亮兵器吧,否则今天我斩下你的狗头。哈哈,这句话太牛了。”

    云从天、宁道行眨了眨眼,这句话他俩也听穆丰说过,却没太注意,现在想来也很惊人。

    天下谁人敢指着苦行道君张姒的鼻子说,我要斩下你的狗头。

    没有,张姒扬名数十年,还没有人敢这样说过。

    云从天抬头望着天边,他能感觉到那里劲气如风,两位大能还在激烈的交战着。

    可是,他默默的回头看了一眼暖阁。

    那里还有一位昏迷的苏二爷,需要人照顾。谁知道一会儿会不会有人来刺杀,毕竟途安府城外两位大能不要脸的刺杀还历历在目。

    苏风也有些犹豫,二哥这里需要人照顾,穆丰一个人追杀苦行道君,天知道会不会落入险境。

    其实他们都知道穆丰为什么要拎刀追杀张姒。

    主要还是怕不安全。

    张姒要是赖在这里不走,挺着被三位太玄围杀,气劲崩散的话。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没有人敢保证昏迷中的苏雷不受到波及。

    严重点,半个东平府都可能被毁之一旦。

    到那个时候,死伤遍野,罪孽深重,谁能承受得了。

    “唉,老宁要不我去看看,你留在这里?”

    云从天低头扫了一眼苏府后院。

    十丈方圆,房倒屋塌,草木成灰。幸好苏府占地很大,这里又是后花园,人很少。如果是民居,就这范围,百十人的伤亡都是小数目。

    “好啊...”

    宁道行也满脸担忧,闻听云从天的话,毫不犹豫应承。

    “两位老兄,都去吧,苏雷已经醒来了。”

    暖阁突然传来一个略显嘶哑的声音,借着苏雷从里面走了出来。

    虽然身子有些摇摇晃晃,步伐却异常的稳定。

    “二哥...”

    苏风惊喜的扑了过去。

    “小三...”

    苏雷刚毅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微笑。

    咔的一声,苏风停在苏雷身前一尺处,张着双臂,小心翼翼的看着,一副想抱又不敢抱的样子。

    “你小子,二哥什么时候脆弱过。”

    苏雷笑着抬手一揽,把苏风搂在怀里。

    苏风破啼一笑道:“我不是说二哥脆弱,是怕穆大哥说我性子毛躁,不知深浅。”

    “穆大哥啊...”

    苏雷虽然比穆丰大,可他一开口还是把穆丰称之为穆大哥。

    “穆大哥追杀苦行道君去了。”

    苏风赶忙汇报,然后求助样的看着苏雷。

    “那,两位大哥赶快去支援。”

    苏雷侧过头,望着天边,那里两道强劲的神识正激烈的交锋着。
小说推荐